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群鳥相邀

 

    回想當年在德國北部小城Westerstede ,守孝幽居、讀書焚香,追思父子情緣;面對先父遺照,往往悵然迷惘,不能抑制悲痛。

    鳥聲適時啼喚,啁啾盈耳,彷彿對我撫慰,又如向我相邀。不禁啟門遁音尋覓這群小精靈。戶外春風微拂,街道上人車俱渺,映眼僅一片青葱翠綠的草坪,與庭園花卉正互相爭艷。單門獨戶棟棟紅瓦白壁,均被木欄內的花樹圍繞,幾乎掩蓋。藍天雲朵輕移,讓仲夏陽光溫柔地洒下來,天地寂靜明朗。在路上漫步的我輕輕移動,深恐跫音混染了這塊安寧的綠野桃園。

    偶然眼前掠過的小鳥吱喳低唱,未辨其色及觀其顏竟已隱入枝椏葉影裡。但鳥歌仍此起彼落地酬唱耳際,遠遠近近一聲聲清脆迴應着。

    沿途觀賞德國的民居花園,其庭院皆以杜鵑花栽成圍欄,高約一公尺。應季節的杜鵑花纍纍擠迫,正爭相競放。顏色有純白、淺紅、淡黃、紫藍等等,向微風吐送清淡幽幽花香,處處充滿詩意。如斯美景,不免久久駐足忘返,有股衝動欲叩門,向深居室內主人翁表達我這異鄉客的讚賞。

    驟然傳來水聲,左邊涓涓淺溪,小道草坡垂柳,坡上依稀寒煙翠。踏上木橋,清淺流水難覓魚踪;鳥歌忽如暴雨般向我淋潑,散佈綠波中的黑點,原來儘是鳥群。或躍或跳、忽上又下走走停停的飛來飛去,為了爭奪裹腹之糧。鳥駡鳥吼鳥叫鳥鳴,匯成大自然交響曲,我如善解鳥語的公冶長先生,徘徊忘返陶醉於這片天籟中。

涉足草地,穿過那片綠油油的濕草,烏鴉、班鳩、麻雀、畫眉、黃鶯等等,數不清的一群,竟在我身前飛舞跳躍,像視我為同類,毫不陌生且沒半分驚恐。這時、我心中寧靜安詳,細想我等同是塵世間眾生,又何必相懼。憶起讀過「列子、黃帝篇」

,記述海邊有位喜歡海鷗的人,每日與數百海鷗相處,仿如友朋般。一日、其父親要他捕捉數隻回來供玩,從此、任如何招喚,海鷗也未敢低飛,對他像要避躲仇敵般了

,因為他心中已生雜念,不復如昔安詳。

    天天定時散步,像應群花百鳥之約,真有置身天堂感嘆。二弟住家的街名,德文謂Rhododendron  Str ,中譯 是: 杜鵑花道。原來此小城每兩年都會舉辦盛大的杜鵑花展覽,引來歐洲各國的遊客,真是名聞遐邇。古人響往的 桃花源和佛教徒尋覓的人間淨土,或者 西方極樂世界原來就在眼前。

    至此總算是明白何故二弟如斯留戀這德國北方小鎮,不願他遷了;每日繚繞耳際皆是眾鳥妙音,放眼色彩繽紛杜鵑花招展,周圍花香流動誘人,廁身仙鄉不過如此。恍惚間忽聆鳥鳴啁啾、盈耳鶯聲婉約,便匆匆披衣趕赴百鳥之約啦!

    出到戶外,始驟然驚醒,原來不是在歐洲杜鵑花城,而是人在墨爾本,真若南柯夢境喲!

                

                            二零一五年元月十六日於墨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