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贛州登孤臺懷思

http://worldnews.net.ph/assets/themes/frontend/renad/images/logo.png

20150225

 

 

孤臺位於江西省贛州市區西北章江之濱的賀蘭山上。因山峰隆然而立,山上林木蒼蘢,一亭鬱然孤峙而名之。至於山為什麼叫賀蘭山,詢之導遊小姐,她想了一下說,因為贛州是客家聚居地之一,許多客家先民從北方來,往往喜歡把北方的地名帶到當地。但賀蘭山應該在甘肅寧夏內蒙古一帶,而客家先民發端於中原,與賀蘭山相去甚遠。回來上網一查,有一篇文章說當年岳飛曾經奉命到贛州一帶剿亂,因《滿江紅》埵踏破賀蘭山缺句,因此可能與岳飛有關。這顯然也是一種猜測。不管兩種說法是否有理,但賀蘭山的名字的確起得很好,與鬱孤臺的歷史氛圍最為相襯。

孤臺坐北朝南。我們順著山勢新砌石階拾級而上,眼前的賀蘭山僅數十米高,但在平地隆然而起,山上林木高大繁茂,鬱鬱蔥蔥。石階中腰平臺有辛棄疾全身雕像屹立。近前,只見詩人布衣斗蓬,腰佩長劍,南向迎賓。上到山頂,才發現原來還有一尊大約同樣大小的詩人雕像矗立在青松翠柏之間,而面朝西北眺望,其神態與他的詞《菩薩蠻》中的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的意境相呼應。

辛棄疾(西元1140–1207),字幼安,號稼軒,山東歷城人,是我國南宋著名的愛國主義詩人。他的家鄉在他出生時已淪為金人統治,他在22歲時就組織義軍二千多人抗金,並投入到抗金義軍耿京部中。他曾經於十萬軍中率部取敵首級,可謂神勇,是一位文武全才的英雄。後來他回歸南宋,但並沒有得到重用,只任一些地方官職,且時任時貶。他文學上的最大成就是詞,豪放壯烈,慷慨鏜鎝,與蘇軾齊名,歷史上有蘇辛之稱。

據資料記載,辛棄疾一生寫了六百多首詞,絕大部分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南宋上層統治集團的屈辱投降進行揭露和批判,從不同的角度反映了那個時代的歷史風貌。《四庫總目提要》評價他的詞為:其詞慷慨縱橫,有不可一世之慨;……異軍特起,能於剪紅刻翠之外,屹然別立一宗,迄今不廢。歷史上許多詩詞名家,也都對他的詞評價極高。如王國維評他的《青玉案元夕》的結句眾奡M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時說:此等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並把這一句作為治學三境界的最高意境,這是現當代文化文學史上很有名的一件事。

西元1175年,詩人35歲,到贛州任提點刑獄。在一個暮色蒼茫的傍晚,他登上鬱孤臺。北望神州,腳下東西兩側的章江和貢江在山下匯合為贛江北去,江面浩淼。面對祖國的大好江山,詩人想起了四十多年前金兵南犯,萬家墨面的慘劇;而今朝政軟弱苟安,中原恢復無望,一腔熱血壯志難酬,無限憂傷和悲憤,一齊注到心頭,如潮湧噴發,都化作了這千古留芳的華章《菩薩蠻》。詞的副題為書江西造口壁,造口,即現在的江西萬安縣皂口鎮,也就是四十多年前隆祐太后倉皇逃避金兵追擊,棄舟從陸的地方,正應了詞的頭兩句: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

孤臺,唐時已有,時稱望闕,有身在江湖,心存魏闕之意。臺高三層,十七米,磚木結構建築。進入底層正廳,中間照壁書有辛棄疾《菩薩蠻》全詞,供遊人吟誦懷古。二樓中壁屏風及四周,嵌滿歷代文人墨客登臨孤臺寫的詩詞條幅。中間一幅,為郭沫若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登鬱孤臺新賦《菩薩蠻》一首,寫贛州的綠化工作成績顯著,然該詞讀之平平,與辛詞的氣魄意境,大不可同日而語也。

登上第三層,贛南首府風光盡收眼底。山下東西兩側的章江和貢江,流至台下江面已寬,正前方匯合為贛江,江面更為寬闊空濛,浩蕩北去,成就了江西的母親河。極目遠眺,兩岸峰巒疊嶂,蒼莽接天。是啊,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當今,神州中原,中原神州,祖國富強,人民安康。八百多年前的英雄詩人,如果來到了今天,重登孤臺,一定會為偉大祖國的新生而欣慰自豪。也許,他也許會還有一點遺憾:那就是當他轉而東南望寶島時(上山半腰不是先看到一尊面南的詩人雕像嗎?),那雲中海上美麗的寶島——臺灣,什麼時候才能回到祖國的懷抱?!

 

■ ■ ■  寫完這篇小文章,恰值辛棄疾逝世八百周年。僅以此文紀念偉大的愛國詩人並致以崇高的敬意!

                                          2007.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