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志成  2021.9.5



    二零二一年八月廿四日,夜晚,荷野寄來一封電郵說:「今朝六點鐘左右李志成走了!」一時我不能接受:不是好好的嗎?什麼就走了?不該是新冠病毒吧?第二天我去電荷野求證:果然!
    我和志成認識已半個世紀之久,是荷野介紹的。在南國時,我和他只是泛泛之交,只見幾次面。很記得,在我投奔怒海前夕,荷野和志成夜間忽來訪我,當晚談些什麼話題?我忘了。只記得志成喜歡我書架上那套《史記》,我讓給了他。來美十多年後,荷野重組風笛詩社,我負責網頁,才重新和志成兄聯絡起來。他是風笛元老,我很用心做他的子頁,讀他的詩。
    2017年,也是我離越四十多年後才第一次回越,會見許多文友。見志成兄,他已是一頭白髮。第二天我特意約他到我落住的酒店再見面,在餐廳
𥚃,各自只要一杯咖啡,一談數小時,談的都是我們別後數十年𥚃各自的生活,閒談中,他問我還記得那套《史記》嗎?他還好好地保存著。
    前年,我感覺我已一把年紀了。計劃在2020年初再回越一次,再會見我想見的親朋。想不到一場疫症,就此與志成兄永訣,心媯L限落寞!
    前天,何惠梅編委,寄來她剛編好的志成兄寄存她處的遺稿,是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後的作品。書名《火煉》。要我在風笛網頁先發表e書。我先睹為快。

http://www.fengtipoeticclub.com/book/book110.pdf

 

閱後,我感觸良深!且節錄下書中兩段:
(一)
現在真的要走了
竟寂然無聲地
被人擠進一個特殊的關卡
左邊是陰界
。。。。。。
                   
(出入境/ 刀飛)
(二)

我們
唏噓的歲月
釀成沉重的一滴愁
再也難放飛在蔚藍的天空
就讓我選擇江南明媚的水鄉
像一隻回歸的白鶴
從此
      無聲
            棲息
                   
(一滴愁/刀飛)

    李志成,筆名「刀飛」。是風笛創社元老。一生為詩。「李志成/刀飛」之名,將進入越華詩壇史册。

    念你,志成兄,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