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著名詩人、世界詩人筆會執行主席犁青先生於2017315日駕鶴西去。為了紀念這位在東南亞乃至世界範圍有很高聲譽的長者,我把十多年前寫的一篇書評寄來,希望與大家共同懷念他!犁青先生一路走好!

                         香港徐國強2017.4.18

 

 

記錄歷史事件的詩行

 

✦✦✦讀犁青的組詩《赤道地帶的逆流》✦✦✦

 

                                  

1959年歲末,在熱帶島國印尼的上空突然烏雲亂滾,一股反華排華的逆流在赤道線上橫行。由於印尼右翼勢力抬頭,總統蘇加諾頒佈第十號法令,禁止華僑在縣級以下地區居住,武力逼遷華人。一時間,印尼各地成千上萬的華僑流離失所,生計陷入絕境,生命財產備受威脅。這時,祖國伸出了關愛之手,及時派出接僑船到印尼,把大量受迫害的華僑及其子女接載回國,安排他們到祖國各地(主要是福建、海南、廣西、雲南等華僑祖居地區)的華僑農場工作,子女進入各地的學校讀書。這就是轟動一時的印尼排華事件。

著名詩人犁青寫於1959-1960年的組詩《赤道地帶的逆流》,就是真實記述這一歷史事件的少數文學作品之一。這組詩共有五首,每首詩既獨立而又互相關聯、互相呼應,層層深入。首篇的《為什麼逼我們離開村莊》,一開始就用詩的形象語言把華僑在逆流中的處境如泣如訴地展開。到第四首《接僑船 迎親船》,組詩進入了高潮。全詩充分體現了祖國母親對華僑的關愛,是海外僑胞的堅強靠山。最後一首《巴阿末到海濱送行》,把華僑雖然走了,但中國和印尼兩國人民之間的友好情誼將長存天地,感情真摯動人,給人以回味無窮的歷史沉思。通過五首詩的形象語言,組成了一個嚴密的整體,把五十多年前這一歷史事件表現得淋漓盡致,可歌可泣,給人以認清善惡、歌頌祖國親情和兩國民族友誼的心靈震撼。

                                 

組詩的第一首《為什麼逼我們離開村莊》,詩的題目直截了當,緊扣主題。赤道的上空密聚著烏雲,第一節就把當時的形勢和僑胞的處境說清楚。接著三節連用了三句為什麼逼我們離開村莊?,既是對印尼右翼政府的悲憤控訴和質詢,加強了詩的語言力度,又緊接著寫出屋後的山坡有我們的祖墳,我們的兄弟也參與為反抗殖民者掛過傷彩等爭取獨立保衛印尼的鬥爭,說明華僑已經好幾個世代就移民到這堙A在這堥窄堀珧囥M開拓,並為印尼的獨立和繁榮付出血和汗,華僑已經成為印尼國民的一個不可分割的部分,所以,逼我們離開村莊是多麼地不合理和違反人道主義。接著寫了儘管廣大的印尼人民同情華僑的不幸遭遇,儘管工人們拒絕遷運華僑,儘管被逼拿鞭的武士也呆呆發怔,但是,在密聚的烏雲下,在噠噠的槍聲中,華僑的命運還是要被逼流離失所,四處逃亡。全詩句式整齊,佈局合理,語言生動形象,充滿悲憤的控訴,正義的陳述,具有感人的力量,華僑所遭遇的不公平的命運深深地扣緊讀者的心弦。

第二首詩《黑夜媯o生的事情》,是一首敘事詩。全詩通過描寫印尼右派軍人用死亡威脅利誘華僑骨幹分子的真實事件,表現了他們妄圖趁機分化華僑,製造矛盾。這首詩深化了排華事件的深度,使人們進一步認識事件的性質和嚴重性。同時,也表現了華僑漢子面對槍口,無所畏懼的英雄氣概和印尼右派軍人色厲內荏的懦夫本色。

第三首詩《接僑站的一個夜晚》,寫中國領事到接僑站看望僑胞,生動感人。通過具體的政府安排和僑胞出自內心的心聲,祖國真好!你們真好,體現了中國政府對海外僑胞的真誠關愛和僑胞的感激心情。

第四首詩《接僑船迎親船》,是全詩的高潮。廣大僑胞千言萬語說不盡,祖國母親的愛接僑船是黃金橋,海外兒女有了靠山,這種發自內心的愛的厚重,再沒有任何語言可以表達和承受。應該說,在當時的危急關頭,迅速接運廣大僑胞脫離逼害和苦難,是當務之急,是偉大祖國的偉大行動,也是廣大僑胞日夜盼望的大事。國內著名學者、文學評論家古遠清教授,對這首詩有一段很好的評論。

組詩的最後一首《巴阿末到海濱送行》,通過巴阿末和僑胞李順成雙方的談心、送紅毛丹和洞簫的具體行動和語言,祝友誼萬古長青我們永遠是兄弟,充分地表達了兩國人民的友誼永存天地,是任何反動勢力所阻止不了的。詩的語言和情節真摯感人。最後,在李順成吹著簫音起程,迎親船向著北方航行的富有音樂感的詩行中結束全詩。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作者正在福建泉州五中讀高中,當時我們班就有好幾個印尼僑生。僑生給大家的印象是,大多數人的英文成績很好;思想開放活躍,語言直率;喜歡唱歌跳舞和體育活動。許多人的羽毛球打得特別好,當時的羽毛球世界賽雙打冠軍之一的林建成就是從五中調到省隊和國家隊的。作者後來也到過福建雲霄的常山華僑農場和海南的興隆華僑農場,回國僑胞在那堥窄埢戙苤A大大改變了當地的面貌。

記錄歷史,是要以史為鑒。可以說,犁青的組詩《赤道地帶的逆流》,在今天讀來,仍然讓讀者的心感動和顫慄,引起社會和人們的共鳴、警惕以及對歷史的反思,是一組記錄重大歷史事件的優秀詩行。

犁青是很早成名的印尼歸僑詩人,他的這組詩的真實性毋庸置疑。這組詩收集在他的詩集《印尼的笑聲和淚影》(1957-1959)中。詩集的其他詩都帶有濃烈的赤道特色,反映印尼華人在那個時代生活奮鬥中的心路歷程,內容豐富,感情自然真摯。書後附有論文《艱苦成長中的印尼華文文學》,也很值得一讀。

                   

                        2005111日完稿(載香港作家聯會網站)

                        2015122日修改

                        2017330日再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