回上頁

 

 

無題

 

握著以右手吹嚮的笛
好無奈讓煙枝自焚於唇間的
那個淒涼
 
曾日是山夜是水或者
夜是山日是水
如斯打發他媽的
歸期
 
不會喝的歌手
那些人總寫他的故事
舉手投足可能便成永恒
便成一尊像
 
憶及某年鐵騎踏過眼瞳
他就愛以母親的淚水寫家書
 
     一九七三作品◆寫於那蓧軍營
     [風笛網站●前塵回顧風笛詩展創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