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不時都會遇到一些有趣小故事,有些只是莞爾一笑,很快便忘掉了,有些卻是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三十五年前,若非親歷,是很難相信的。

    說話當年,筆者初到澳境,在雪梨華埠覓得一份廚房工作;一天,剛從香港度假回來上班的師傅 ──文哥,暫別重逢,大家都少不免互相寒暄一番。當中文哥向一位工友表示,他託買的鐵鑊已經放在車上,待會中午落場,一同去取。

    但到落場時,文哥被幾位雀友纏住開枱,於是文哥只好把車匙交給那位工友,並告知停泊地點,車子品牌,顏色和號數。到了晚市開工時,當那位工友把車匙還給文哥時,笑問何以替他買了一只長柄鑊?文哥即時反應:「無可能,是我親自買的,是一只雙耳鑊」,這樣一來,大家都感很詫異,一團狐疑,只好等到打烊,一齊湊熱鬧同往看個究竟。

    當到達停車場時,該工友即知道自己曾經所打開的車尾行李箱,並非文哥那輛車,雖然是同一層停車場,但位置不同。不過卻是同樣是白色的荷頓京士活(Holden/Kingswood),而媄鉹S偏偏放了一只新的長柄鑊。

    在文哥的車上,那只雙耳鑊仍在。

    這一件如斯巧合的事,一時間給我們作為話題,談論了好幾天。

數月後,餐館聘來了一位滬菜師傅,他自備了兩只長柄鑊來上班,並表示不慣使用雙耳鑊。兩天後,大家混熟了,閒聊時,他告知我們在數月前,莫名其妙地被人從車尾箱內偷走了一只新的長柄鑊;我們聽了都忍唆不禁地問他:「你當時車子,是否白色的京士活」?他即時反問:「你們何以得知」?這樣一來,全場都哄堂大笑。

 

                                                    2015.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