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情盈溢詩意飄飛

 

王耀東詩文集『穿越詩空』序

 

    忘了是何年何月與中國著名詩人王耀東先生結下詩緣?至少也超過了廿餘年的漫長歲月了。雖然鮮少有魚雁往返,但卻由於紅紅火火的風笛詩社零疆界網站的威力,也經常從「風笛」上讀到或知悉詩人王耀東的詩與訊息,獲益匪淺啊。

    日前從網上讀到惠倫總編為向美國詩天空網推荐王耀東同其夫人劉荔的一本詩文集,非常高興。這本詩文集定名為《穿越詩空》,是王耀東近十幾年在海外網上、報刊上發的作品,從這本詩文集中可以看出王耀東長期以來,對中國傳統詩學深層次和探索,並在自己徹悟的基上,進行了獨特美學的大膽實踐,開創了自己寫鄉土的現代詩新紀元。

    我把這種開創性的新詩定名為《中華民族的新詩型》。它顯示了“意境至上”、“新鄉土風味”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詩,實際也是一條中國現代化鄉土詩穿越西方詩學的新通道。我閱讀過王耀東不少詩作,發現他極善於捕捉生活中的細節,並能自然生出一種靈氣,爆發出對鄉土真情的摯愛與清醒。探尋到了人類生命的源頭,建構出一種人生永恆的精神家園,展示出中國現代詩的遠大境界。因為我不習慣對著電腦螢光幕閱讀太多的文字;將實情坦告耀東兄,得到他的理解並重新分兩次傳來了總共十六首詩的附件,這些都從編好的《穿越詩空》詩文集中節錄的作品。

    於是急不及待的打開首份附件,映眼的是七首命名為陶罐母親的組詩,詩人稚齡七歲時的回憶,母親與陶罐的深刻印象浮現,詩句的意象飄飛:

……光的負重撞擊着濕漉漉的音樂

母親用急促而有節奏的呼吸

拖起井下長長的影子

音樂居然是「濕漉漉」且因被負重的「光」所撞撃?母親的呼吸竟然能「拖起井下」的影子?媽媽用陶罐掏井中水,是農村生活極平常的事件,在詩人童稚眼中卻是飄蕩著無限的意象,從生活吸取經驗而又神奇的化成詩。“鄉村的泥瓦匝其中一段:

灶中有火  家中的日子

就是數不盡的珍珠

…………

只要灶中火花閃亮

夜色中的繁星就不用專門去採集

平淡日子原來只要「灶中有火」便擁有了無數「珍珠」;灶中有火花,等同有食物果腹不會挨餓了,不必採集、晚上灶火就如點點星光照耀了。

    情詩「她的影子」,描述詩人少年期情竇初開,驟遇佳人眼內閃出火花的寫照,最後:

她的突现把我從塵埃中喚醒

  一片愛撫就是我永遠不再消失的春季」

   沒有我濃妳濃,突顯的愛情就是永遠的春季;最後一行是全詩重點詩眼,男女純潔的情感可化為永恆。

   一對螞蟻竟然幻變為一顆愛的種子,而詩人的妙筆有以下這兩句:

雲朵一旦張開了浪漫

無拘無束才能扎下生存的根鬚

雲朵也會有浪漫嗎?是詩人的心飛舞飄遊,把浪漫情懷投射給天上的雲朵,根鬚扎根的是情的種子呢。

    制約在頭上的光朿」是詩人正面積極人生觀,詩眼重點是:

當你把心變成世界的一面鏡子

眼睛就會開拓一個新的世界

多麼亮麗的詩啊,心變成了一面如世界那麼大的鏡子,盈眼的竟是已開拓出了一個新世界,是多麼奇妙的想像力,又是多麼廣闊的胸懷啊!可圈可點的詩意,彷若魔幻般可以無限擴大。

    丟失了水牛是應該尋找,在尋牛過程中,詩人回想起水牛種種,曾讓詩人喜歡過的牛:

它的尾巴  一上一下

在我眼前畫一張無名的畫

最後卻傷感的寫下:可是  我的牛到那堨h了 看來詩人當年那隻可愛的水牛是真正丟失了。

    當今海內外華文詩壇據說創作現代詩、詩歌的詩人,早已多過了讀詩、吟詩的讀者群。故此有不少嘩眾取寵的詩人,或無病呻吟、或強作愁幻變為林黛玉、賈寶玉之流,甚至只為了「詩人」稱號而堆砌文字,符號,將奇思怪想、情色、女性肉體器官名稱或外文胡亂引入詩堆中?

    這些滿街招搖的所謂「詩人」又為了吸睛,時而是賣菜的妹子、挑花的徐娘不一而足;尚有不知華文新詩或詩歌、現代詩為何物的初哥,硬將散文一句句拆開分段分行,就又成了「名詩人」啦? 反正、當代冒充華文詩人多如過江鯽,大家見怪不怪,其怪也就自滅了。

    幸而中國詩壇以及詩園地尚有「如假包換」的真正詩人,要不然幾千年的詩王國便會淪落成不知詩為何文體的國度了。從詩人王耀東的作品,可讀性中又盈溢滿滿的詩情,單單這冊詩集中的兩輯組詩,每一首都是詩意飄飛,讀後回味無窮,忍不住又要重新細心再讀、三讀。讀到「種子的魔性」這首詩,詩意飛入瞳眼:

如果你聽到世界上有一種鳥叫的聲音

就有種子的翅膀在飛翔

詩人的想像力豐富極了,從鳥鳴聆其聲,竟然想到「有種子」在飛翔?不單有想像力便能作出好詩來,王耀東先生每一首詩都再三修改、修訂、修正,務求盡善盡美將作品呈獻給讀者們。那份執著與認真,只要細心的讀者,便能從詩的創作日期,修訂、修改時間得到印證。

如果你的夢境很香

其實是秋天的果實正在膨脹

睡眠做夢是每個人都有過的經驗,詩人的香夢卻見到了秋天堭N成熟的果實,不用「成熟」而是改以「膨脹」,這一改便讓讀者有無限飛揚的意念了。

    讀到“朝著莊稼生長的方向這首詩,如果是在城市成長又沒機會到農村的詩人,絕難創作出與莊稼有關的作品。「花香」竟能似葉片似的「撒落」?且又神奇的隨著「心事」被「按進煙斗?」且看以下詩句:

煙波撮動的斜陽上

有他搖動莊稼時撒落的花香

隨著他的心事

一撮一撮按進他的煙斗

詩人如沒有慧眼與詩心,獨自生活在象牙塔內靠幻想作詩,那些詩也就少了應有的感情。

    接下這首:「響在對岸的笛音」,詩末日期有四:

    20031129——2004年元月改

200523日再改  2008年元月75

此詩作於零三年十一月,翌年元月修改;零五年二月再改,相隔三年後元月又修改定才定稿。可見王耀東作詩的投入與認真,對自己詩作品是極其嚴格對待。豈是時下新生代詩人們急就章的創作可比?

笛子越吹越激昂

趕鴨人頭頂上開了一朵

白蓮花

     為何白蓮花會開在趕鴨人頭上?除了意會外也真個難以言傳了。再來看看:「石頭坊的柿子」:

也許  小鳥的驚飛

捅漏了秋熟的時間

一群小販從山外走來

藤條筐內竟然出現鋼琴的蹦響

得知柿子成熟是因為「小鳥的驚飛」?山外來的一群小販,居然能從藤條筐內聆聞「鋼琴的蹦響」?是熟柿子在筐內擠迫蹦響吧? 豐富想像力在多首詩內處處可讀到。除了詩人有極細緻觀察力外,其文字修養功夫獨到以及對作詩的虔誠,實令老朽佩服萬分呢。

    再如「母女倆」詩中兩行:

小女兒的一蹦一跳

舞姿是一朵燃燒的玫瑰

全詩突顯了母女情深的描寫、女兒的舞姿變成「一朵燃燒的玫瑰」?活潑天真的小女孩、在蹦跳中竟猶若會「燃燒的玫瑰」。至於玫瑰在「燃燒」時是何種情景,讀者們只有讓各自無限的想像力去飛馳了。

    以下幾行詩句、都是有著常人無法擁有的豐富想像力:

那吆牛之聲  才是他真正的老酒

總發酵在興奮歲月裡

…………

做了一個揮鞭的樣子

又一次向新春加大力度

趕牛老漢的陳年老酒是從「興奮歲月」裡發酵而有,揮鞭吆牛的樣子竟是「向新春」加大力度?

    「泥巴」一詩中的句子:

把手中的泥巴  向眼前的音樂板塊一甩

連藍天也側過耳朵

聽這人間最美的音樂

甩泥巴到音樂板塊,人間最美音樂竟能讓「藍天也側過耳朵」聆聽? 藍天也有「耳朵」呢,唯有不失童心的詩人,始能撰出如此奇想的詩句。

    山村朝陽初升時、詩人極為生動的如此撰詩:

躲在大山後邊的那輪睡日

打個滾兒就爬上了山頂

睡著的太陽忽然醒了,急不及待的「打個滾兒」就上了山頂?動感十足的形容,那是詩之美。

就在黑暗裂開的那一剎

一個動感的世界躍然而起

晨曦初露、天尚未大亮前,是因那隻大公雞的鳴叫,而讓「世界躍然而起」?多麼靈活生動的在詩中盈滿了希望與喜悅啊。

    組詩堥滬滿u過家家的孩子」,在詩末日期見到:

2003103——1123

    也就是在前後二十天才完成這首詩作品。等到五年後、就是二零零八年元月,總共作了八次修改。老朽是再難找到如此認真對待自己詩作品的詩人了。

    難怪展讀王耀東詩兄的詩作品,每首讀後都要再讀再看,從他詩篇中享受到了讀詩的愉悅與快感。也隨著他極豐富想像力飛馳,從詩中得到無比的受用,讀罷這兩輯組詩共十六首的佳作,難忍手癢而敲鍵成文,不揣淺陋將讀後感受與愛好詩作的同好們切磋。

    最後、衷心的向這位著名詩人王耀東先生敬禮!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於墨爾本無相齋。  

 

(作者是資深作家與詩人、心水原名黃玉液、年青時於越南與荷野、藍斯、李志成、黎啟鏗與異軍等詩人共同創立「風笛詩社」;七年前創辦「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現為該會名譽秘書長。亦為「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理事,中國「風雅漢俳學社」名譽社長。已出版十部著作、包括長篇小說、散文集與詩集各兩本,四冊微型小說集。共獲各地十四項文學獎,其中四項為首獎。)

 

 

@@@@@@@@@@@@@@@@@@@@@@@@@@@@@@@@@@@@@@@@@@@@@@@@@@@@@@@

 

: 山東王耀東組詩作品

 

陶罐  母亲(组诗)7

                    

 

我已经七岁了

却只认识一只灰色的陶罐

顺着这个旋转的球体

才能找到黑与白意想不到的空间

母亲繁忙时给我的喜悦

也在这里   我喜欢母亲

提着这只陶罐去打水

 

没见过她如何去关注路边那几棵小桃树

也没见谁来帮她一下

古老的黑洞洞的井

是我读不懂的文字  沉默的等待

母亲在此弯下腰来   教我

她背上落满厚厚的雪花

 

陶罐顺着母亲的手  下陷

进入古老的远处  光的负重撞击着湿漉漉的音乐

母亲用急促而有节奏的呼吸

拖起井下长长的影子

一次次地把陶罐中的水波举起

 

我最喜欢听粗粗的那条井绳  磨动井口的

那种律动

丝丝拉拉的就这样磨响了家中最有活力的岁月

抬头之间   满天的雪花远了

眼前的春花开了

 

这就是我的母亲

竟用这一只陶罐的井水洗亮我了幼心

把一颗旭日升上了孤独的高空

一棵大树瞬间在眼前绿了

                  2003年度1129

 

乡村的泥瓦匠

 

他从不关心早晨的阳光

又落在谁家的窗台上

石榴花此时又开在哪一个季节

 

唯有的喜好  就是

玩弄脚下那些土坯  石块

是旋转在手上   还是用汗珠代替水滴

一次次把石头立起来当汉字来读

 

他用梦中的光亮

清除谷物的天花板  剪掉了土老帽下的小胡子

于是   左一手拉来一个空间

右一手 托起一片霞光

塑出了视野中少有的奇妙的字形

 

突然   有一天

他掖下又挟上了一本新书

哥特式建筑竟然走进了他的掌纹

新鲜的建筑群

如海边的蜗牛

吸引了乡下观望的童趣

 

这是什么物种

长在了他的手下

远来的鸟群落居在这里

一个泥瓦匠 在此留下的脚印

竟成了传诵的诗句

      20031130

 

 

灶膛的故事

 

老家的灶膛

确切说   是立在一个史前的岩洞里的神话

是做母亲的手

给了它一个最闪亮的命名

 

不管是霹雳落下

还是频降旱灾

母亲在此举起一把柴

就能燃亮一个希望的季节

无数的小鸟就在岩洞前飞来飞去

灶台成了一个啄米的窝

 

灶中有火  家中的日子

就是数不尽的珍珠

脸上的春天就如熠熠生辉的阳光

乡下的梦境从来不用模仿

只要灶中火花闪亮

夜色中的繁星就不用专门去采集

 

老家的弟弟常给我写信

说要搬一个灶台到我城市的楼上

我说,就取一缕发亮的火花吧

有空就发我的电脑上

 

唯有它   能发射出令人屈服的力

显示出人性的本真

 

纯朴的乡风来了

它的力量在于能杀死历史中的贫瘠

我把土坷垃灶具 变成一种诗意的母体

去生发现代化的时代风尚

     2003121

 

她的影子

 

那时我还是一位少年

竟然采住她

眼内闪出的火花   

穿山越水  竟然有一天

一下子扑进了她的怀抱

 
两只手不知放在什么地方

使劲闭上眼睛去听

她的脚下春花正放

有一条河床正在穿越波浪

 

风中的麦芒

开始在田头冶炼黄金

她站在田里用镰刀就那么一挥

一片垂天的金色

为我建造了一座爱的城堡

 

 

天之苍苍   野马奔驰

流言蜚语将我跌入了低谷

失重的悲哀在于遗失了感动中的美丽

她的突现把我从尘埃中唤醒

一片爱抚就是我永远不再消失的春季

               2014925日改

 

一对蚂蚁的寓言

 

对于她  

两小的时候  仅仅有一街之隔

一个意然意外的微笑

让我走在了一起

 

就为了弄清那两只蚂蚁的执著

弯延而行的小脚丫同它们一起钻进了雨季

采摘鲜红   感觉花的香气

找到蚂蚁的巢窝

小小童心由此萌发筑巢大志

 

鸟不能没翅膀  梦也要有生荫的大树

云朵一旦张开了浪漫

无拘无束才能扎下生存的根须

 

一对生命的奇妙

竟然在小昆虫身上采了一颗爱的种子

小小的俩  从此也变成了一对蚂蚁

在原野的乡路上

描写出了一圈圈独有的诗句

2014925

 

 

制约在头上的光束

                      

 

如果光环是白色的

制约在一个人的的头上

 我无法弄清它有多少力量

一块黑云走来   瞬间会被阳光撕裂

 

后来我发现

这是时间拉起一张帐单

它在眼前膨胀

常常变成一种观望的艺术

当各种颜色注入它的肉体

绿色有槐树也会产生出不同的感受

 

至于你嘴里

发出的语汇中  掺杂一些沙子

或撒谎或诽谤  或者是信口开河

走到河边   波浪也在潜听

 

当你把心变成世界的一面镜子

眼睛就会开拓一个新的世界

        赞美和宣泄

往往是沿着一种光线

潜伏

 

如果你心大如天

你的眼前还会生出新的白色

            2004624日于北京

 

寻 牛

 

在草坡  在路边

一个珍贵的时间

我要找到我的水牛

 

此时

有风卷过这里

是谁解开了牛绳

还是牛自动离开了这里

 


 

黑暗中   有牛卧地

在阳光中   有牛吃草

有牛在   感到这是自已的天地

雾没有散尽的时候

露珠还在草上睡觉

我和牛  奇缘般融解在水中

认命的历史也会听从我心的呼唤

 

夜色悄悄走来

时间的贩子也会盗窃月光

语言有语言的弹性

牛也是一样  小鸟在它身边叫它一声

它也抬起头来  咀嚼草上彩霞

 

世界就是如此

既是空蒙又是充盈

我喜欢牛在草地上行走

它的尾巴  一上一下

在我眼前画一张无名的画

 

可是  我的牛到那里去了

                 2004624

 

 

种子的魔性

 

是春天  必然有一粒种子

在我手里

也在土里

恰恰苏醒在诗人的心里

 

握着种子

心中血脉开始膨涨

身体也象一株拔节的榆树

 

如果你听到世界上有一种鸟叫的声音

就有种子的翅膀在飞翔

当爱情绽放在花朵上的时候

 世界正在欢呼  激情也在疯长

 

惟有种子最能领悟着世界

它身上有一种建筑性的语言

如果你听到它乳房鼓翼的声音

你的胡须也就没有了

 

              2004624日于北京

 

 

如果你睡了

 


 

在九月的天气里

如果你睡了

星星还在一边望着你

 

其实你还醒着

 

荷花睡觉有它的样子

不停的用花瓣去挑逗阳光

夜来轻风唤来了残月

它会拒绝一切沉默的污染

 

如果你的梦境很香

其实是秋天的果实正在膨胀

此时    如果你是树上一只跳舞的小鸟

灵魂会伴你把歌声撒在瀑布上

                       2004624

 

 

自己与自己相反

 

自己与自己相反

自己也未必能知道

 

影子如果掉在了水中

 


你也不会去打捞

 

脚印和脚印叠在一起

你也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长高

 

人生划了一个圈

又划了一个圈

堕性是一扇无形的门

它就在你前头 

很少有人看到它的调皮的样子

 

堕性是一只潜形的野兽

或在手上  或在心中
它就环绕在身边的阳光里

天天在同自己作对

 

              2004625日写于潍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