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 坤 湖   2020.8.2

 

它驚醒了我的骨頭。

當我飲下這啟蒙思想的湖水,也變成了一滴水或者說我是湖水的一部分。我聽見自己,從靈魂到肉體都發出了哢嚓聲。

世界寂然,穿過寂靜的漩渦我的頭頂是另一片寂靜的天穹。我退回到明代,坐在美麗豐饒的湖畔於豫東平原,它以聖人的名義命名。悲憫掀起了透明的水泡泡。

夢是湖水。

我向裡跳。

夢將我消融的那一刻。

我對一株草充滿了憎惡,我說的是毒草,它並不生出花兒和蜂蝶。葉子新綠,如同人類最薄的刀片劃拉著大儒呂夫子的心,這種細微的凌遲主宰他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