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星雲大師富甲天下         

貧僧有話要說讀後

         

    分佈全球成千上萬的佛光人、以及世界各地的佛弟子們,社會大眾和中外傳媒,對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高僧都稱做星雲大師,以有別於對佛門普通出家人、和尚與法師的尊稱。

      當我靜心聆聽完貧僧有話要說全書四十說後,這位被世人尊重的當代大和尚、其實還是一位披著袈裟的大哲學家、是現世最多產的偉大作家和大詩人。是我這位小作家、小詩人的老師,我個人會尊稱老師為《星雲大作家》!

    星雲大作家生平創作了兩千餘萬字的三百多部著作、包括詩歌人間厚達590頁的詩歌集,著作所得幾千萬元稿費全捐給基金會做慈善事業;星雲作品的質與量、在中華佛學史與文學史上,可說無出其右者。瑞典每年度頒發的諾貝爾文學獎,諾貝爾和平獎,早該頒發給星雲大作家了。甚至還要頒贈一個史無前例的「偉大宗教家」名銜給星雲大師。

    要了解星雲大作家生平、要知道佛光山的歷史,只要靜下心聆聽貧僧有話

要說的四十說,都會雲開霧散一清二楚了然於心。

      去年四月、我應邀帶領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十六位各國作家到臺灣采風,規劃七天行程中,我特別要求邀請機構:《財團法人海華文教基金會》安排采風團到高雄佛光山,目的是讓作家文友們有機會同沾法喜。本來采風團只是和每天幾萬位來自世界各地觀光客一樣,隨緣隨意拍照觀賞。

      沒想到作家采風團竟然榮獲佛光山總當家慧傳法師、在百忙中接見並招待午宴,賓主傾談後,更蒙大當家餽贈每人一冊星雲大師:「詩歌人間」,人人如獲至寶歡喜無比。難怪佛光山也被星雲大師建議可以又稱為「歡喜山」呢(80)。當然要感恩澳洲佛光山法師們,知悉老朽要帶作家們去高雄,事先通報我們才會有此厚待及因緣。

      大當家慧傳法師與我們合照後、再由一位法師帶領采風團參觀佛陀紀念館;文友們漫步閒聊、或談笑或讚嘆或攝影或錄影、及至雄偉的108米銅佛前,莫不虔誠恭敬對著佛菩薩合十、鞠躬叩拜,佛光普照下,人人心情開朗,完全被這座宏偉莊嚴的紀念館所震攝。

    佛光山道場以及六年前才落成的佛陀紀念館,是全球佛光山幾百個道場中最宏偉最令人敬仰的地方,也已成為佛教道場的觀光勝地。如今每天都要接待幾萬來客,要動用幾百位義工、職工當導遊、解說及服務。最不可思議的是朝拜佛光山景點、是不收門票也不收停車費?

      理由是這座臺灣南部最好的景點,是千家寺院百萬人士共同建成的,大作家星雲一生「以空為樂」的生活,感召了無數徒眾及善信們,人人均樂於施捨成就佛光山。

      星雲大作家是一位「不好積聚、不好私蓄,有什麼都是和人分享。」(49)的高僧,「能捨即捨,憂他人不愁己」(50)

      佛陀紀念館開放後,除了成為有名朝拜景點外,尚且是經常舉辦書展的地方,為了吸引書商,佛光山還送十萬新臺幣給每個參展的出版社呢。目的是弘文化傳知識。並經常主辦各類免收入門費的演出、如明華園的歌仔戲,四川的變臉,泉州布袋戲、浙江的婺劇團等(54)

      四十八座地宮也建在佛陀紀念館內,每座地宮收藏了一兩千件文物,當今的文物留待將來的子孫們做見證與研究。可真是華廈文化的大寶藏啊。

      單單這四十八座地宮內所收藏的近十萬件文物,任何一件都是無價寶,星雲可說是當代華文作家群體中最有錢的大作家,因而說拙文題目:星雲大師富甲天下,一點也不誇張。有錢人都唯恐世人知道其財富有多少?奇怪的是星雲大作家卻光明磊落,一一說出來。唯恐天下人不知道?當細心聆聽完大師坦誠傾談後,自然明白,這些文物、金銀、稿費、幾百座道場、通通都不是星雲私人所有。

      星雲大作家的富有是每日沾滿法喜,佛光山是名符其實的歡喜山,因此、大作家說:「享受歡喜、享受奉獻,才是無限的受用。」(57)

      貧僧其實不貧喲,星雲大作家在第四十說:真誠的告白--我最後的囑咐中說:「人生應該任性逍遙,隨緣自在,能夠與道相應,與法相契,就是最富有的人生。」(578)

      星雲大作家一生奉行:「以退為進,以眾為樂,以無為有,以空為樂」的人生觀。(579),擁有這種精神財富,才稱得上「富甲天下」啊。

      講到此、時間也快到了、請容許老朽再做一次文抄公,恭錄 

大師在四十說最後要說的話:

「心懷度眾慈悲願,身似法海不繫舟;

問我一生何所求,平安幸福照五洲。」

 

              二零一五年耶誕節於墨爾本無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