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白頭偕老

 

心水與婉冰伉儷切金婚蛋糕

翁瑛敏處長頒發散文獎獎狀予心水先生

 

   去年初春晨起散步時、與老伴邊走邊閒聊,偶然的話題竟然細算起彼此牽手竟已近半世紀啦。對於轉眼將至的金婚,本來沒想到要舉辦任何儀式慶祝;無非感嘆著時光飛遁,不知不覺中已兒孫滿堂。殊堪告慰的是後輩們都很長進,至少全是國家的好國民,奉公守法而又克盡個人本份。

            由於地球村的形成,兒孫們不能都在同一國家定居而深感無奈。某日與幼兒明仁一家共用晚餐,他無意中知悉了今年是雙親結婚五十週年;很開心的說要為我們舉辦餐會廣宴親友,大事慶祝一番。

事業略有小成的明仁,心存孝念懂得回報父母養育之恩,自然令我們老懷高興;去年父親節前、他夫妻一起到車行選購歐洲名車贈送老父,頗令我喜出望外,子孝媳賢實在是家山之福啊。此次由他向兄姐們透露,準備為父母籌備金婚慶典。

    愚夫婦同是作家、想起最好的慶祝辦法,不如每人一部著作呈獻與親友及華文文壇,用「別開生面」的新書發佈會作為金婚慶祝禮,該是雅事也。同時、反對了兒子要大宴親朋的方法,不能因為個人的私事,而讓大家破費。

            幾經商談、最後父子達成共識,改以茶會招待,聲明不收賀儀及禮物;只要前來共渡一個歡愉的週末,已是最好的祝福了。而且、同日舉辦的新書發佈會、喜歡閱讀的友好們、花費購買愚夫婦著作,支持弘揚中華文化,亦是一份厚禮了。

            生活在世界最適宜居住的人間天堂墨爾本,市民們健康長壽不在話下;只要男女婚姻維持良好,因此、慶祝金婚或鑽石婚的夫妻多的是。但是雙方同時出版著作、共辦發佈會的慶祝形式,可真是獨特形式呢。畢竟、同為作家的夫妻並不多,縱然有也要加上早婚、雙方都長壽等因素。

            內子婉冰決定將歷年發表過的散文,挑選出重修、收錄結集成書;以「舒卷覓餘情」定書名呈獻與讀者。我本來要出版以「醉詩」為筆名所撰作的雜文,編輯好後再思量,文集篇章中有不少評論事時、社會及僑團百態,難免開罪於人。用以慶祝金婚比較不妥,最後才改用首部長篇小說沉城驚夢、再版發行;雖非新作,卻也重新修正了初版時的錯漏。況且、此書能再版,讓臺灣的讀者們有機會了解當年發生在南越淪陷後的那段歷史,也算是一舉兩得呢。

            日前、知道我們將即慶祝金婚喜訊的玉湖二弟,從瑞士傳來了他的祝賀對聯:

   「並首五旬苦樂互持,紅顔添白髪,仍舊不離不棄。

    同舟半百情深共勉,老伴呈龍鍾,依然無怨無尤。」

橫批就用「白頭偕老」四字。這是我們最先收到的賀聯,實在感謝二弟提前對兄嫂的祝福。

       每當參加婚禮,最常聽到的賀詞是這句「白頭偕老」;半世紀前、我們締結良緣時、這句話聲聲入耳,以為是一句通俗的祝福。年青時也不曾深思,與新娘子踏上紅地毯,一起牽手面對苦與樂、禍福與共,果真能到「白頭」的歲月嗎?

           

在金婚慶祝茶會上、我發表的感言,鄭重說明、男人若娶到一位好太太,是將會影響四代人。首先是父母有了定省晨昏好媳婦、然後自己擁有賢內助,再來是兒女們有位好慈母,然後孫兒女們有個慈祥的奶奶與外婆。

   婉冰知書識禮、性格溫柔、賢良淑德、事親至孝。大智若愚,不但喜好粵劇曲藝、且曾粉墨登台演出粵劇折子戲。為了勝任慈母、從遠庖廚的富家小姐、婚後搖身變為能烹飪中、越菜餚的廚娘。二十餘年前、又為了陪我到處參加文學會議,兒女成長後學習操觚而成為作家,真正落實了「夫唱婦隨」的好姻緣。

   內子無愧於我黃家四代人,實在是老朽好福氣、才能讓我獲此賢慧淑女為妻啊。昨天在金婚慶典日、老朽在台上當著近二百位親友及眾兒孫們,向賢妻婉冰三鞠躬致謝,以示感恩之心。一謝她任勞任怨服侍我生活起居半世紀、並寬宏大量包容我所犯的大小過錯。二謝她對公婆生前的孝順。三謝為我黃家含辛茹苦的養育了五位好兒女。

    退休後、為免老妻過於操勞,清晨由我負責料理營養早餐,等她離床後便能到飯桌享用;晚餐仍由她掌廚,往往要她三催四請我才肯關閉電腦離開書房。家務我一概不管,除了前後庭園蒔花弄草是我的工作,外加是她全職司機。如此也算公平分工啦。

悠悠流轉的五十年光蔭,人生再漫長,也極難會有兩個五十年喲!夫妻能牽手半世紀,不離不棄,已算得上是「白頭偕老」啦!愚夫婦慶祝金婚茶會時、感恩所有撥冗蒞臨祝賀及購買拙作與婉冰新書的親友們、僑領們。謝謝大家捧場,謝謝大家厚愛,感恩再感恩。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於墨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