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 購 新 娘

 

          古野地身材適中,臉龐常年掛著近視鏡,未言先笑,給人虛偽印象;他其實是複姓古野,(萬家姓排在1039)單名地字。不知內情的人都以古先生稱之,他更正多次,後來也不再執著,任由他人變更其名呼之「野地」,也微笑頷首。

            許是童年有過不愉快記憶,在社交圈中對女性敬而遠之;已過而立之年尚未結婚,成了單身貴族。性情卻越來越古怪,知者皆想為其作紅娘,其怪無非因為過度壓抑所至。

            在汽車廠倉庫上班,未婚女同事不論華人或洋妞,莫不對他眉來眼去,可他的笑容一視同仁。明明笑意盈盈,剎那卻如寒霜,指令亂下,使職工無所適從。因而背地堻ㄖ嚘棖o個主管「玩野」,也有惡意者叫他「姑爺仔」;「古野」和「姑爺」是粵語諧音,而姑爺仔則是專為妓女牽線的所謂「龜公」也!

            在朋友圈內,玩野甚不得人緣,傳說他性喜搞內鬥;東家長西家短的搬弄流言,且總是忘恩負義,對有恩於他的友人,一旦沒了利用價值,也就列為鬥爭對象。

            那天上班,在倉庫電腦內整理完了存貨檔案後,玩野無意中在入侵的網頁讀到一則郵購新娘的廣告。介紹了各式各樣的美嬌娘,入得廚房上得大床,百依百順;定時為丈夫按摩、打掃庭園、做家務,任勞任怨,而最重要的是可免去結婚時的繁文縟節,禮金只要兩萬美元。

            玩野掛著那張虛假笑臉,心動的將郵購新娘資料和相親地址抄下;翌日按回郵址約下了相親時間。一向對女人有抗拒的古野地,要暗中找個美嬌娘成親;婚姻大事,竟悄悄進行,親朋友好都被在鼓

            一切順利如意,古野地將二萬元的支票寄出後;上班時、那張笑臉如剛旋開的杜鵑花,同事們如何也猜不出這位怪主管又在搞啥花招?

            自從郵購新娘來到他家後,古野地仿若變了另一人似的;上班忍不住吹吹口哨,本來的假笑有了真情意,令同事們百思難解,又不敢查問。

            向來他都在工廠餐廳買三文治當午餐,如今竟天天帶午餐便當;在倉庫內和眾同事一起用餐心情極愉快的樣子那天悄悄的對副手老陳講,他已有妻子,所以人生已無憾了。

            「喂!玩野幾時結婚啊?」

            「他又沒講,也沒請我們參加他的婚禮?」老陳回應說。

    「也不知這次玩野在玩那門把戲?」

            同事們議論紛紛,古野地聽到了,還是笑臉迎人,不置可否,也不解答。

有了嬌妻,生活起居有個照應,連午餐飯盒也備好了;難怪最近他鮮少對工人找碴子,原來不再形孤影單。尤其性壓抑早被郵購新娘解放了,他的良好改變是同事們有目共睹的事實。

            美國東部在感恩節前忽然狂風大作,惡雨纏綿,甚多區域因為狂風至使電流中斷。那晚、玩野因為放長假,餐酒喝多了,所謂飽暖思淫慾,摟著新娘子妮可狂歡。豈知樂極生悲,忽然停電,被妮可緊緊挾著命根子,無法抽出;黑暗中在床頭摸到手機,打救急電話。

            醫院救護車趕到,撞門而入,七手八腳將這對緊緊擁抱的男女抬進救護車內,飛馳而去。

            節日後再上班,古野地那慣性的虛假笑臉又掛上,沒再帶午餐盒,絕口不提他的新娘子。怪脾氣又如從前,同事們再度議論紛紛。幾週後,還是老陳在酒吧與玩野對飲,在微醺中套知了真

            原來玩野郵購的新娘、妮可竟是機器人,研發者在發明過程中千算萬算,一切家庭主婦工作程式、包括幾十種做愛姿態都輸入了,就忘了遇上電流中斷的應變處理。

            玩野苦著臉對老陳說:「那晚命根子沒被挾斷真是萬幸!已把它扔進後園廢物室。」……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四日於墨爾本深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