俳短意高賦大風

試論曉帆先生的漢俳

http://www.minhua.org/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master&op=printpage&artid=793

 

一、和風起漢俳

 香港著名詩人、漢俳專家、資深翻譯家曉帆先生,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初讀中學時在馬來西亞就開始寫作詩歌和散文;六十年代初畢業於北京大學東方語言系。八十年代起,他潛心於漢俳的研究和創作,並取得令人矚目的成就。他於1991年八月出版了中國詩歌史上第一本漢俳集《迷朦的港灣》,1993年十一月,創立並出版了世界新詩史上的第一本漢俳理論專著《漢俳論》,從理論和實踐上全面論述了漢俳的誕生、發展和寫作技巧。這兩個第一奠定了他在中國新詩壇應該佔有的一個席位。1994年八月,他應邀在“第十五屆世界詩人大會”上發表了《漢俳--詩與自然的融合》,成為把漢俳推向世界詩壇的第一人。

俳,原來指古代的雜戲,一般是短小精悍、雜而多變。漢俳,則是指用漢字寫成的帶有固定體式的短詩行,這是相對日俳而言。

漢俳作為中國新詩的一種最年輕的詩體之一,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才逐步發展起來的。1980年五月,當時的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居士,在歡迎日本俳人協會代表團時即興寫了一首小詩:“綠蔭今雨來/山花枝接梅花開/和風起漢俳”(《題日本俳人協會諸友》)。詩歌界一般認為這首小詩就成了漢俳的發端。

趙樸初居士的這首小詩符合“五言、七言、五言共三句十七言”以及押韻和用季語的格式和要素,這也就成了現代漢俳的格式和要素。一如古典詩詞的五絕、七絕和十六字令等,屬於古代詩歌的一種體裁。但漢俳有別於古代詩詞,它用韻寬鬆,不拘平仄,沒有非常嚴格的束縛,更易於寫作和抒情。它強調意象美、意境美和含蓄美,甚至說是“八美”,而這無論對於古代詩歌還是新詩,都是通則。因此,可以說,漢俳是對中國古典詩詞的一種既有繼承,又有創新的新詩體,具有濃郁的時代氣息和生命力。

                  二、俳短意高遠

漢俳以小狀大,言簡意賅,詩短味長。曉帆的漢俳,意存高遠,具有強烈的時代感。下面這首膾炙人口的雅俳,盡顯其中神韻。

“一江春水路/兩岸桃花相對哭/鷗鳥落何處”(雅俳《海峽兩岸》)。

這是一首兼具意象、意境和含蓄三美的好詩。詩中的“春水”,是季語,桃花,也是在春天開放。這一江,兩岸,明顯指的是臺灣海峽兩岸了。國家民族的分裂,是海內外億萬炎黃子孫心中的最痛,難怪兩岸的桃花要“相對哭”了。鷗鳥,喻海外萬千炎黃子孫,心繫中華,情歸何處?什麼時候,兩岸的桃花,才能“相對笑”?

感情深沉、意象鮮明、震撼力強。這一首《海峽兩岸》,形象而生動地揭示了小詩照樣可以反映重大的題材,而且語言還那樣凝練、優美和含蓄。

曉帆先生在深入研究和創新的實踐中,不斷總結和揭示了漢俳的精髓和活力。他努力尋找中國古典詩詞和現代新詩的契合點,把現實主義和現代主義融會貫通,建立自己獨特的新詩風格。他的漢俳(包括他的新詩)具有典麗清雅,感情豐沛,內張力強,外在雋美的特色,在當代新詩壇的百花園堙A獨樹一幟,卓然一家。他的俳詩,堪稱漢俳的典範。

他把自己寫的俳詩分為五種風格,雅俳、俗俳、諧俳、諷俳和散俳。他的俗俳、散俳等其他俳式,不落窠臼,風格多樣化,謳歌大自然,讚頌人生,反映現實和日常生活,感情真切,給人以言有盡而意無窮的美的享受和啟示。

“泥土不值錢/故土一把沉甸甸/鄉情好纏綿”(俗俳《故土》)

這不是一般的泥土。浪跡天涯的遊子,捧一把故鄉的泥土,醉倒在夢牽魂繞中。

曉帆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參加過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立過軍功。他在炮聲震天的麥克馬洪線上,看到了一株山茶花。

炮聲震雲天/「麥克瑪洪」冒硝煙/猶有山茶豔“(俗俳《山茶花》)。

這沐浴著槍林彈雨卻始終嬌豔欲滴的山茶花,象徵著生命的美麗和頑強抗爭,體現詩人熱愛生活、熱愛和平、熱愛祖國的高尚情操。

             三、飄逸、典雅、自然美

曉帆強調“詩與自然的融合”,“大自然的一草一木,身邊的一景一物,都是詩的元素”。他在另一篇專論《人類-自然-文學》(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召開的第二屆“人與自然-環境文學”國際研討會上的報告)中,更是大力推崇“三個自然”的思想,極力主張和提倡“天人合一”是詩的至高境界。

被作者編在散俳行列中的那首《回聲》,是漢俳的又一首經典。

“撒一串翡翠/平湖知道你是誰/回一聲清脆(散俳《回聲》)

清新自然,芬芳悠遠,飄逸灑脫,餘音繚繞,給人以意境無窮的想像。

下面幾首堪稱漢俳的極品,人們百讀不厭,浮想聯翩。“人與自然的融合”,“天人合一”在這些詩中得到完美的體現。而要把十七個字寫得既有意象,又有意境,還要含蓄,充分說明曉帆駕馭詩的語言的高超藝術。飄逸、典雅、凝練、雋美、富有張力,是曉帆詩歌語言的藝術特色,因而,他的詩歌具有強大的生命力。

“獨坐長堤邊/柳絲繾綣風拂面/明月來相見(《獨坐》)

“寒江浮輕舟/細雨空濛淡淡愁/天地一沙鷗(《沙鷗》)

“山色浮窗外/燕子斜飛紫荊開/幾朵落下來(《紫荊》)

“龍山草青蔥/幾度春風抹勁松/點點山花紅(《永春行》之一)

不是國畫,勝似國畫。來自生活,來自自然。來自古典,充滿現代。在曉帆營造的漢俳園地堙A這樣的詩句俯拾皆是。

                   四、漢俳走向世界

據不完全統計,十幾年來,曉帆總共創作和發表了具有各種風格的漢俳達五百多首。他的許多作品在日本被廣泛翻譯和傳播,收入各種專集,選為書法家協會的教材,寫成俳碑。日本有的詩人和學者專門研究曉帆的作品和論著,其中有日本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渡邊新一,日本漢詩詩人今迂和典等。

2001年三月,曉帆根據日本詩歌界翻譯的他的作品,選收和出版了世界華文詩壇第一部中日對照的個人漢俳專集《曉帆漢俳選集》,並得到香港特區政府藝術發展局的資助。香港大公報對此作了報導,人民日報海外版發佈了專題消息,稱“這是中日詩壇的首創”。2005年十月,中日對照的《曉帆漢俳選集》獲國際炎黃文化研究會頒發優秀著作金獎。

曉帆的新詩和漢俳受到海內外詩界的高度評價。已故著名詩人臧克家先生生前讚曉帆的新詩“詩短而味長”。前香港新華社社長,有詩人外交家之稱的周南先生,用“盛世新聲、香江雅韻”八個字來概括曉帆的詩歌藝術。日本漢詩詩人今迂和典先生評曉帆的漢俳說“我也感到您有自己豐富的創造性,正樹立一項輝煌的詩業”。日籍儒商、詩人張宗植先生指出,曉帆的漢俳“為中國的詩史開拓了一個新天地,意義是很深的”。大陸詩評家,新詩史學者吳奔星教授則指出,“在詩學史上,在國與國的雙向交流,您做出了明顯的成績,將來在新詩史上會發現自己的位置。《迷朦的港灣》的出版,實有里程碑的意義”

俳短意高賦大風。漢俳自誕生的二十多年來,在以林林、曉帆等一批中堅詩人的不懈努力下,堅冰已經打破,航道已經鑿通,寫漢俳的人越來越多,時有各地詩人的俳作和評論發表。除曉帆外,著名的有林林,1995年出版的《剪雲集》,收有漢俳165首;紀鵬,1996年出版的《拾貝集》,收錄近400首漢俳;林岫,1997年出版的《林岫漢俳詩選》,收有漢俳300首;段樂三,自2000年以後不僅有個人的多本漢俳集出版,而且還編有收集各地詩人的漢俳彙編集等等。現在不僅有了專業的期刊《漢俳詩人》出版,漢俳也開始走向世界。國內外已經有了有關的專著和交流,中外的不少網站,進行了大量的轉載和報導。就連瑞典漢學家、文學家、學者、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先生也寫漢俳,前兩年還出版了他寫的漢俳一百首呢。漢俳,已經成為中國新詩苑的一朵奇葩。

 

               200623--21日寫於香港

               披載於《漢俳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