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珠小珠落玉盤

 

序吳國梁詩詞選《鶴雲集》

 

 

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和吳國梁兄在北京某大學同窗共讀,時滿腦子裝著化學反應和化學公式。畢業後他回安徽執教化學,我在南國從事化工生產。想不到半世紀後的今天殊途同歸,因業餘愛好又在文學道路上走到了一起!

2018年新年伊始,我就收到國梁兄發來的詩詞選《鶴雲集》書稿,並囑我作序。

國梁兄的詩詞,先前讀過十多首,很是佩服,但像現在集中約二百首的通讀,還是第一次。國梁兄的這部《鶴雲集》,厚積薄發,可謂是“五十年磨一劍”!《鶴雲集》收入的最早作品《古風行吟赴韶山》和《滿江紅 韶山毛澤東故居》,作於1966年底的“文革”初期,距今已五十一年之久矣。

先睹為快,一首一首讀下去,有的反復吟誦,竟然有愛不釋手的感覺,雖不能說字字珠璣,句句上品,卻感到相去不遠也。讀到後來,一句白居易的詩文在我的腦海中迸現:“大珠小珠落玉盤”!國梁兄的詩詞,意象紛呈,構思奇妙,立意高遠,迪悟深邃,就像那些神奇的音符,流暢的音韻,大珠小珠般落在晶瑩的玉盤上,行雲流水,鏗鏘雋永!

《鶴雲集》分“紀遊篇”、“詠物篇”、“錄事篇”和“酬友篇”四部。讀著一篇篇詩詞,就像跟著國梁兄的足跡,走遍五洲四海、大江南北,去體驗世界的遼闊壯美和神州的錦繡厚重,充分體現出中華傳統文化的魅力以及強大的表現力和生命力。

 

家國情懷,立意高遠

 

讀國梁兄的詩詞,你會為他濃郁的家國情懷所感動。一百多年來祖國多災多難,人民陷於水火,萬千仁人志士前仆後繼英勇犧牲,才有了新中國的今天,讓他倍加珍惜和熱愛神州的錦繡山川,為祖國翻天覆地的偉大復興而驕傲自豪。

請看 《臨江仙 金紫荊廣場》:

金色紫荊花綻放,鯤鵬展翅翱翔。面朝大海眺北方。

紅旗升兩面,豐碑矗一旁。

風雨百年歷滄桑,悲歡寫盡香江。一國兩制譜豪章。

東方珠更燦,熠熠頌炎黃。

 

上闕寥寥數語就形象凝練地描繪出金紫荊廣場的主要標誌性景物:金色的紫荊花雕塑矗立在廣場中央,會展中心造型像展翅的鯤鵬在維港翱翔,你看:國旗和區旗正高高飄揚,旁邊是香港回歸祖國的紀念豐碑,文字充滿喜悅和自豪!

下闕寫香港經歷了百年被迫割離的屈辱,歷盡悲歡離合。如今,一國兩制前無古人,東方之珠更加璀璨,炎黃子孫將走向偉大復興。家國之情洋溢字埵瘨﹛I像這一類的詩詞是全書的主旋律。

在眾多作品中,我特別喜歡《泰山紀遊》這一組詩詞。第一首《沁園春泰山》,就以巍然大度,氣象萬千的全景式抒寫征服了讀者,表現出了中華民族象徵之泰山的“億萬斯年”和“巋然如磐”,顯示了作者駕馭語言的深厚功力。下半闋則登臨絕頂,俯瞰神州大地,一派“征馬追鞭”、“正展宏篇”的追夢新景象,詞中表現的大視野大氣魄令人震撼!

筆者竊以為,《沁園春 泰山》可以視作國梁兄這集詩詞的代表作之一。

而組詩中的《錦纏道 登山》和《相見歡挑夫讚》等篇,也都構思奇特,想像豐富。如“挑日晨登,擔月暮歸還”之句,把泰山挑夫的形象刻畫得令人歎為觀止!這組詩詞宛然古風又全然新意,可視為浪漫主義和現實主義的傑作。

 

徽山皖水,情系鄉梓

 

美國著名作家福克納說:“家鄉那郵票般小小的地方倒也值得一寫,只怕一輩子也寫不完。”國梁兄熱戀故土,情繋鄉梓,家鄉的山山水水,在他的筆下人傑地靈,熠熠生輝。對故鄉的眷念之情,在早期的一首《七律遷校安徽歸程》詩中已表露無遺。而下面這首《七律 珠城感賦》則把家鄉厚重的歷史人文如數家珍般一一道來,字埵瘨‘R滿了對鍾靈毓秀故土的讚美和自豪。

七 律 珠城感賦

紋面陶俑塑廣場, 七千年史炫輝煌。

東升濠水明太祖, 西降塗山夏禹王。

項羽別姬垓下刎, 卞和獻玉渦河殤。

明珠爍爍耀華夏, 毓秀鍾靈是我鄉。

 

在紀遊篇中,專門有一章《徽山皖水》。國梁兄的筆下寫盡了安徽大大小小的風景名勝和歷史人文典故,如李白“相看兩不厭”的敬亭山;傳頌千年的“桃花潭水深千尺”的桃花潭;杜牧“清明時節雨紛紛”的池州杏花村;湯顯祖“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的歙縣古城;有“黃山歸來不看嶽”稱譽的黃山等等。在這些詩詞堙A國梁兄有的用工筆,有的用潑墨。詩意,因為愛,所以婉約;因為愛得深沉,所以豪放。徜徉在徽山皖水間,讓豐富的想像力盡情放飛,寄託了對家鄉深沉的摯愛和對人世間的美好願望。

 

意象紛呈,構思獨到

 

在這兩百首詩詞中,你隨時可以感受到豐富精奇的意象,獨到多變的詩句,詠景感物,形神兼備,給人予詩詞美的享受。如書中有多首遊觀瀑布的詞作,不同的瀑布,卻有不同的氣象:

 

聲若千雷滾,勢如萬馬奔。黃河之水隘峽吞。壺口壯觀飛瀑,似海立山崩。《喝火令 觀壺口瀑布》

 

  萬丈綾絹墜地,千斛珠玉拋天。銀河三疊落龍潭,龍首嘯,龍尾隱紫煙。

《江月晃重山 廬山瀑布》

 

虎嘯獅吼聲震腑,狼奔豕突驚濤逐。湧至斷崖臨絕處,淩空撲,飛洪千丈懸銀瀑。 《漁家傲 尼亞加拉大瀑布》

 

海立山崩”,突出壯美;“綾絹墜地,表現柔美;“飛洪千丈”,則是豪放之美了。即使把它們放在一起欣賞,也不會有重複和雷同的感覺,真個是意象紛呈,氣象萬千,大珠小珠,各領風騷。

國梁兄還善於運用對稱之美,疊字之巧,這在其律詩中較為多見。對偶句對仗嚴謹工整,有的氣勢恢宏,有的工麗婉約,給人以無限遐想的空間和美的享受。試舉下面幾個例子 —-

 

徽墨徽商徽戲曲, 古街古井古衙門。 《七律 古徽州府印象》

千畝陵園千古樹, 百年碑刻百世言。 《七律 重遊曲阜》

山影如樓樓似山, 燈河似海海如川 《鷓鴣天 夜遊維港》

 

像這樣的句子在書堶蟀B皆是。

國梁兄善於從傳統詩詞和現代新詩中吸取營養,並化為自己獨特的詩句。大家看到下面一些詞句時,也許似曾相識,卻沒有斧鑿的痕跡:“亂花”、“堆雪”、“抬足驅霧幔,揮手揭雲衣”、“畫艇濃淡堙A雷塔有無中”、“舉目繁星閃爍,是流螢……出洞又見螢火,是繁星”等等。

 

學習繼承 勇於創新

 

著名作家王蒙在《舊邦維新的文化自信》一文中說,中華文化要“敢於從善如流,敢於走自己的路”。又說,“反省、革新與開放,正是傳統文化生命力所在”。我想,國梁兄的詩詞創作,體現了這一精神。他認為,在中華復興的大背景下,詩詞創作對於振興國學,發揚和傳承中華傳統文化,體現文化自信,有著重要的意義及作用。

在努力學習和繼承時,國梁兄也勇於創新。在悅讀他的詩詞時,人們會發現有不少詩詞的後面有省略號,這是傳統詩詞所沒有的。省略號代表意猶未盡,雖然不是每一首都妥貼,但至少是一種大膽的嘗試,給人以韻味無窮之感!

如果要對《鶴雲集》的藝術特色做以歸納,我想應該是:用自由詩的寫作思維和技巧去創作古典詩詞,用古典詩詞的形式去狀寫當代生活和異域風情。

“五四”以降,自由詩即新詩在中國到現在剛好一百年,一百年來出現了許多優秀的詩人和作品。自由詩不必受嚴格規定的束縛和限制,但在意境,意象、語言等要求上更注重創新和發展,所以自由詩與古典詩詞如何完美融合,是個值得探究的課題。

談到創作心得體會,國梁兄說他致力於把自由詩的寫作思維和技巧運用到古典詩詞創作中,注重“立意深,構思新,意境美,語言精”,要求讀之朗朗上口,聽之抑揚頓挫,品之韻味醇厚,思之哲理滲透。力避老派詩詞的艱晦澀和詰屈聱牙。誠哉斯言!我為國梁兄高屋建瓴的創作態度和嚴謹不苟的創作實踐喝彩。

《鶴雲集》堙A每一首作品後面都配有注釋和點評,這也是本書的一大特色。注釋是對詩詞寫作背景和吟詠對象的簡潔說明,便於理解;點評是對詩詞的寫作技巧和文化內涵的深入剖析,加深理解。我也特別欽佩點評者陳懷榮先生文化底蘊深厚、評述公正中肯、語言生動到位,厥功至偉,應是文字大家。

戊戍新年將至,希望以上的文字能不辱使命,也期望讀到國梁兄更多精彩的詩篇,是為序。

2018211日寫於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