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六

 

 

怎一個閒字了得

 

    近日來由於新冠病毒感染人數不斷攀升,世界各國都拉起了警鐘,英國有三分之一的地區實施二度封城.在職人員被勸喻盡量在家裡辦公.款待業縮短服務營業時間並嚴密監控客流量.加上連日來陰雨不斷,什麽地方都不能去,實在閑得發慌。

    讓我不禁想起陸游的一首詩,在詩堻偌憪滮@個閑字形容得淋漓盡緻;陸游一生中最得意的時光就是在王炎宣撫川,陝,駐軍南鄭時,在王炎幕府任職的八個月,自從王炎調離川陝後,陸游也於淳熙五年(公元1178年)離蜀東歸,在福建、江西、浙江一帶做低級官吏。淳熙十三年(1186),陸游六十二歲,在家賦閒五年,少年時的意氣風發與壯年時的裘馬輕狂都隨歲月的流逝一去不返了。這一年春天,他奉召來到了臨安,原希望會被重用,不料後來還是發表為朝請大夫,而且是權知嚴州軍州事,赴任前要覲見皇帝,他住在西湖邊上的驛舘媯平唹l見,百無聊賴中,他寫下了這首詩。      

    是的,就是這首《臨安春雨初霽》,首聯開宗明義;下筆就說「世味年來薄似紗,誰令騎馬客京華。」寫的是世味,說的實在是宦場,說宦場近年來已經沒有甚麽興味了,而我又怎麽到京城來了?頷聯是陸游的名句:「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一夜無寐聽著綿綿春雨,雖然帶給詩人一絲愁緒,但他卻也知道明天一早,淡蕩的春光就會在嘹亮的賣花聲塈e現,從主觀意識上來說,思緒是積極的,最主要的是春雨還隱含著恩澤綿綿的意思。據說這一聯詩後來曾傳到宮堙A孝宗深為激賞。

    接下來這頸聯就值得玩味啦:「矮紙斜行閑作草,晴窗細乳戯分茶。」

    矮紙就是裁剪剩下的紙,也就是俗話所說的邊料,斜行就是歪歪斜斜不成行,閑作草,這婸〞滲韝ㄛO潦草,也不是草率,而是一種書體的名稱,這媄鉿陪茖戭G;張芝字伯英,東漢書法家,擅草書,他的草書被稱為今草,他被稱為草聖。他經常說的一句話:匆匆不睱草書。最早見於著錄的是西晉書法家衛恆的《四體書勢》:「弘農張伯英者常曰匆匆不睱草書」。這句話有不同的解讀,眾說紛云,莫衷一是,最普遍而又能為學界認同的說法就是:「因為書寫的時間有限,未能妥善考慮安排,所以不能作草書。」這是根據與張芝同時代的另外一個書法家趙壹的著作《非草書》中說:「私書相與,庶獨就書,云適迫遽,故不及草。」是對「匆匆不暇草書」一語有力的詮釋。到了唐代,蔡希綜在《法書論》中也提到:「‘匆匆不暇草書’,何者,若非靜思閑雅發於中慮,則失其妙用矣。」陸游這句詩是說:我現在太閒了,正在用不成材的紙歪歪斜斜的寫草書呢。

這頸聯的下句說晴窗,雨霽後天放晴了,對著窗戶.接下來「細乳」二字很多書本都把它注解作茶中的精品名, 大概是因為臘茶裡的名茶有白乳、滴乳等。我個人對這種注解是不敢苟同的.因為對句的這兩個字是「斜行」,形容詞加上動詞、是在描述一個動作,雖然字面上可以成對,但是如果把它解作精品茶的名稱、可就和「斜行」的動作不是工整的對句了。筆者認為這兩個字應該是:「細細的研乳.」因為事實上唐宋人對茶的處理和我們今天所看見的泡茶是不一樣的.三國時期魏人張揖在《廣雅》中記載了當時製茶與飲茶的方法:「荆、巴間採葉作餅,葉老者,餅成以米膏出之。欲煮茗飲,先炙令赤色,搗末,置瓷器中,以湯澆覆之,用葱、薑、橘子芼(摻和之意)之。其飲醒酒,令人不眠。」據資料顯示;唐人用煮茶法,宋人用點茶法。兩者都是先將茶研碎成末。

煮茶法,是指茶入水烹煮而飲。直接將茶放在釜中熟煮,是中國唐代以前最普遍的飲茶法。其過程陸羽在《茶經》中已詳加介紹。茲不贅

    蔡襄《茶錄》、宋徽宗《大觀茶論》等書看來,點茶法的主要程序有備器、洗茶、炙茶、碾茶、磨茶等等。

    點茶法奉行宋元時期,宋人詩詞中多有描寫。范仲淹《鬦茶歌》詩有「黃金碾畔綠塵飛,碧玉甌中翠濤起」。蘇軾《試院煎茶》詩有蟹眼已過魚眼生,颼颼欲作松風鳴。蒙茸出磨細珠落,眩轉繞甌飛雪輕」。蘇轍《宋城宰韓文惠日鑄茶》詩有「磨轉春雷飛白雪,甌傾錫水散凝酥」。

    總的來說,這是唐宋人的吃茶方式,日本人所奉行的茶道,也是當時的日本浪人剽竊回去的。現在所見的泡茶方式是明清以後才採用的。

    這一聯詩的最後三個字「戲分茶」;按分茶乃係烹茶待客之禮。韓翃《為田神玉謝茶表》:「吳主禮賢,方聞置茗;晉臣好客,纔有分茶。」 也是宋、元時煎茶法之一。注湯後用箸攪茶乳,使湯水波紋幻變成種種形狀。宋楊萬里《澹庵座上觀顯上人分茶》詩:「分茶何似煎茶好,煎茶不似分茶巧。」

    這句詩說我不只閒得能把茶研乳成細末,還能煎著玩呢。

    最末一聯「素衣莫起風塵嘆,猶及清明可到家。

    這上句化用了魏晉詩人陸機的《為顧彥先贈婦》詩中的兩句:「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為緇。」只不過是反其意而用說素衣啊,別怕京城的風塵會把你染緇,我不會呆很久的,我還想趕在清明時能回到家呢。

    在這首詩哩,陸游用了很多典故,但是完全不著痕跡.真是如《詩人玉屑》中所說:如水中著鹽,飲水乃知鹽味。其味無窮啊!

 

                              2020.10.5   悔庵黃培玢時客英

 

洛杉磯莫光輝箋注:

培玢兄胸藏萬卷,厚積薄發。條分縷析,把背景、心態、用典都分析得明明白白,真是難得好文!

 

悔庵黃培玢謝謝:

莫兄太客氣, 謝謝美言。不成熟的小文, 見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