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人的蘇俄情結

讀吳國梁的詩詞《俄風蘇情》六首

 

 

月初,安徽作家、詩人吳國梁兄寄來他最近暢遊俄羅斯的六首詩詞,總題為《俄風蘇情》,再一次激起我們同時代的一代人的蘇俄情結。

上世紀五十年代,新中國剛剛成立,把前蘇聯看為社會主義老大哥,許多東西都是學習蘇聯的榜樣,從文化教育,到社會經濟建設,再到生活的各個方面。中蘇友好,幾乎整整維持了十年時間。因此,成長和生活在那時的一代人,對蘇聯有著濃厚的情意結,有一種嚮往。

那時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帶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人們把蘇聯革命的成功,看成是中國革命的動力和榜樣。在小學語文課本中就讀到「卓婭與舒拉」的英雄故事;少年與青年時期又風靡保爾柯察金的小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喜歡音樂的人們,許多時候沉醉在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優美旋律和迷人的意境中。......

而後,從六十年代初,中蘇關係迅速轉壞,甚至發展到兵戎相見的境地。儘管如此,蘇俄文化對中國的影響仍然沒有消退。記得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我們有一小段時期住在安徽馬鞍山市,那時正處於文化大革命中期,文化生活極為匱乏,但馬鞍山市內的電影院堙A每個星期都播放《列寧在1918》和《列寧在十月》等蘇聯電影。

再後,1991年,蘇聯解體,走過艱難跌宕的歲月,俄羅斯成為金磚國家的一員,又以大國的姿態出現在世界舞臺上。而現在,中國的改革開放已經進行了三十多年了,人們的生活有了顯著的改善,開始大量出國旅行。不少人第一時間就是選擇到俄羅斯看看,以滿足多年前對這個鄰國的好奇和想望。

據瞭解,俄羅斯的旅遊業並不十分發達,目前能去的地方主要是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國梁兄的詩詞《俄風蘇情》也是寫這兩個地方。

第一首《秋夜雨·莫斯科紅場》,紅場為人們所熟悉,和第二首《一落索》寫的阿芙樂爾巡洋艦一樣,講蘇聯的革命歷史離不開它們。詞的上半闕寫廣場上所見,下半闕寫廣場上所為所思。起句「紅牆巍立紅塔屹」,用「巍立」形容紅牆形象準確,有氣勢,但「屹」單獨用來形容紅塔,讀起來幾乎不是很受用。這和下面的簡稱「衛戰」、「莫河」都是看得懂,但用詞不夠精確,不夠美。還有,這一首用了兩個「鴿」字;下一首用了兩個「艦」字,並非一般的疊字,是否必要,可以商榷。

誠然填寫詩詞猶如「戴著鐐銬跳舞」,是有一定難度的,因此有可能出現上面的用詞不精確和不夠美的地方。不過,如果能達到進入古典詩詞的自由王國,這類問題是會很少見的。再說,雖然出現重複的字也有先例,但是必須有好的意象和意境,有連續性和必要性,讀者自然不會去計較重複的問題了。

《一叢花·新聖女公墓》,寫了我們熟悉和敬重的蘇聯女英雄卓婭的墓塋和雕像。「萬里慰英魂」,和「幾代國勳,千年史祀,朗朗耀乾坤」都是不錯的句子。《醉春風·皇村普希金雕像》寫我們熟悉的俄羅斯偉大詩人普希金。上下闕的三疊字「覓、覓、覓」和「惜、惜、惜」,把詩人「索句費吟哦」的追求精神和對詩人「決鬥猝倒應槍聲」的不幸遭遇的深切遺憾盡現無遺。讀到這堙A我無端端想起了詩人陸放翁的「錯、錯、錯」和「莫、莫、莫」的疊句詩。「心頌自由,筆書人性,詩壇傲踞」,歌頌了詩人在詩壇的成就和地位。最後,用「綿綿追憶」表達了對這位桂冠詩人長遠的懷念和敬意。

在中國,蘇俄的夏宮沒有冬宮聞名。《秋波眉》寫夏宮的環境位置,突出噴泉美景。其中「參孫搏獅」的神話故事出自《聖經》,在歐洲頗為流行,許多國家都有它的雕塑。而《畫堂春》寫的就是阿芙樂爾巡洋艦炮擊的冬宮,發生著名的「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的地方。冬宮現在是著名的博物館,供人們參觀。參觀冬宮,有「穿越時空」的感覺,「世珍國寶錄文明,博物豐功」,頌揚切合實際。

採用中國古典詩詞的形式,抒寫異國風情和寄興,是一種有益的嘗試。早在去年和今年初,國梁兄已經兩次寄來遊澳洲、新西蘭及遊美加的詩詞作品十二首,可見他在這方面是鍥而不捨,用了許多功夫的。

我在悅讀和欣賞這些作品時,發現每一首詩詞都採用不同的詞牌。如這次六首詩詞分別用了《秋夜雨》、《一落索》、《一叢花》、《醉春風》、《秋波眉》和《畫堂春》六個詞牌。我向國梁兄求證,原來他有兩本詞譜,大約有兩百多個詞牌,他計劃每一種詞牌都寫一下。我聽了吃了一驚,這又是一種勇敢的嘗試了。嘗試就是探索,雖然不一定很成功,但詩人享受了過程,取得了經驗,邁出了可貴的第一步,今後就會有第二步、第三步了。

本人雖然也愛好古典詩詞,但只限於閱讀和欣賞,對詞牌、詞韻和平仄沒有研究和實踐,因此不能在這方面有所批評。

在中國古典詩詞的新園地堙A能否栽種幾棵別有韻味的小花,我期待國梁兄的詩筆。

 

                     徐國強寫於 2017.9.27

                     2017.10.17寄自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