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櫻花說起

 

    今年五月六日,正好是農曆節氣立夏的第二天,當天早上,筆者因故途經「伯明翰」(Birmingham)市區附近的「婆娑公園」(Balsall Heath Park) ,驀然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片粉紅色的錦雲,在這紅霞掩映之中,還夾雜著一抹青蔥的新綠,在清晨的薄霧和柔艷朝陽底下搖曳生姿的,原來是一小片盛開的櫻花林,在英國這個苦寒之地能見如此佳景,實屬難能可貴,除了驚艷之外,還要嘆觀止了。為此,筆者用手機拍下了幾張照片並草擬了一首七律,略以抒發情懷 :

 

宵來新夏替殘春  粹白嫣紅逐軟塵

絕勝梨棠酣艷色  不依脂粉潤豐神

繁葩膩蕊藏輕綠  薄霧晨妝見性真

駘蕩錦雲應笑我  他鄉留滯未歸人

    文友張正平博士讀後,善意的提醒筆者:「吾等文士之作,自娛之餘,誠恐無意中激揚當世,影響後人。櫻花乃日本之國花!誠恐國人為賞樱花而爭相旅遊日本,或有助日本恢復經濟繁榮,重演侵略中國之歷史,國人與海外華僑不可不慎.」筆者深引為戒,衷心受教之餘,不免對櫻花及賞櫻活動作了粗略的詢與查究,以期對它多作一些瞭解。茲匯集得一點資料如下,不敢自秘; 希望能為國人及海外僑胞對櫻花與賞櫻提供一些較普遍的全面性的認識吧。

 

    櫻花不錯是日本國花,(雖然也有人認為日本的國花是菊花,實際上菊花是日本皇室的徵,許多皇室的建築都有菊花的徽章,第一、二次世界大戰中所謂的皇軍的一些特殊武器上,也都鍛鑄著這個徽章。) 其實這也只不過是日寇竊自我國的眾多物事中的一項吧了。據查:櫻花(薔薇科櫻屬植物)(學名:Cerasus sp.):是薔薇科櫻屬幾種植物的統稱,包括櫻桃扁桃。傳統上被放在薔薇科作為一個亞科,李亞科(或桃亞科),但是有時也歸類於另外一科,李科(或桃科、櫻科)之內。櫻桃屬內植物有數百種類分佈在地球的北溫帶地區。植株為喬木灌木。花通常呈白色或粉紅色,包含五瓣花瓣和五個萼片。為單生花、繖形花序或總狀花序。果實核果,內有一個由石細胞組成的硬核。為單葉,通常為披針形,葉緣有鋸齒。

    櫻花品種相當繁多,數目超過三百種以上,全世界共有野生櫻花約150種,有50多種生長在我國。全世界約40種櫻花類植物野生種祖先中,原産於中國的有33種。 其他的則是通過園藝雜交所衍生得到的品種。

    櫻花原産北半球温帶環喜馬拉雅山地區,在世界各地都有生長。被人工栽培後,這一物種逐步發展在我國長江流域、西南地區以及臺灣島。秦漢時期,宮廷皇族就已經開始種植櫻花,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栽培歷史。漢唐時期,櫻花已普遍的被栽種在私家花園中,至盛唐時期,從宮苑廊廡到民舍田間,隨處可見絢爛綻放的櫻花,烘託出一个盛世華夏的偉岸身影。當時萬國來朝,日本深慕中華文化之璀璨以及櫻花的種植和鑑賞,於是櫻花隨著建築、服飾、漆器、書道、茶道、劍道等一併被日本朝拜者竊回了東瀛。

    據文獻資料考證,兩千多年前的秦漢時期,櫻花已在中國宮苑內栽培。比日本人早了一千多年。唐朝時櫻花已普遍出現在私家庭院。唐白居易詩云:亦知官舍非吾宅,且掘山櫻滿院栽,上佐近來多五考,少應四度見花開。以及小園新種紅櫻樹,閑繞花枝便當遊。,詩中清楚的説明詩人從山野掘回野生的山櫻花植於庭院觀賞。宋代成都郡丞何耕對垂枝早櫻的主要特徵描述得非常眞實,為後人留下寶貴的證據。他的 《苦櫻賦》中:餘承乏成都郡丞,官居舫齋之東,有櫻樹焉:本大實小,其熟猥多鮮紅可愛。其苦不可食,雖鳥雀亦棄之。這堨L描述本實大小,而果苦不可食者決不是櫻桃而必定是觀賞櫻花無疑。明代于若瀛的詩中也提到櫻花:三月雨聲細,櫻花疑杏花。所以櫻花絕非日本專利是可以肯定的。

 

    說到賞櫻 以現代眼光來看,這已經是全世界春夏之間的一項非常普遍的戶外活動,各地政府及開發商也不遺餘力的提供了不少可以賞櫻的場地景點,就台灣一地,到目前為止,就已蒐集了69處絕佳賞櫻景點,包括其中列為首選的〈阿里山〉,有紅白兩色及其他稀有品種。遊客可以沿著鐵道欣賞美麗的櫻花海,雪白和粉紅兩色櫻花怒放爭豔,點綴著遊客視線所及的每幅景色,處處都是動人美景。〈武陵農場〉,植株超過兩萬棵,有櫻花隧道之雅號。無數的粉紅色花瓣,片片紛飛在陽光裡,好似下起了櫻花雨,是這裡著名的景觀。〈日月潭〉每年的櫻花祭是日月潭年度三大盛事之一,自舉辦以來吸引了數不盡的遊客前來參觀,同時帶動了日月潭及附近地區的觀光發展,也將日月潭推上了世界舞台。

    在我國內陸,最著名的以〈武漢大學〉為首選;號稱「三月賞櫻,唯有武大」。這裡有各不同品種的櫻花林在武大各角落美麗綻放,被譽為中國最美麗的大學。山東青島的〈中山公園〉,種植有兩萬株以上櫻花,有一條櫻花路,是一條兩旁種滿櫻花樹的美麗長廊,每年都會舉行年度性的櫻花盛會。北京〈玉淵潭公園〉,擁有20個不同品種的櫻花超過兩千株,她的櫻花節已被公認為北京春天的序曲,鋪天蓋地的粉紅色花蕾既浪漫又壯觀。

    此外美國的華盛頓,加拿大的溫哥華,英國的倫敦,雪埠,及肯特郡等地都有或大或小不同規模,不同景緻,不同品種的賞櫻勝地。

 

    從以上有限的資料看來,既然有如此廣闊的選擇範圍,風雅的賞櫻愛好者,儘可以各適其適,每年選擇不同的景點去賞櫻,即便幾十年下來都可以不必重複,當然也不是必定要選擇去日本才能賞櫻的。不過話說回來,日寇一直以來處心積慮,心懷叵測妄想重蹈其軍國主義之轍,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至於隨意竄改歷史,強佔釣魚島等等,其餘事耳。只是國際形勢已經有大幅度的改變,某些極權國家也已經瓦解,與當年日軍侵華時期不可同日而語了。最主要的是我國民智已開,比起民國二十六年時代,相去何止霄壤。戰爭是殘酷的,這是事實,我們無法改變歷史。雖然我們不希望,也不鼓勵以牙還牙,血債血償。但是歷史的教訓是決不能被忘記的,吸取教訓,時加警,才能防止重演。筆者堅決相信炎黃子孫的愛國心及明是非的睿智是始終存在的。

                            2016.5.31黃培玢.英國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