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老天荒情何物   2022.06.04

詩人秋原的散文詩「雲、煙和雪讀後

作者&秋原   /秋原 王育梅 林純琍

3x7+? 創意工作坊》鄒聖因製作Youtube頻道

https://m.youtube.com/watch?v=P4PPcdLWdaA

 

 

    風笛南加專頁第690期刊登詩人秋原的散文詩「雲、煙和雪」,如雲似煙地帶出了作者和越南女子阮氏白雪的凄美故事,其樸實毫不花巧的文字將世間情為何物的悲凉,深深地嵌入整篇散文的字裡行間,讀之令人盪氣迴腸,泫然欲淚。

 

故事的轉捩點是在一九七五年四月的一個下午,共產黨的軍隊快要兵臨城下,當時人心惶惶,大家發瘋似地都想出走,阮氏白雪的父親是越南南方的一個校官,掌握了逃出南越的條件以及權力,當她哀哀的問她的愛人要不要跟她和她的家人一起走,没想到男方的回答竟然是:「我想留下來……看看共產究竟是什麽一回事。」,這句令人大惑不解的話,女方居然早就料到:「你不想跟我走,就像因為我是越南人,你一直没有决定會跟我結婚一樣。」我猜實情並非男方看不起女方是越南人那種自大感。恰好相反,實情是男方極度的自卑感作祟,對女方顯赫家世的權貴自慚高攀不起,因為依據當時的環境,男方可能只是一個身份卑微的二等兵,而女方的父親已是一名校級高官,他不想攀附女方父親的權勢逃出生天,並日後還得生活在仰人鼻息的陰影下,這點看似自大實際上是自卑的微妙心態,女方沒看出男方大概也不想面對,就這樣埋下日後悲劇的潛因。令人嘆息也令人起敬的是阮氏白雪提出要和男方到旅館過夜,說:「我要你永遠記得我」。

 

鏡頭移到一九八五年,作者逃到了美國的費城,在八月的一個下午,恍如隔世的情人終於久别重聚,阮氏白雪緊抱著作者,好久說不出話來。那天女方穿了一襲白色的洋裝,看起來比在越南時更成熟,更漂亮。她告訴作者,到了美國三年後,她和一個越南人結婚,也在三年前離了婚,法院把兩個女兒的撫養權判給前夫,她現在是一個人過活。作者也告訴她,他後來在越南結了婚,太太和一對兒女目前還留在越南,他是獨自一人逃到美國,現在是單身。她聽後苦笑地說:「這一回你終於作出决定,不過卻是個痛苦的决定。

」像十年前一樣,」兩人來到旅館,進到房間,阮氏白雪把冷氣打開,作者忍禁不住,正想擁抱她,卻被猛然地推開「你怎麽了? 你是有太太的 !」作者冷不防被這句話撥了一臉冷水,有點自尊受損,也有點惱羞成怒,衝口而出:「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你以為我不想家嗎? 可是誰能告訴我什麽時候才看到他們? 十年後嗎? 二十年後嗎? 也許永遠……」作者話還没說完,「拍」的一下,阮氏白雪突然重重打了他一記耳光:「你就是這樣,没有主意又自私的男人! 你有想到這些年我是怎樣過的嗎? 還有往後的日子,你的妻子,兒女和家人要怎樣的過? 」,這幾句話句句穿心,針針見血,把現實狀況明明白白的攤開來:第一,他不應該在十年前女方懇求跟她一起走的時候拿不定主意。如果真心相愛,赴湯蹈火,為對方獻命都在所不惜,怎會這麽多顧前想後? 更何况有門路逃生,在當時是人人願拿性命賭搏,獻萬金也難求,又怎會不把握機會? 第二,如果真的决定不走,就應該要為女方的人生將來設想,在旅館共宿的那一晚,就算怎樣的情不自禁,怎樣的慾火焚身,幹什麽都可以,就是絕對不可以讓女方懷孕,打死也不可以!這是做人的原則。

 

阮氏白雪是如何的美麗,善良,深情,高貴,作者没有著墨,卻在故事的發展中自然而然地烘托出來,這是作者的高明之處。我們可以想像: 少女白雪穿的一襲白色的越南長衫,白套装,白裙子,白褲,白襯衫……,輕描淡寫的文字,讓人聯想到阮氏白雪出身自素有教養的家庭,就讀法語學校在當時越南社會是貴族背景的體現,學生們絕多舉止優雅

,談吐得體,而阮氏白雪更是熱情奔放,風趣嬌嗲。 (見對話:「那你覺得好看嗎? …… 算你有眼光」她說,接著賞了我一個輕輕的吻) 。她對作者的用情之深,愛戀之烈,簡直到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從她離别前决然毅然地獻出初夜,不悔不懼要懷著愛人的骨肉遠走他鄉,明知是對自己人生的一場豪賭,敢拿日後的婚姻幸福來做賭注。幸好她能夠嫁給一個不介意她已經有了女兒,視之如同親生般疼愛的好男人,可也因為對作者的始终不能忘情,這些年來把自己折磨到失眠要靠抽煙喝酒吃藥並最終得了肺癌,而種種悲劇的肇因竟是這麽一句,「你就是這樣,没有主意又自私的男人! 」行為自始至終令人肅然起敬的,阮氏白雪從手袋裡掏出一疊鈔票放在桌上,說:「明天買火車票,剩下的寄點錢回去,往後總要想辦法把妻子兒女救出來!」從她的深明大義,知德守禮,拒絕了重逢當日在旅館堥k方突如其來,發自狂野情慾的性愛要求,同時也克制住自已的情慾,畢竟他至今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愛人,自己又已離婚獨居多年,生理上對性的需要渴求同樣是非常強烈,但也給壓制住了,因為她不能縱容他做出對不起在越南家中自己太太的事,這多令人敬佩的高貴情操啊!更令人尊敬的,阮氏白雪還雪中送炭給錢讓作者寄回越南接濟他困苦的家人!並且叮囑說:「往後總要想辦法把他們救出來」轉過身來,緊抱著並深深的吻了作者,飄下幽幽的一句:「你自己保重!」,像煙一樣的走了。

   

故事裡的男主角是怎樣的一個人,作者也没有著墨。能夠讓秀外慧中的女主角無怨無悔地愛上的人自非等閒人物! 可以想像除了帥氣,溫柔體貼,學識修養,舉止爾雅以外,還少不了談吐風趣幽默,良善忠厚,特别是對女方用情既深又真。可優點雖多仍然補救不了一個鑄成悲劇的性格上優柔寡斷的致命缺點! 作者似乎有意將之歸咎于歷史時代的悲劇

,其實悲劇的真正肇因,正如女方悲痛的呼喊「你就是這樣,没有主意又自私的男人! 」如果當初作者能稍微拿出點勇氣,或者主意,悲劇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可作者就是因為這個缺點承受了天荒地老情為何物的慘痛! 這種錐心穿骨的傷痛,作者十分巧妙的用蓋天舖地的茫茫白雪傳達無遺 ! (下了車,站在白茫茫的雪地上……除了雪,什麽也看不到 !) 其實作者是看到了,我們每一位讀者也看到了,作者和阮氏白雪之間那份驚天動地,泣神泣鬼的唯心唯美至情至性,正藉著撲面的冰雪,蝕骨的寒意,侵襲向我們全身。而阮氏白雪高貴的靈魂,如同她的「白雪」的名字,瀰漫在白雪茫茫的天地間,向我們淒淒泣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