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 命 列 車  2020.10月仲春   

 

    假如能讓我錯過終站,繼續難捨的旅程多好。

    火車敲擊鐵軌隆隆隆隆之聲,在空氣中迴盪擴散,不斷奔馳倒瀉車窗外的風景,倒影仍然是熟悉舊模樣。數十年上、下班必要經此路程往返看慣四季時序交替,賞透墨爾本一日四季奇異變化,能讓嚐够春暖夏熱,驟然又使感受秋涼冬寒。正驚怕驕陽狂妄照射,老天爺忽又殷勤强迫雨水沐浴;但我還是非常喜愛這塊自由福地,幸運重建家園的第二故鄉。本來處處充滿詩情畫意,深深讓國外學子嚮往的文化之城暨美麗的花園之州,卻被時尚的石屎森林狠狠霸佔風光,純樸素美强被減痕跡了。

    火車仍在向前馳騁,安坐仍有感輕微的震盪,放任思緒跟著搖晃奔騰,我彷彿已陷進了時光回流隧道堙A尋尋覓覓已沒法重踏走過的脚印,內心頓墮入無限迷茫與惆悵。車廂內陣陣悅耳連串笑聲揚起,無理地驚醒我紛紛已呈展情潮,無奈目光回轉投注凝望:是對座兩位花樣年華少女,正歡欣談笑。恣意撩撥披肩金色長髮,彷彿向我顯示滿瀉的青春。那張張合合狐型紅唇,像譏嘲我早已消失的黃金歲月。失態忘形呆望的我,招架不了兩對疑問的眼光,匆匆把羡慕視線重投注玻璃窗外。

    其實,那曾經屬於我的稚年和花樣童齡時期,竟然未能擁有該享受的童真,早被太多愛護和富裕物質生活包圍侵蝕了,猶若被寵養在金絲籠內囚困著的小小百靈鳥,整天跟隨長輩們歌唱。

    早已習慣於沒有童伴相處的朝朝夕夕,皆是生活在繁華視聽中,思想是如斯漸漸被薰陶早熟;遇事容易生起感觸,終被養成一位多愁善感彷似患著神經質般的黛玉妹妹了。總喜獨自悄悄沉醉那蘊藏心坎裡,偷偷編織著的美如詩若畫之少女夢裡。

    火車笛聲長鳴,醒覺又將要停站了,看著三三兩兩乘客匆忙來來往往,明白我也將要下車而莫明泛起惆悵驚慌。默默祈求,希望路途能無限伸張延續,最好永難到達終站。耳際傳來陣陣笑語,她倆依然歡樂交談,若炫耀前景美麗平坦;其實、世界人海飄浮處處危險暗潮,洶湧波浪,要歷經幾許艱難,才能履平坦康莊。輕輕撫摸眼角由歲月日雕夜塑留下的痕跡,兩額縱橫的若隱若現皺紋,口角微顯淺淺笑容,這正是我為生活留下的烙痕,終於深深為自己的稱職而感安慰了。

    火車停停走走,有緣同一卡車的各種各樣乘客,也漸漸在不同月台下車,細細審核手握的車票,生命原來只是單程票,若到達目的地後竟然再不能重覆往返了。一批批原來的乘客離開、又是全新男女面孔乘客添上,匆匆彼此偶遇過客,有誰還能記憶彼此容顏?

    婆婆!婆婆!到站了,孫女的呼喚讓我又醒悟了。略放寬心境微笑著由孫女輕挽手臂彎,內心不禁暗喜!原來我的人生路程,還未到達終站呢?又再暗暗祈求,若真能讓我自由選擇,會切記永遠也不要買單程火車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