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遵憲先生二三事
 

黃遵憲(1848道光二十八年4月27日-1905光緒三十一年3月28日),先生漢族客家人, 出生於廣東省嘉應州(即今梅縣),字公度, 別號人境廬主,係晚清愛國詩人,傑出的外交家, 政治家及教育家。 有「日本國志」,「日本雜事詩」, 「人境盧詩草」等作品傳世。 先生於同治六年(1867)考取秀才, 同治十二年(1873)拔貢, 光緒二年(1876)隨其任職於戶部的父親黃鴻藻漫遊山東煙台,曾被當時洋務派大僚李鴻章譽為霸才。 是年參加順天鄉試, 被錄取為第141名舉人,並以五品知縣銜備用。
  次年應當時被任命為中國第一任駐日本公使的同鄉,翰林院侍講何如璋之邀, 隨行出使日本, 旋被任命為駐日參贊官之職。從此展開了他的外交生涯。 先生在政治,外交,教育等方面之成就,歷史自有的評, 無庸多贅。近日讀「人境盧詩草」, 僅就其中二三事, 略抒愚見, 藉資談助。 先生詩作富平民現實主義氣息,復帶瑰麗浪漫主義色彩, 以傳統舊風格追求社會新意境,進行詩界革命。 主張詩中有事, 詩外有人,表現強烈愛國意識,記述十九世紀末年近代史上重大事變,真實生動, 學界因譽為「詩史」。
>  人境盧詩草卷一“感懷”詩有句云:「…儒生不出門,勿論當世事,識時貴知今,通情貴閱世。卓哉千古賢,獨能救時弊,賈生治安策,江統徒戎議。」開宗明義,已道其梗概。 “香港感懷”十首其一「…為誰刈藜藿, 遍地出芙蓉 註:以雅片肇禍,開港後進口益多…」
  其二:「豈欲珠崖棄,其如城下盟。帆檣通萬國,壁壘逼三城。虎穴人雄據,鴻溝界未明,註:割地以後,每以海界爭論。傳聞哀痛詔, 猷洒淚縱橫。註: 宣廟遺詔,深以棄香港為恥。」其十:「遣使初求地, 高皇全盛時。 註:乾隆四十八年英遣使馬甘泥來朝,即以乞地為言。六州誰鑄錯,一慟失燕脂。鑿空蠺叢闢,噓雲蜃氣奇。山頭風獵獵, 猶自誤龍旗。」
  悲憤抑鬱,溢於言表。 朔自道光二十八年(1848)美國淘金熱之始,華人被招工赴美者日益眾,本土居民以爭食譁然,然後有限制華工之議。光緒八年(1882), 先生被調任為舊金山總領事, 有詩留別, 其詩題為「奉命為美國三富蘭西士果總領事留別日本諸君子」應為當時之官方譯音也。 人境廬詩草卷四錄有「逐客篇」長歌並序痛陳限制華工之事。又有「紀事」。
  古風八首暢述美國政治,政黨,國會等別有見地。 光緒二十年(1894)甲午之戰, 北洋海軍覆滅,先生有「悲平壤」,「東溝行」「哀旅順」,「哭威海」等古風, 痛心疾首,託情於詩。 尤其「台灣行」七古長歌, 更是一字一血淚,令人滄然涕下。集中尚有其他詠史佳作多篇,未能一一備列, 卷八錄有「書憤」五首,其一云:「一自珠崖棄,註:膠州 紛紛各效尤, 註:旅順,大連灣,威海衛,廣州灣。 瓜分惟客聽,薪盡向予求。 秦楚縱橫日, 幽燕十八州。未聞南北海,處處扼咽喉。」 論租界事獨具分際。 由日本赴美國途中, 先生有「海行雜感」絕句十四首,述事感懷,暢談中西異同,信手占來,別具幽韻。
  其二云:「稗瀛大海善談天, 丱女童男遠學仙, 倘遂乘桴更東去,地球早闢二千年。」 用徐福事, 借古諷今。 其五云:「中年歲月苦風飄,強半光陰客堜,今日破愁編日記, 一年卻得兩花朝。註:船迎日東行, 見日遞速,於半途中必加一日,方能合曆。 此次重日,仍作為二月初二故云。」 已然明白時差之理論,於十九世紀末晚清官員中, 實屬難能可貴。其七云:「星星世界徧諸天, 不計三千與大千,倘亦乘槎中有客, 回頭望我地球圓。」 用仙槎事配以地圓之說入詩,工麗雙關, 立意新穎。 光緒十六年(1890)薛福成擔任出使英、法、意、比四國大臣到香港,先生從嘉應前來與薛會合,在香港登船,經越南,新加坡,錫蘭,入紅海,由蘇伊士運河入地中海,經法國馬賽,巴黎而到達英國。人境廬詩草卷五載「到香港」詩:「水是堯時日夏時,衣冠又是漢官儀,登樓四望真吾土,不見黃龍上大旗。」沉痛之中,不着一字, 盡得風流。又「到廣州」詩:「秋風獨上越王臺,吊古傷今幾霸才, 表堣s河故無恙,註:因越南事近始解嚴。 逍遙天海此歸來。 滄波淼淼八千里,圓月匆匆一百回。 自撫頭顱看髀肉, 側身東望重俳徊。」
  按頷聯指十九世紀末,法國侵佔越南成為其屬地,自光緒十一年(1885)十一月起界約紛爭不斷,光緒十三年(1887)六月始初定以芒街附近沿海島嶼為界。 卷六有「過安南西貢有感」絕句五首詠史感言,對法國侵華事耿耿不能去懷,情見乎詞。  
其二云:「高下連雲擁百城, 一江直溯到昆明, 可憐百萬提封地, 不敵彈丸一礮聲。」其三云:「神工遠拓東西極, 聖武張皇六十年,不信王師倒戈退,翻將化外棄南天。」其四云:「九真象郡吾南土, 秦漢以前既版圖, 一自三楊倡議後,珠崖永棄不還珠。」讀後為之唏噓不已。 卷八有「五月十三夜江行望月」五律詩云:「灑淚填東海,而今月一圓。 江流仍此水, 世界竟今年, 橫折山河影,誰攀閶闔天。 增城高赤嵌, 應照血痕殷。」其時 先生過臺灣,為之浩歎如此。 先生在詩句用語上亦頗有新意, 以七言為例,不乏用上三下四甚或上二下五之句法者,讀來清新雅緻。 如卷一「春夜懷蕭蘭谷: 既覺夢都隨雨去; 半開花欲放春顛。」 「羊城感賦其二: 黃巢毒竟流天下; 陶侃軍難進石頭。」 卷二「早行: 東方欲明未明色; 北斗三點兩點星。」 卷四「奉 命為三富蘭西士果總領事留別日本諸君子: 更行二萬三千里;等是東西南北人。」 「遠歸其二: 六合外從何處說; 十年來漸故人稀。」 「感懷: 萬里游惟圖一飽; 三年淚忍到重泉。」 卷五「 遣悶: 天下事原如意少;眼中人漸後生多。」 走筆至此, 驚見卷一所載 先生早歲律詩四首「乙丑十一月避難大埔三荷虛」 其四云:「七年創痛記分明, 無數沙蟲殉一城。註: 己未二月賊破嘉應, 知州文壯烈公晟死之, 從而殉者萬餘人 逐鹿狂奔成鋌走,傷禽心法又弦驚。 爺娘弟妹牽衣語, 南北東西何處行。 一葉小舟三十口,流離虎穴脫餘生。」戰爭為虐, 黎民受央, 千古如一, 於今為烈。 三十六年往事, 頓上心頭。浮家蹈海,幌如昨日。 掩卷不禁惘然。

                 悔庵黃培玢燈下 2014˙11˙29

箋註:
培玢兄:拜讀劄記大作,獲益良多。黃遵憲詩,亦為余所偏愛,未知兄所讀《人境廬詩草》,是否附有箋注?
多年前弟在此間購得口袋本《黃遵憲詩選》,已愛不惜手。約六年前,在中國amazon 網看到已故無錫國專錢仲聯大師箋注本《人境廬詩草箋注》,
隨即購下,方得一窥全豹:
http://www。amazon。cn/人境庐诗草笺注-黄遵憲/dp/B0011F5NR8
錢仲聯箋注甚詳,黄詩用典,錢氏詳加注釋,全書分上下册,厚達1309
頁。國内售價便宜。弟激賞者,黄公諷刺晚清宫廷詩,記載各地風土人情詩,乘坐氣球詩,登巴黎鐵塔詩( 記憶猶深者,以邁突二字入詩,作meter
解,當時未有公尺之稱也)……其中過安南西貢詩,余等生於斯地,讀之更為所動。《人境廬詩草箋注》已置余寢室書架中矣。

                       畢日陞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