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輪秋月幾番情

 

   在全世界的人民都受可怕的新冠肺炎驚擾,很多生命無辜地被奪去,頃刻間、日常人們的生活步伐,即時凌亂,幾至停頓。除了華洋各雜貨商、銀行、醫、藥等,其他行業皆受嚴重影響,因陷於完全蕭條境況,難以支撑,甚至倒閉宣佈破產。那較貧窮或靠薪金養家的人群,更苦不堪言了。但中秋的明月未懂人愁,仍特意剔亮高掛,可惜已再沒有幾家歡樂團圓賞月,僅聞家家戶戶低嗟輕嘆了。

 

今年那輪秋月依然艷麗登場,任華光洒遍大地,這是我國傳統家傳戶曉佳節。雖然科技進步的今天,火箭幾乎摧毀月宮寶殿,嫦娥恐怕也被放逐塵世久了;金兔后羿也成神話故事,仍舊不輟世世代代相互流傳著。這正是我國人墨守之風,依然有不少老一輩者,於中秋晚後園擺上月餅水菓插香拜祭,連洋朋友也極喜愛中國神話。尤其是乞巧節、中秋節、做成很多男歡女愛浪漫事跡。但像我等難民乘南極星號,飄浮在中秋皓月明朗,洶湧驚濤駭浪向我等張口欲吞的處境堙A當其時全家生命正向死神挑戰,都懷抱難以形容的淒慘驚慌張惶……

 

那夜、經七級風浪和暴雨的淫威下,我和部份難友已抱懨懨病體,已極度痛苦難受,强悍的狂風正恣意侵蝕全濕透軀體;四週一片黑暗,大鐵船只聞哭駡、抱怨夾雜呻吟聲,空氣充滿嘔吐物難受之味。海浪仍未放過跨越國境,未懂憐憫扶老攜幼,拋家棄業以生命作賭注,為追求自由而逃亡的一群。海神並未略施憐恤,卻努力掀動巨浪擊敲船舷,頻頻邀請我等,催速移駕龍宮赴宴。

 

忽地經暴風雨沐沿後星月齊現,且份外明朗。照耀這班殘喘待救可憐人,或特意給予撫慰,並好意為我等領航。靜寂中有人忽高叫,哎!今晚是中秋呀!又一位走近船邊,聲若瘋狂地高興呼叫,快來看那不遠處串串燈火,定是馬來西亞的海岸。於是全部都瘋狂般,全部擁往觀看,幸虧並未把船傾覆。嘴饞者皆以為及時登岸,將有月餅解決饑腸,有人跪下頻頻叩首膜拜,也有人低聲祈禱,謝謝諸神沒遺棄苦難的一群,對越航越清晰的燈光展顏,這將是一生中最美麗最受人們歡迎的燈光。一道强光讓人難以張目,原來是由遠漸近飄揚馬國旗幟的護航艦;全船爆出如雷般掌聲,彼此歡笑相擁,互慶終於戰勝怒海,可以平安上岸了。

 

上天跟我們這群可憐人開玩笑,樂極終於變成沮喪,我們是被拒絕登岸,這一艘海軍裝備機槍,對準我們,用擴音器廣播,未許跨進海域,要把我們的殘舊鐵船驅逐,讓趕至公海他們才回航。那滿天繁星作弄地不停閃爍,月華偏愛把圓臉擴大,惡意剔亮正在發哮的怒海,點綴起萬千星光,讓清楚瞧瞧四處埋伏的危機,彷彿嘲譏將是前路渺渺茫茫。我等由希望至失望,人人加倍悲憤,始料未及中秋節是如斯悽慘,不禁仰問長空,何其忍心對待我等,那年的中秋深深烙印腦中,比一切都刻骨銘記在心,永生永世難忘。

 

    總算是雲散月現,我們能吃苦耐勞一群,在人間樂土的新鄉墨爾本重建幸福家園,正欲享受安閒的暮境,又再讓經歷一次驚慌,適逢中秋疫情裡,重新翻動早已塵封的怒海中秋夜,仰首觀明月,暗暗祈求新冠疫情早日消滅,使心內感恩,仍能讓我對明月懷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於解除封城第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