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的誘惑

 

       出生時第一口呼吸的空氣居然是散佈著濃香的咖啡;週歲前經已品嚐了令我雀躍的這種奇異飲品。父親經營生熟咖啡豆。住家後院是培烘場地,我和兩位弟弟皆在家中誕生,住處常年瀰漫著濃郁的香氣,咖啡烘熟時股股飄逸的白煙散播全屋,自然被迫嗅到了。

 

        久處芝蘭之室而不覺其香,長年在咖啡濃香味道的包圍中生活,身上也就沾著洗也洗不掉的咖啡香了。本身卻不知有此氣味,當年談戀愛時,每次去女友家,只要踏入堤岸森舉區那條長巷入口,非但女友婉冰家人預知,連巷弄內的鄰居們也全曉得,常令婉冰羞澀尷尬。

 

        父親在兒孫輩們稚齡時,急不及待的就讓品嚐此世間佳飲,他認為咖啡店的子孫若不懂喝咖啡,如何能讓顧客信服飲用咖啡的無上好處?正是秉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古訓,擁有書生氣質的父親後來成為儒商,備受業界尊重,想是那點正直不呵的書生脾氣吧。

 

        南洋華僑社會風俗是「萬般皆下品、唯有商人高」,我是長子、因此十六歲初中畢業就要承父業了。輟學後便開始學當「行江」,也就是要到各地士多店、咖啡廳和茶樓推銷咖啡豆和咖啡粉的售貨員。

 

        要能說服顧客,本身必得俱備了對產品的了解;能一口講出他們出售的那些咖啡好壞?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用在商場上也無往而不利。咖啡豆主要有三類品種:阿拉美加(Arabica)、羅必士打(Robusda  )和利比里加 (Liberica ) ;三類咖啡色、香、味各異,如何調配和比率多寡、焙烘時間掌握,都能影響咖啡香氣的濃或淡。

 

        越戰期間,咖啡園地經常受到炮火蹂躪,產量減少,價格相對的推高;不少業者為了競爭,以價就貨,用上膺品,往往混合了玉蜀黍、落花生甚至檳榔,大大減少了咖啡原有的香味。幾年前我到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吉蘭丹,竟然在大排檔和粉麵店舖堻雰麭o類混上玉米的墨黑咖啡,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啊!

 

        阿拉美加的香味最上乘,羅必士打的色素很強,利比里加(也叫莎利)含有酸性,純用莎利太酸,極難下嚥;純粹阿拉必加,香是極香、但少了咖啡的色素,也就不夠濃郁了。上好咖啡是混合了七成阿拉必加和三成羅必士打,焙烘熟倒出時噴上一杯法國威士忌酒。磨粉沖泡要以95度滾水加入滴漏器,捧出時已香味四溢,五臟六腑彷彿都沸騰而起,那份誘惑唯有好此味者始能體會,實難為外人道也。

 

        超市擺賣的各國咖啡公司出產的多類品牌,真個五花八門,諸如「山」、「摩加」、雀牌「Golden Roasted 或意大利「LavAzza」;其實不外上文提到的三類咖啡豆品種的調配。再來是焙烘過程的時間,要正確合適、或早或遲一兩分鐘,早者較淡,遲的是出爐色素略焦,再遲便難下嚥了。

 

        咖啡廳沖泡時,又發明不少變化,如星巴克流行的卡布奇諾(Cappuccino),沖好後在泡上撒點可可粉,對愛好咖啡原香的人,有雜味是最不可取。因為已破壞了咖啡本身原來濃郁香味,幸而真正懂得分析咖啡好壞的美食家並不太多。那些心臟較弱的讀者們,和對咖啡因有敏感者,千萬別試濃縮沖泡的Espress,勿小看了這小小一口的黑咖啡,它比其它方式沖泡時用的咖啡粉末還多呢。

 

        本以為已飲過了世界不同產地的各類咖啡,味覺敏銳,入口就能分出好壞真假,比一般人較懂得享受這種提神醒腦能令人上癮的飲品。但世事難料,英國剛開始售賣當今世上最貴的咖啡,每杯50英鎊。有機會去倫敦、定要品嚐這種有著不雅名稱的「貓屎咖啡」,看看是否世間咖啡至尊?

 

        原來印尼麝香貓夜間覓食,專挑選咖啡樹上最香甜又飽滿多汁的咖啡果食用;麝香貓將果肉消化,堅硬的咖啡豆則被排泄體外。咖啡本要經過外殼發酵過程,在麝香貓腸道有特殊細菌形成獨特的發酵環境,至令咖啡有獨特的風味。

 

        貓屎咖啡是由國際咖啡師裁判庫珀先生發明,要用人手焙烘十二分鐘,始能煮出極品。物以稀為貴,要多少隻貓吞食熟透的咖啡果子後,翌日排泄再從其糞中找出不能消化的咖啡豆,人工炒焙再出售。其生產過程獨特且量少,自然要高價售賣了。

 

        再好再香的美味,也不能縱情飲用,咖啡少喝提神補身,日本厚生勞動省東北大學研究團隊指出,日喝二杯咖啡的女性可預防子宮癌。多喝就難安眠、傷體害及神經。每日早、午飲用兩杯咖啡,是最恰當的份量。和酒一樣,千萬勿貪杯啊!人體吸收過多的酒精與過多的咖啡因,同樣會危及健康呢。

 

                                           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於修正於墨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