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7.6修訂

 

      梅秀雅乳名叫梅花、所以喜歡梅花。家居前後園特意栽種幾顆梅樹,往往等不到春天,在苦寒的深冬奡N怒放了。她總痴痴的對著粉紅色的花朵默禱,賜她幸福如意。

    移民前的丈夫,不思長進受不起新鄉賭場的誘惑幾乎將家財敗光略懂世事的幾個兒女,見到父母天天爭吵,家無寧日。最終忍無可忍半迫著母親離開那個賭鬼,梅花含淚在律師樓簽了離婚書。家回復清靜,可也少了應有的生氣。

    風韻猶存的秀雅,天生麗擁有令人羨慕的姿色;恢復單身後,鮮少言笑,尤其對於異性,內心總有股抗拒力量。一朝被蛇咬、見到草繩都遠遠的避開。      

無意聽到一個傳說,要梅開二度;能摺千隻紙鴛鴦,好姻緣就會到來。為了排遣寂寞,梅花開始摺鴛鴦了。初始很慢、一隻要半小時才能完成;反正是打發時間,心中也將信將疑?覺得好玩、空時就手癢癢的摺起來。

當年移民新鄉,為了生計打拼沒機會學好英語,在圖書館的社區訊息發現了免費英語班課程。為了充實自己,於是報名就讀。

入學測試,被安排為中級,她也不知竟能有此程度?學校在市區的移民教育中心。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十餘人,地道的澳洲老師,那口澳式口音真讓同學們嘆為觀止。

後排唯一的亞裔在第二週主動和她傾談,初始彼此用破碎的英文構通;總算知道了都會講粵語,這位看似半百的男人風度極佳,凝視她時專注的眼神竟讓她沉寂已久的芳心跳動。

「我叫子如玉,英文名佐治(George)、澳門來的,妳呢?」

梅花忍著笑,一個大男人竟然叫如玉?她靦腆的輕聲回應:「我是梅雅秀,越南來的。」

那天回家,她飯後又開始摺紙,空曠的大睡房到處是一堆堆紙鴛鴦;原來不知不覺已摺了很多。每堆一百隻,點數後才知已有九堆了。如玉那張輪廓清晰的臉龐偶而飄過,也許是那好笑的姓名吧?他居然鄭重更正是複姓「子如」(),單名只是一個「玉」字。

竟然期待每星期那三天的英語課?梅花發覺只要放學,佐治總故意放慢腳步等她。兩人就用鄉音閒聊,彷彿他鄉遇故知般,漸漸的就有彼此交心的情誼了。

紙鴛鴦越摺越慢,在摺疊的過程中佐治的風趣談吐經常繞耳;梅花也不自覺的展顏,如那幾顆深冬滿樹枯萎的梅樹急不及待的爆出花蕊。

傳說摺成千隻紙鴛鴦後,若獨身女人仍遇不到意中人;就要將紙鴛鴦盡焚,然後落髮出家或吞安眠藥解脫?不然,將會給家人帶來惡運。

佐治相告是太太難忍他到處留情前年下堂求去後一氣下隻身到新鄉發展。真耶假耶?她一笑置之。那天放學後課室無人獨對時他出奇不意將她擁入懷,情難自禁呢喃著甜言蜜語。梅花閉起眼睛,時光倒流般宛若初戀少女情懷,羞澀的被他深吻被他愛被他憐被他惜。

跳動的心讓她醉在愛河的熱烈焚身中,腦中浮起幾句歌詞「愛不必永遠,我倆但求享有……

「謝謝妳梅花、我已經多年不知接吻的滋味了……」他痴到能讓她心碎的眼眸,真誠而坦白,彷彿今生就是等待這次的相吻而來。

回家無意瞧見臥室那十堆紙鴛鴦,居然已摺了千隻啦!果然靈驗呢,不必焚化不必出家,幸福終歸來臨了。看來再沐春風享受家庭之樂是可能了。

編織著無數美夢,只等重作馮婦;梅花整日笑逐顏開,愛情的滋潤對於女人實在太重要了。

她知道,那天若非在課室,她終會被他的熱情融化;過後在電話中她動情說只要他喜歡,要對她怎樣都可以。

被吻後的第二週,佐治沒有再上課,猶若人間蒸發;電話也關機,梅花失魂落魄。幾週後、手機終於傳來了短訊謝謝妳賜的吻、我很開心。已再入住醫院,將和妳永別了」

不知過了多久,再難見到笑容的梅花,每晚又開始了摺紙鴛鴦……

 

 

(:混元禪師發行的「中華道統血脈延年」萬家姓氏中,「子如」排行30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