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散浮生 2021.7.22墨爾本封城期   

 

        這是個讓人們恐懼的世界,每天感染新冠肺炎疫症的數字,成了大家共同的焦點,竟操縱日常生活喜憂,不知何時「明天會更好」成了暫緩我忐忑心境的良藥。

        昔年常常活在織夢裡,羨慕古代詩人墨客,喜淡泊名利人生,愛與山水結緣;謝絕世俗的煩瑣和紛擾,寧清茶素餐,日夕遨遊於大自然中。我竟仿若傻子般,痴人作夢,立志將來定要訪遍中國的名山秀水。

        自二零二零年新冠肺炎橫行至今,墨爾本已經前後歷經五次封城,停頓所有正常生活與社團活動,和一般不需要的商業經營。車道上人跡稀疏,靜寂長街僅兩旁不懂愁煩楓樹,仍隨風舞動尚餘枝葉外,似是黑夜裡的幽靈搖擺,配合其餘花草呻吟交響之音,叫得像恐怖片的世界。偶然的車輪聲特別誇張,把我沉睡已久的回憶喚醒。 

        猶記退休後終於能結束繁雜工作,數十年用勞力賺取一套老舊平房,一輛小轎車,難抑感到自豪和滿足。回想磨盡青春的成果,也無怨無悔。孩子學成立業,終能立足於社會;當年我倆忙於謀生討活,未能抽空教導和照顧孩子,尚幸沒誤進途,皆循正途邁進,感恩和足慰平生了。

        自我思量,讓有限人生能輕輕鬆鬆,卻偏偏遇上這世紀大災難。在彷彿被圈禁環境裡,欲探視孫兒也被禁制,成了往來兩難。欲像以前寄情於文章,藉作品字裡行間,可抒發抑結的情懷。但文思若忽然乾涸,再難覓泉源;又好像慘逢萬年冰封,敲尋不出點點靈感。

        想放棄總是不捨,使無端加添惆悵。要重新操曲,讓廁身故事內才子佳人的情意綿綿中,幻想暮境再重返少女戀愛織夢期,自我陶醉一番。奈何當試展喉嚨拉腔時,頓感氣短歌長了。莫提效法古代文人,遍遊名山古蹟,怕已感力不從心,舉步艱難;可笑是連出門時,也佩備全副戎裝。

        謹遵先父教誨,常抱待人以誠,寧人負我。但我畢竟是凡人,或因年老氣盛,胸襟變狹窄了,間或也會忍受不下,且素性較爽直,常因坦言惹禍,而錯失好友知音。總之,彼此相處是門深奧的學問,相信窮這一生只略領會皮毛吧!

        很久很久以前,計劃晚年遠離城市,遁隱山野,免卻是非紛擾,避開俗世的煩惱,瀟瀟洒洒與大自然為伍,是說易行難也。對遙隔的兒女,臨晚境的我,繫念更繁密。得新科技所賜,整日低頭玩手機,疏遠不了和好友們聯絡。因雙親辭世後,對親人更珍惜。尤其今年三月底,我幸運地從手術台醒轉,對塵世加倍留戀;一切一切都猶若被千絲萬縷,緊緊地綑綁著。過往如詩若夢的所謂志趣,儘讓隨流水消逝了。

        封城時期孤寂的生活,讓漸漸陷入迷糊懶散,把心境催進冬眠中,終日思考在「聚」與「散」兩個世界堙A徘徊不安,人也無情無緒的消瘦。困擾頗長的庸人自擾,終於解開愁結釋放心懷;日趨平復地重新敲打電腦鍵盤,寄情方塊文章裡。明白在這災禍頻繁的人生,除瀟洒面對外,也沒他法了。千萬別像我自尋煩惱,日夕浪費寶貴時光,請謹記那句老話「一寸光陰一寸金」。朋友呀!千金萬銀也絕難挽回逝去的歲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