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彼岸的放歌

讀吳國梁《旅美詞藻》六首

 

第一首《瀟湘神 北上丹楓路》

 

北美洲的秋天,鎏金溢彩,姹紫嫣紅。從美國中部,一路向北往加拿大,紅葉越來越密,色彩越來越豔,以至於漫山遍野,燃遍人間,美不勝收。

 

安徽詩人吳國梁兄去年到美加旅遊,寫下了《旅美詞藻》六首,其中第一首《瀟湘神 北上丹楓路》寫的就是北美的秋色。全詞如下:

 

秋色濃,秋色濃,丹楓似火萬山紅。

赤紫黃綠七彩錦,異鄉客醉畫屏中。

 

短短五小句,盡顯秋景如畫,秋色醉人。「似火萬山紅」、「客醉畫屏中」,一景一情,深刻而中肯。

有道是「紅葉有霜終日醉,醉到深處是思念」。彼時彼地,天涯遊子不僅為眼前的美景陶醉,他是否也會想起北京西山的紅葉,內蒙古額爾濟納的胡楊,新疆阿爾泰的羊群?......

 

第二首《漁家傲 尼亞加拉大瀑布》

 

虎嘯獅吼聲震腑,狼奔豕突驚濤逐。

湧至斷崖臨絕處,淩空撲,飛洪千丈懸銀瀑。

瀑上虹霓瀑下霧,「雷神之水」喧狂怒。

「少女」霧中搏浪渡,日漸暮,彩虹橋下盤飛鷺。

尼亞加拉瀑布位於美加交界,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三大跨境瀑布之一。上闕用「虎嘯獅吼」、「狼奔豕突」和「淩空撲」來狀寫瀑布之水流的動態,較為新奇,又頗有氣勢。下闕寫乘「少女」號遊船在瀑布下搏浪觀賞,把當地印第安人稱為「雷神之水」的大瀑布換另一個角度描繪,另有一番景觀。最後,「日漸暮,彩虹橋下盤飛鷺」,為人們留下了想像的空間。

從彩虹橋回到美國境內,可觀賞尼亞加拉河洶湧奔騰的河水,頗為壯觀。此詞的上半闕,更像是寫這一景象。又尼亞加拉大瀑布,分為美國瀑布和加拿大瀑布兩大瀑布區,一直一弧,特色互異,氣勢也有差別。也許詞的容量限制,不能進一步展開。

 

第三首《冉冉雲 科羅拉多大峽谷》

赤壁屏立勢跌宕,蔽雲天。險峰惡嶂。

紅水河,百轉千廻衝撞,億萬年,深谷幽曠。

躡步危崖探身望,空悠悠,目炫神恍。

鷹低翔,少女歡聲雀嚷,土著憂傷彈唱......

科羅拉多大峽谷,位於美國亞利桑那州西北部高原地帶,全長446公里,平均寬度十六公里,平均深度1.5公里,是世界上第二大兼有河流的峽谷。科羅拉多峽谷以地貌雄偉、氣魄浩瀚、神態懾人和景色奇突著稱。又科羅拉多河為十六世紀西班牙人在當地土人帶領下所發現,科羅拉多河的西班牙語意思為「紅河」。

此詞的上半闕寫大峽谷億萬年形成的概勢。「蔽雲天」三字,寫盡大峽谷的幽深高曠;「百轉千廻」,寫活紅水河一往無前、無堅不摧的造化神功。

詞的下半闕寫身歷其中的情景。「躡步」兩字,尤為傳神,體現了驚心動魄的心理特徵。峽谷的高深險峻,雄鷹也只能「低翔」。最後,用「少女歡聲雀嚷、土著憂傷彈唱」,緩解了緊張驚險,更突顯了大峽谷的浩瀚悠遠。

 

第四首《擷芳詞 自由女神像》

天穹碧,海濤綠,遊船環島觀勝跡。

秋風媚,島林翠,銅像莊威,眾心虔畏。

捧典律,擎火炬,女神浩然立天地。

鐐枷碎,鎖鏈墜,奴制足下,自由高貴!

自由女神像是美國獨立一百周年時法國贈送給美國的禮物,後來安放在紐約港口外的自由島上,她寄託了人們對民主自由的嚮往,成為美國的象徵以及美法人民友誼的見證。到紐約來的人們是一定會去參觀自由女神像的。

這首詞上半闕寫乘遊船去參觀自由女神像時的外部環境,海天一色,秋韻明媚,銅像高聳,遊客虔畏。下半闕寫女神雕像本身及其意象,「浩然立天地」,歸結到「自由高貴」上。

應該指出,自由民主並不是西方的專利,它是全人類價值觀的一部分。西方某些政府或政客,為了一己的利益,經常任意解釋和踐踏這些價值觀,給人類造成了無盡的災難。

 

第五首《秋雨夜 林肯紀念堂》

拾階舉步朝名殿,先賢目炬如電。

俯瞰人世間,奴制廢,合邦終戰。

尖碑倒影思國父,國會山,遙望威儼。

庭宇廻講演,坐像近,追思遠………

林肯紀念堂位於首都華盛頓國家廣場西側,與華盛頓紀念碑遙遙相對,中間還有六百多米的人工池可以互相看到倒影。國會山位於軸線東端,白色圓頂的國會大廈,莊嚴肅穆。整個建築群壯麗典雅,極富歷史人文氛圍和時代感。

林肯是繼華盛頓之後美國歷史上的又一位最偉大的總統。走入大殿,正中間是林肯坐著的大理石雕像,他的眼光非常傳神,正對著走進來的每一個人。這就是「先賢目炬如電」和「俯瞰人世間」了。

「奴制廢,合邦終戰」,詞句稍嫌刻板,但可以看明白。作者在這媞q頌了林肯領導北軍打敗了南方的奴隸主叛亂,維護了國家的統一,並頒佈了《解放黑人奴隸宣言》的歷史功績。

詞的下半闕先是放眼紀念堂外的華盛頓紀念碑在池中的倒影(方尖碑)和國會山遠景,然後又回到紀念堂內眼前的林肯坐像和兩邊壁上鐫刻著的林肯的兩次著名的演講詞,追思150年前偉人的一生。「坐像近,追思遠」,寫出了作者當時無限感概的情境和心理狀態。

 

第六首《南鄉子 聖迭戈港夕照》

軍港沐夕暉,航母披金炫逝威。

勝利吻雕瀕海立,巍巍!世紀風雲塑喜悲。

艦炮報驚雷,護士水兵熱淚飛。

陌路相逢擁熾吻,睽睽!戈止帛飏盛世歸!

這是一首作者到聖迭戈軍港觀光,在海邊看到二戰「勝利之吻」雕像後,思緒萬千,慶倖戰爭終於結束,干戈化為玉帛,歌頌美國人民喜極而擁吻的歷史場面。

看!我在夕陽下來到軍港,海面一片金光,退役的航母「中途島號」停泊在港灣上,好像還在炫耀昨天的威武。海邊高聳的「勝利之吻」雕像,演繹著七十年前戰爭的悲與喜。那一天,勝利的喜悅讓陌路相逢的人們也禁不住相擁熱吻,攝影師定格了歷史的這一刻!詞中,用「巍巍」修飾勝利之吻雕像,用「睽睽」修飾勝利之吻的現場人物,都非常傳神,也給人進一步的想像空間。

「勝利之吻」發生在1945814日的紐約時代廣場上,想不到在數千里外的聖迭戈港口也立有它的雕像,也許因為聖迭戈是美國重要的海軍基地,而勝利之吻的主角有一半是水兵的緣故吧。

 

                    徐國強 20175月寫於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