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圈名人白建國忽鬧婚變,一時成了茶餘飯後的八掛新聞;大家紛紛猜測,謠言四起。但總無結論,因為主角及那位溫柔的白夫人彷彿霧霾,在陽光下隱沒無踪了。

    隱於鬧市的白建國,學會了上網;本來因離婚而心情寥落、借酒消愁的空虛時日中,忽而精神有了寄託,把往昔應酬的時間都用在電腦上了。

    找出了一張數年前與六位老友的合影,他站正中,顯得卓犖不群;就將相片及幾行簡介貼上交友網站。他不主動挑選網中異性,而想讓有緣人搭上。把姻緣交給命運,反正是好奇加無聊,茫茫網海中,是否真能遇上共白首的女人?

    讓他大吃一驚的是,幾天後從世界各地以及大陸的應徵女性、竟多到讓他窮於應付。尤其是大陸女子,從二十歲到四、五十歲,幾乎不在乎對方是否存心不良或開玩笑?一心只想勾上他往外嫁?他好像變成了餌,在誘惑著萬千條老老少少的魚。

    刪除了其它地區的應徵者,鎖定了美國;他很認真的想移民去的地方,如能藉著婚姻,那就一舉兩得了。各州來函多用英文,白建國在眾多信函中挑到了唯一用中文自我介紹的海倫。

    海倫住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從來沒到過澳洲。之所以挑上白建國,她就在第一封信堜Z白說明,將來觀光,起碼有位「朋友」,就方便得多了。

    她已是風韻猶存之人,雍容華貴的令人不敢相信:如此姿容的貴婦人竟會上網結交異性?網中人反正一切都勿當真,好玩吧了。

兩人每天定時網談,由於時差,後來改用易妙。有來有往、每天上網,若讀不到她的信,他宛如股市大跌時的心情,患得患失的不知所措。

    有幾日,他故意不回函;當讀到她幽怨失落的慌張查問,及信中纏綿思念之情。他終於相信,兩個原本陌生的男女,經已心心相印了。

    忍不住給她打電話,首次聽到她輕柔音量的話;線那頭有點慌張失措,然後,彼此對著話筒隔空飛吻。放下電話,白建國不由痴痴的想念著飛去美國,一睹玉人芳容,了卻相思之苦。

    時光匆匆,不知不覺和海倫網交經已年餘,從初始彷彿初戀情懷般試探著彼此,到因為文字的纏綿而變成了熱戀;幾乎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當然所說的「見」無非是網上互傳情書和相片。本來安裝攝影器材更可面對面互訴衷曲,但海倫就是不肯。說家中還有兒女,不願被後輩發現。

    有過婚史的女人,寂寞難奈是正常事;白建國的挑逗情信,讓她如痴如醉,呢喃著將心中真情毫無保留的盡訴。兩位熱愛中的男女,憧憬著在雪梨或美國初次相會的種種浪漫細節。每一想起,白建國就衝動到想即時啟程飛去美國,可隨即念及她的內向及踟躕,尤其還有家人同住,唯有強忍著等待安排她來澳洲。

    好事多磨真是一點不錯,本以為網海中能結此情緣,再也分不開了。世事如夢,尤其網中人更是如泡影般飄渺。那日,收到海倫最後一封絕情信,白建國剎那眼前昏暗有如暗夜中萬千燈火忽滅,人被帶推入了地獄堨h。

    

「深愛的建國:
    剛看完了劇集“網戀”,怵目驚心的悲劇讓我不得不對你說再見。沒告訴你、我是有夫之婦,貪玩好奇而感情出軌,幸而你我天各一方,才沒有造成更大的傷害。你永遠是我的至愛,今生都會深深的懷念你牽掛你。

    祝願你幸福健康和快樂!          你的海倫。」

 

    情天霹靂,如雷轟打在白建國心上,令他痛楚難當。立即掛電話,他不甘心如此被她拋棄?可是,不但她的手機已停機;每天電腦傳去的“易妙”也全被退回。

    相知相愛的海倫倏然在網海堨Ⅹ雂F存檔的只有她幾張生活相片和她傳來那幾十封愛意濃郁熱情似火的情書。

白建國再次受到致命的打擊,雪梨酒吧內總能見到他拼命酗酒的孤獨身影……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日修正於無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