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桑田、啟吾東疆

           

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在這堙A土地每年都在向東自然生長,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滄海桑田,有啟吾東疆的美譽。

這堿O萬里長江入海口的北岸,隔江遙望我國的第三大島崇明島,素有北上海之稱。

在這堙A長江西來,東面是浩瀚無邊的黃海和東海的分界,三水交匯,蔚然大觀,是名副其實的江風海韻江海明珠

在這堙A太陽每天從大海上躍然而出,寅時(清晨5點鐘),萬丈紅光已經灑遍這片年輕的大地,比其他地方早了一個小時。所以,近入海口的哪個地方,就稱為寅陽

這堙A就是我國江蘇省的啟東市。

啟東,是這樣年輕!在漢代之前,這媮椄O大海和灘塗。啟東以西約80公里的地方稱海門,可見那時長江的入海口在海門,不在啟東。滄海桑田,後來陸地逐漸東延,至清朝末年,這堛瘍y塗溝汊升為陸地並連成一片。直至19283月,才把原來分屬南通、海門和崇明三縣的中、北、南三塊地方合併,建縣啟東,喻啟吾東疆之意。198911月,啟東撤縣建市。啟東現有面積1157平方公里,人口116萬。

這堨悕颽O長江口沖積平原,地勢低而平坦,平均海拔只有46米,一馬平川。暮春三月杏花雨,這一天,當我們冒著濛濛細雨,前往離市區二十多公里的寅陽海邊的風景區圓陀角參觀時,兩邊廣闊的田疇堙A油菜花大都已經開謝,只剩下星星點點的金黃。低矮的蠶豆苗綠油油,夾雜在公路兩邊逗人喜愛。開車陪同我的是老同學沈濤,他說這埵野y俗話,叫做“吃的不種,種的不吃”。油菜和蠶豆都是經濟作物,不屬於糧食類,而這堿O不種植如水稻和小麥之類糧食作物的。原因是這堛漲a沖積形成時間太短,以沙質為主,儲不住水。

在離海邊還有幾里地的地方,我們看到有一長截稍突出地面的小土坡,斷斷續續。偶而有幾處像地堡的洞口,隱約在灌木和草叢之中。沈濤說,這是五六十年代時的海堤,那些地堡也是那時挖建的,用於對付臺灣國民黨軍隊和間諜對大陸的騷擾。現在,舊時海堤成了內陸的小土丘,地堡荒涼地躺在那堙A面對此情此景,人們不禁感慨萬千!四十多年前那些不平凡的歲月風煙,已經隨著這滄海桑田,融入了歷史的記憶之中。

圓陀角風景區位於寅陽最外端的一角。也許是我們來得太早,又或者是天陰有雨的緣故,遊人很少,顯得空曠冷清。我們來到長江入海口,只見霧茫茫一片,三水匯流,只剩下混沌初開,分不清黃海和東海交界,看不真大江入海的雄姿。大海近處是寬闊的灘塗地帶,有幾百米寬,長著大片大片高高的鹹草。靠海邊豎立著一座紀念1998年抗洪救災勝利紀念碑。在長長的花崗岩石碑上,集毛澤東字體鐫刻著萬里長江到此入海八個大字。碑的兩面分別還立有長江萬里圖和市政府的立碑記文石刻。

在風景區正中向海的一面,豎立著一座約20米高的大禹石雕像。沈濤說了一個有趣的事:這媥a海,以前每年都會有大小不一的風災水災。自從修造了這座雕像後,這幾年一次災害也沒有發生過。我想,這雖然是大自然的巧合,但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人們對幾千年前我們祖先的英雄領袖人物一直存有崇高的敬意和寄託。

公園媮晹陰G陽樓(可觀日出)、人工湖、度假村、天然浴場、集美食和娛樂於一體的建築群。每逢節假日,人們或三、五成群,或攜老扶幼,在這媃[大江日暮,看大海日出,體味大自然滄海桑田,感悟人生哲理。或而緬懷先祖,思接千年,寄託無盡的幽思。或者泛舟湖上,休閒娛樂,洗滌心靈的煩囂。這圓陀角風景區,如果再加豐富完善,不失為一處富有特色的好去處。

我們登上紀念碑頂部向南眺望,望不到霧中的崇明島,只感到清冷的空氣格外純淨,海面上有微風輕拂。現在,從啟東到崇明的跨江大橋以及南岸的上海到崇明的跨江大橋已經在幾年前完工通車,從上海到啟東只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啟東進入長江三角洲一小時都市經濟圈範圍內,對啟東的經濟發展具有巨大的推動作用。

這使我想起多年前我從上海來啟東,汽車先要順溯長江南岸經安亭、寶山,到屬於太倉的一個長江渡口,轉汽車渡輪橫渡長江,約需25分鐘到對面的海門,再開車到啟東,全程用了三個多小時。而汽車輪渡經常要排長龍,有時江面大霧,輪渡就要停航,交通很不方便。在輪渡上,我看到西面上游有一架大橋,在朦朧中好快將接龍。司機小宋告訴我,那是即將完工的蘇通長江大橋,將來汽車走那堙A可以縮短一個小時的時間。他補充說,再過兩年,崇啟大橋和滬崇大橋建成通車,那就更方便了。

啟東,一方充滿希望的熱土!

                                 2007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