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落日

 

 

 

 

遠天濃烈炫耀的色彩

梵谷在畫布上傾倒了

最令人動魄心驚的顏料

金黃褚紅艷麗交纏

在海盡頭翻滾

留戀著人世間種種情愛

以不捨之心依依回眸

總無法忘懷

天地摟抱的一片青翠

更想在冰涼的海水

裸浴沖洗熾熱的容貌

漸漸回復本來面目

雲團舞起千萬種姿影

總想盡最後的努力

挽住即將沉下去的紅球

無風無浪無波無濤也無聲

岸上高舉相機的遊人

苦苦對焦妄想捕捉

那輪燃燒的烈火最後一抹

悽愴及孤獨形象

 

越來越漲大的那片紅霞

在海水的衝擊中

相擁著把那個火勢凶猛的圓球

拼命的往下推動

一點一點的挪移著

紅紅的夕陽垂首低眉

無奈在嘆息聲中

滾了下去

汪洋驟然變臉

把一串血色反影在

遠遠近近的空間和海面

天烏著的黑黑的臉頰

彷彿笑對世間的痴人

風拂過歸鳥掠過

夜色就佈下了一層網

摟著妻   我倆踏著岸邊石級

還不忍的射出如電目光

要在沉下去的天涯處

苦苦想念著那輪生命的火球

! 天居然一下子就完全墨黑了

 

後記: 三月中在沙巴州阿庇市之旅,每日黃昏皆與婉冰在渡假村海岸觀落日,讓那份天地的至美感染心靈。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仲秋於墨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