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大夫第門前古井

   

    我稚齡四歲時與才兩歲的二弟玉湖,隨著雙親從出生地越南巴川省回歸福建故鄉;當時只懂得講潮州話的我,被鄉里童伴們視為番仔,成了他們嘲笑對象。在住下來的兩年裏、我終於完全掌握了閩南鄉音,再變回道地的福建人了。

    由於先父是南洋海歸的資產階級,在中國即將全部飄揚五星紅旗的初期、匆匆攜帶妻兒再次拋鄉棄國,重返南越。鄉情濃厚的父母,閒談中經常對我兄弟描述福建新墟農村古宅大路的家園。每說起唐山,雙親在濃濃鄉愁中、總有談不完的話題。其實我們早已不復記憶,只能從父母侃侃而談中、得悉那棟名聞遐邇的大夫第古色古香的四合院。

    大夫第正門前有一個古井,古井斜對著廣場,夏天晚飯後、各房親人的童伴們都會在空地上嬉戲。尤其是繞著古井奔跑,幸好那口圓井的高度有一公尺左右,我們才不會發生墜井的意外。

    先曾祖黃公留下七房兒孫,我們家是第五房,也是唯一移居海外的家族;第二房的繼承者奕獻堂弟去歲末已離世,他的兒孫們早已遷往同安區定居。第七房的黃加自叔父高齡已近九十,其長孫女舒婷遠嫁瑞士,兒媳移民墨爾本,總算多了一房後裔到海外開枝散葉。如今尚有第六房親人在守著那棟破落的大夫第。

    先母當年從南越返鄉後不久,大半年時光身染疾病幾至無法料理家務,先父安頓我們後又隻身返南越謀生。幸得七房的紅花嬸母(也就是重振家聲的新墟名人黃添福的母親。)不辭辛苦每日照顧我倆兄弟,在古井邊為我兄弟洗滌衣服、煮飯燒菜及代做家務的操勞,其大恩德令先父母終身難忘。每每憶及家鄉往事時,都必定再次對我兄弟提起。

    亦由於這份恩情、當中國改革開放後,先父回鄉探親,返歐洲後將添福弟地址告知,我倆堂兄弟就開始了魚雁往返。極其遺憾的是天不假年、重視親情的紅花嬸嬸竟已辭世,令我回鄉尋根時已無緣向這位恩人長輩叩謝。

    每次回鄉,前往探望加自叔父時,徘徊在大夫第古厝前;面對那口古井,心中總不勝唏噓,遙念一甲子多以前那段無復記憶童稚生活。念及那位紅花嬸嬸蹲在古井邊、為我兄弟浣洗衣服的辛勞,大恩又無以為報,心中真個感慨萬千。每回相見、加自叔父敦厚的大手握緊我,總是說:「要常回來喲

五年前再回鄉時、凝視那口古井,返澳後撰了一首題為「古井」的詩作如下:  

 

  水色土黃混濁,那張倒影

是流浪了一甲子的容顔

徘徊破敗斑駁的井旁

聽聞慈親浣洗搗衣時的言笑

 

我頑皮的正和童伴嬉鬧

倦極催眠,醒時夢已老

回鄉時,笑呵呵的歲月

讓冷寂的祖厝,和那口

漸漸衰老的古井

訴說我走後六十餘年的風霜

 

井邊陳迹已渺

冷風、夕照、孤影

我細細追覓,宛若雲端

母親呼喚的聲音

和我童稚啼哭吵叫

遙遙傳至,如真似幻

 

深深凝望井底,濁水影滅

古井依依相送

祖厝庭前父老鄉親揮手

遊子含淚再走天涯

 

(後記 : 家鄉祖厝大夫第門前古井、藏我童年歡笑,返鄉尋根、井在人事非,徘徊憑弔有感。二千年元月十九日撰於墨爾本。)

   

    得讓讀者們了解,座落福建省翔安區新墟古宅大路、那棟百餘年「大夫第」四合院的緣起如下:

    清朝末期、先曾祖父黃公希鱉,隻身前往安南華埠堤岸市創業,先後經營穀米、蔗糖、布料貿易和魚乾等多類,未多久遂成為當地有名的富翁。並獲得法國殖民政府頒授法屬第一大商家匾額的殊榮,還被清朝官府冊封為大夫官銜。

    先曾祖父黃公榮歸故里,回鄉建築了一棟千餘平方公尺的大四合院;這座典雅寧靜庭院是古色古香的三落雙邊厝建築物,總共擁有三十九間住房,四合院用先曾祖父官銜命名為大夫第。 至今門楣上還保存著「大夫第」這三個鎏金牌匾,在閩南泉州同安區貧困農村中,成為百餘年來新墟鎮的一則眾人皆知的傳奇。

    為了祖厝這則美麗傳奇能讓海外更多讀者知曉,於是獲得黃添福堂弟的支持贊助,終於順利籌組了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廈門采風團。在四月十三日由名譽團長黃添福董事長帶領下,來自四大洲六個國家十三個地區的十六位資深華文作家們,不遠萬里奔波蒞臨閩南翔安區農村。先參觀了重振家聲後、黃添福在大夫第四合院附近新建起的歐式巍峨豪宅福園,文友們置身其中莫不被這座德國式三層豪華巨宅所震撼。

    再移步至幾近破落的大夫第四合院,仍在故居住宿的六房宗姐親切迎接我們;來自德國的倪娜文友和幾位作家,陪我找到童年的睡房,房內堆滿雜物,倪娜不斷按快門,拍了不少張相片,笑說那是一位海外華文作家稚齡期的住所,值得介紹呢。

    三進的老宅真個是庭園深深,迴旋走廊頗多;若非六房那位宗姐引領,在三十九間房子裏、還真不易尋覓到我住過的睡房啊。後進大堂正中央、神壇上供奉著黃家歷代祖先的牌位,我趕緊立正、恭敬虔誠地向先曾祖父母及祖輩先人們行三鞠躬禮。

    步出戶外、璀璨陽光照射,瞧向那口古井,彷彿聆聞歲月呵呵笑聲、真有隔世之慨嘆呢!井在人事非,再揮手真不知這一別,又將是何年何月才會再來?行返福園、向蒼蒼白髮的加自叔叔告辭,老人伸手緊緊相握,力透我掌心,感受到叔叔不捨的依依離情。

    坐上添福弟那輛勞斯來斯名貴房車,回望雖已破落的大夫第,陪襯其旁卻是那棟巍峨屹立的歐式豪宅福園,黃府家聲早已名揚海內外,先曾祖父黃希鱉公有知,必定含笑九泉了。

 

              二零一五年四月廿九日於墨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