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園無此聲   

 

輕輕從四面八方吹拂

陣涼意透徹心扉

加添了無名的愁緒

花只能在夢中尋覓

室寒冷在空氣中形成

有說不盡的思念

 

噪的鳥群在草坡上爭食

屑麵包從我掌中撒落

音總難聽聞

堭`記掛著那口老井

境每每顯現童稚零散片段

如歸去的呼喚出自

群結隊的鳥嘴吱喳吐露

 

鄉祖屋早已破落

圃荒蕪野草生

墓可掃的異鄉人

刻唯有將思親之心放在

聲低吟納蘭性德的詩句

 

 

後誌: 讀清朝才子納蘭性德的「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藉後半段隱題成詩。

多年前尋根,回到福建同安古厝,那座大祖屋庭前的老井早乾涸,稚年時玩耍的記憶已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