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範長垂天地間

紀念曾敏之老先生

           

一顆光彩奪目的文化巨星隕落了。前天晚上聽聞曾敏之老先生以98歲高齡日前騎鶴西去,

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多年來的一些小事又清晰地浮現在我的眼前。

曾老是香港著名的詩人、散文家、資深報人、文史學者和社會活動家,香港作家聯會創會

會長,在香港乃至世界華人文化文學界享有很高的聲譽。在他領導的香港作家聯會的旗幟下,

聚合了三百多位作家、文藝家、文化工作者,是香港最大和最有影響力的文學團體。

記得二十多年前我讀過由他編撰的『臺灣遊記選』,對祖國寶島臺灣的美麗河山產生了很深

的印象和嚮往,也記住了曾老的名字。

約十年前,我加入香港作家聯會並第一次參加聯會的活動,就見到心儀已久的曾敏之老先生。。

那是2005年春,香港作聯在北角新都會大酒樓舉行新春聯歡晚會。當我一走入大廳,一眼就

見到曾先生坐在對著入門的一張臺前,精神奕奕。我趕忙走前去向他問好,並自我介紹說:我是

新參加的會員,叫徐國強,文學是業餘愛好,以後請多指教。他竟然站起身握著我的手,親切地

說,不要那樣說,大家都是熱愛文學,才走到一起來的。說著並示意我坐。因為離開會時間還

早,到的人還不多,我趁機要求與他合影留念,他馬上說好,並招手叫剛走進來的詩人曉帆一起

來,這樣,就有了曉帆和我與曾先生的合影。

後來我參加的活動多了,見到曾老的次數也就多了。凡是曾老出席的活動,他都會講幾句話,

要麼針對時政,要麼針對文學,言簡意賅,觀點明確,從來不含混其詞,或空泛而談。記得在廿06

年的一次會上,他針對陳水扁變本加厲搞台獨的惡劣行徑,提出文學作品要旗幟鮮明,給予反擊。

有一次作聯邀請臺灣作家黃春明先生來港參加文學座談會,他首先在大會上向大家重點介紹了黃春

明先生的經歷、作品及其社會影響,言之有物,讓人們對黃先生有了更全面的瞭解。

由於年紀已大,有時因為身體欠佳或因其他事不能出席作聯的活動,每次他都會寄來詩詞祝

賀或書面發言稿,表現了一個老作家高度的社會責任心和對文學的不懈追求與渴望,也充分體現了

他對聯會的關懷和愛護。

也是2006年,作聯換屆選舉,我因為是參加作聯不久,他們可能認為我認識的人不多,會比

較沒有偏見和公正,要我任監票員。當時候選人沒有曾老的名字,後來才知道曾老因為年紀大了,

很早就提出不再任會長的職務。選舉完成,新的理事會出於對曾老對作聯的重大貢獻的肯定和敬

意,以及以後仍然需要借重他的學識才智和社會影響,按照慣例,請他繼續掛創會會長的榮譽銜

頭。可見一個人如果眾望所歸,無論怎樣推脫也是沒有用的,只是他仍然要繼續辛苦了。

約十年前,他經歷了失去愛女的巨大悲痛。但是,人們在許多場合,見不到他的悲傷,見到的

仍然是他平時那特有的平靜的外表,平靜的言談。也許是看慣了人間冷暖,悲歡離合,只讓那感

情的波瀾,在內心深處沸騰。

進入90高齡,他開始需要依靠拐杖行動,身體有了衰退的痕跡。有一次會上,我問他最近

身體好嗎,他說:不好,不好。說的時候臉上卻是平靜的笑容。我一面請他多保重,一面心

想著:多麼堅強的老人啊!

為了團結全世界的華文作家,進一步弘揚中華文化傳統,加強華文文學的研究,為振興中華

民族而鼓與呼,他不辭辛勞,與香港著名作家劉以鬯、潘耀明等人,於2006年下半年發起並於

12月成立了世界華文文學聯會,他與劉以鬯獲選為會長。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他為中華文化的繁榮和復興,為香港文學的發展和進步,嘔心瀝血,

不遺餘力。他不僅著作等身,可以說他耕耘文壇直至他生命的最後一刻。就在這兩年,我還時常

在報章上讀到他的那些閃爍著真知灼見的文章。所以2003年,他獲香港特區政府頒發榮譽勳章

真正是實至名歸。

德範長垂天地間。曾老走了,但他德藝雙馨的高尚情懷和人格魅力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

                                        20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