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 子

    

    白康求學時,是極受女同學歡迎的一個男生,不但功課好,且熱心助人;參加童軍團,組織讀書會,很有號召力。他的數學及化學練習簿又經常被同學們傳閱,借到的人,包括前排那位被稱為班花的蘭子。

    她腆顏羞赧少言詞,是班上十多位女同學中最文靜的,冷酷的神色,讓男生多不敢招惹。看著白康成為女同學們經常談論的白馬王子,反而令她避之唯恐不及。

    那些練習簿是身旁的愛玲轉借,愛玲這小妮子老將白康掛在口上,彷彿他早拜在她石榴裙下。有關白康的種種幾乎都從她口中得知,時日一久,蘭子有意無意間在和愛玲傾談中,往往不覺將話題轉到白康。正投其所好,愛玲侃侃而談,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女生們最好奇的是想確認白康的對象是誰?但總無法如願,他從沒被發現單獨與異性相處。蘭子心中已泛起了漣漪、無論在通道或校園操場,相遇時必微笑示好;白康一視同仁的對待著這位平時冷如冰霜的學姐,也不多想,為何學姐對他更改態度?

    蘭子少女情懷如詩似夢,心中的白馬王子終於出現,愛遠遠的偷望他的側影,他近在咫尺也會無端的思念。交還算術簿時、大膽與他傾談,平易近人的白康來者不拒,並不知她一顆心經已將他印上。

    畢業後,勞燕分飛。兵禍連年的印支三邦,無數青年的出路,要不是從軍就是遠離故土;再不就是為避軍役而四處躲藏,過著不見天日的非人生活。無論那一類,都不宜成婚。因此,後方適婚女性極多,不少已成了外嫁新娘。

    蘭子一心在等,要等白康開口,非君不嫁,難道這心意他故作不知?兵荒戰亂堙A那晚,兩人終於會面。沿著小路推著腳踏車,默默的漫步,平常多話的白康,居然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

    連吻別也沒有,蘭子的白馬王子就在黑夜中消失了;猶若人間蒸發似的,再無音訊。日子依然要過,歲月無情,女大不中留,婚姻也是女人必經之途。不嫁也得嫁,蘭子成為人妻後,白康的影子,時不時顯現夢境,總惹來絲絲惆緒。隨著女兒的誕生,漸漸淡忘了那段刻骨的思念。

      越戰結束,蘭子又想起了生死未卜的白康,明知縱然故人無恙,一切也太遲了;但那顆死去的心,不知如何竟因和平而甦醒。

    淪陷的日子越來越難過,夫婿帶同蘭子母女跟著逃亡潮,幸運怒海餘生,終被澳洲人道收容而定居墨爾本。

    新鄉生活安定而寧靜,女兒學成未久就出嫁,夫君熱心宏揚中華文化及投身公益事,竟日不見蹤影。退休後的蘭子,經常回憶原鄉陳年往事,每憶及白康,臉頰不禁泛紅,常氣惱當初那個笨瓜為何不敢吻她?多想將初吻捧獻給熱愛的他啊。

    各地紛紛成立校友會,接到加州寄來校刊,急切翻閱,果然找到了白康,他遠在美國東部,失蹤幾十年的故人重現,心中唸著佛口,眼淚竟不覺在眼眶中滾動。

    立即給他發電郵,每日守著電腦,開機查易妙,必先打開白康的來信,若一天沒有,就心緒不寧,彷彿回到初戀情懷般。

    在往還的電郵中,知道白康當年偷渡不成,被拘監獄中、後被強迫從軍;越戰結束前,隨美軍部隊撤去關島,再轉到加州定居。育有三個子女,還在唸大學。太太是逃難時認識的越南人,並非當年同學。

    看傳來相片,白康經已鬢如霜,她也青春早逝;當年值得傲人的身材,D型美乳,可惜夢中人無緣欣賞,對她是終生的遺憾。

    白康的電郵熱情似火,蘭子越讀越開心,本來很想前往加州相會。沐浴後對鏡,那身走樣的體態,已不堪入目,人老珠黃,相見徒爭煩惱。況且彼此都有個美好的家庭,錯過的情緣,有緣無份,又何必強求呢?

    滿足於成為網友,情話濃濃,在虛空中交往,只祈他生活平安幸福。彼此戰亂餘生,能再續前緣,上天賜予這份珍貴禮物,已太好啦!

    不意白康靜極思動,竟然不聲張的從天而降,忽然來到墨爾本,蘭子接到他從酒店打來的電話,臉紅心跳,手足無措……。

 

           二零二一零年元月仲夏於無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