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族館系列

之一◎石頭魚

 

居然是在印度洋沿岸

從宏偉的柏斯水族館內

深入海洋堳p玻璃建築物

觀賞水族世界繽紛生態

 

眾魚們穿梭往返窮忙著

大小魚群七彩鮮艷游盪

宣傳單張說有一萬二千魚類

對水族無知如我豈能不驚訝

 

再怪也怪不過那堆凹凸石頭

不動如山靜止堆疊擠壓相偎

偶有小魚漫游經過石堆

不意石頭竟然張嘴生吞魚兒

 

呵呵萬分不可思議的魚種

偽裝石頭像足石頭再三細觀

仍然是一塊塊奇形的小石頭

這些活石頭原來是石頭魚啊

 

後誌:十一月九日與內子婉冰到西澳首府柏斯市觀光一週,十三日與三兒明哲夫婦及兩歲孫女英子共遊水族館,對海底世界眾多魚類品種驚訝之餘,有詩。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生朝於季春墨爾本

 

之二◎獅子魚

 

本以為獅子必然大開口

郤是小嘴張合蠕動

靈活的眼珠子四周窺視

逃避迎面衝至覓食的大魚

 

斑紋黑白相配耀眼

刺蝟似的外表彷若萬獸之王

難怪水族專家送上獅子稱號

 

美麗誘惑的長相竟然暗藏了

讓老饕致命的劇毒殺傷力

 

垂涎天下美色者千萬節制

勿貪戀一切不該有的慾望

以免慾火焚身或食指蠢動

 

被殺而死時仍不明白

竟是享用獅子魚的報應

至美引誘無非都是陷阱

獅子魚原是水族群的恐怖份子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廿九日於墨爾本

 

 

之三◎老妻魚

 

居然擁有了那麼親切的名字

 

趕緊左右觀望細細欣賞

前後小心對照再三窺視

 

總難尋覓幾分老妻風姿

什麼徐娘半老風韻猶存

貌不驚人的縮在珊瑚礁前

 

深心不憤的要找出老夫魚

想不通專家們的靈感從何來

為水族們命名也該有個譜

身旁老妻嘲笑似的望著她的魚

 

說來好笑呢那隻老妻魚

竟然動也不動的任由我評頭品鰭

難道老了就可倚老賣老

老氣橫秋的偶而轉著魚目藐視

再如何媚笑也難讓我心跳加快

 

總算有機會見證了

老妻的另類姿容

老妻究竟是魚是妻

也許前世是妻

今生變成了魚

難保身旁的老妻就是美人魚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廿九日於墨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