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臺下大詩翁

◆◆◆序張曉陽詩集《西風秋月》

                                       

 

今年七月中旬才通過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秘書處七位秘書同仁審核,接納成為永久會員的詩人張曉陽先生,是南京市雨花臺區作家協會會長,還是著名的風笛詩社笛兄呢!早在風笛專輯中拜讀了這位素未謀面、卻神交多年的笛兄不少佳作,留下極深印象。

八月上旬意外接到笛兄傳來準備出版的新詩集《西風秋月》全部詩稿,並請我作序。這讓我受寵若驚!無論年歲與詩齡、學問與資歷與這位詩人相比,我真不夠格為這冊新詩集撰序呢!同時,不巧雙眼正好排期動小手術,唯有實情相告,私心祈盼也許笛兄已趕著出版而另請高明學者代序?殊不知意與願違、笛兄竟回函:要我多休息保重,暫時不必為序文操心,任何時候能再敲鍵再作不遲?

當時告知笛兄,要到九月初我的視力始能恢復。轉瞬幾周飛逝,為人必要信守承諾;視力經已正常,再不堪再粗淺也要完成笛兄所托,勉為其難獻醜。

詩人張曉陽筆名江南秋,是江蘇省沭陽縣人,現定居南京。早歲曾在空軍部隊服役十三年,退役後又到工廠做事十三年,最後轉去南京某機構工作至六十歲退休,退休後專心文學創作至今。先後出版了包括傳記、小說、散文、詩論及詩集等十三部著作。

打開詩集,嚇了一跳,絕沒想到這冊詩集收錄的作品如此多。共分三輯、首輯題名:鍵盤上敲擊著昨夜的夢,共收詩作57首;第二輯定名:春風又綠江南,共有109首作品;最後一輯輯名:年年芳草、悠悠歲月,收錄67首。全書竟然還有七言雜詩、四字詩以及為數不少的九行詩,曉陽笛兄的國學根基極佳,不然就不能創作傳統詩詞了。

首輯首篇是“七七自敍”的四言詩,如:

吃糠咽菜,挑糞拾草。

衣不遮體,風寒如刀。

書香世家,無即可讀。

饑苦童年,不知溫飽。

全詩24段,每段四行八句,皆有押韻,將其生平娓娓述說,讀後感動慨歎不已。接著的七言雜詩、隨手引四行如下:

驚聞菜價漲漲漲,挎上菜籃愁愁愁

可憐腰包憋憋憋,超市歸來憂憂憂

抒發了感時憂國的詩人情懷,令人唏嚧不已。

“秋夜雜吟”由21首九行詩輯成,每首九行卻變化多端呢!如3-2-4 / 3-4-2 / 7-2 / 3-3-3- /  1-2-3-1-2 /  2-1-3-1-2 /  4- 1- 4 / 2-2-3 / 2-3-4 等等分段排,並非這21首作品都是死死板板、通篇一律的“九行”,足見詩人對詩的執著與專心用心。

請看《鐵心橋上聽雨》九行中的兩行:

“一棵草

  在橋下的雨水堣ㄙ秸s曲”

普通人誰會去注意橋下的一棵草?詩人積極的人生觀、用小草不肯彎曲象徵了人在逆境時也不應低頭啊。九行詩輯中描寫勞苦大眾的有:

    腳手架上的泥瓦匠

    擦皮鞋的女人

    路邊的修鞋匠

    送煤氣包的小夥子

    夜半吟詩的小公務員

反映了詩人對社會對眾生的廣泛注視以及關愛。

翻到了《都市里的漂浮》組詩,其中詩句:

“一粒轉基因的種子,在迷離的

  夜色堮車阮接。一隻

  懷孕的蚊子,飛過這個都市的上空”

除了詩人的智能與詩心,誰能知道“種子”會膨脹?又有誰會見到飛過的“懷孕的蚊子”呢?

請讀這兩句詩:

“為購買一米陽光,去拜訪

  一位銀行行長。”

我們去銀行不是支錢就存款或款,除了詩人豐富的想像力外,才會找銀行行長竟是為“購買陽光”

“烈日下的快遞小哥”有以下三句詩:

“一句詩,被一束陽光釘在地上

  一滴汗澆滅了

  他獨在異鄉的寂寞”

張曉陽笛兄的詩除了洋溢對事對物的感情外,尚有對普羅大眾凡夫俗子的關懷,因此他才能明白在異鄉謀生的快遞小哥的辛苦與寂寞。

讀到《夢之藍,海之藍——岱山島之戀》,以下這兩段:

“帶上一滴海水回家

  傾聽大海的心跳”

澳洲在十二月開始就是夏季了,到時有去海灘,記得掏一滴海水帶回家,試試是否能傾聽到“大海的心跳”?同時也別忘了將貝殼拾回去,試試是否有如詩人的“奇遇”:

“拾貝的人群堙A我撿拾著

  茫茫大海的昨夜星辰 

天亮了,昨夜茫茫大海的星辰,原來都是被詩人“撿拾”了回家啦!

展讀一氣呵成的廿八段史詩:《在昨夜夢境中的沉吟》,如以下詩句:

“神州血雨腥風 

  一個古老的帝國

  在陣陣陰風堶泣、哭泣……”

讀來心情極為沉重,如:

“庚子賠償、門戶開放

  喪心病狂的強盜

  肆無忌憚地

  撕裂著東方巨龍的肢體”

接著讀到總共十二段的《煉獄中的悲吟》,其中有鐵窗下的林昭引用了林昭烈士獄中的血詩:

自由無價,生命有涯

寧為玉碎,以殉中華

海外讀者對文革所發生無法無天的民族災難知道不多,如林昭烈士為國家民族犧牲者,在詩中除了為烈士鳴不平外,尚有深深的歎息與控訴:

“人血不是水

  滔滔流成河

  以血為墨

  為靈魂築一座詩意的棲息地”

今年三月底發表於“風笛詩社”南加州專頁的詩輯《春風又綠江南》,多達廿一首,抄幾句如下:

“雨花人用詩歌書寫人生

  我們活著,就永遠有詩

  雨花詩人,永遠不會消沉……

是多麼積極的詩觀喲、也反映了這位著名詩人張曉陽笛兄對詩的熱愛與執著,自然也是對人生的熱愛與執著啦! 

       翻到了《茉莉花香中的行走》這五首六合詩情,再次盡顯詩人豐富的想像力,如以下五行:

“鳥聲,瘦成一條

  曲曲彎彎的小路

  躍出水面的青魚

  此刻忽然踩痛了

  鄉思的弦”

鳥聲與青魚都成了動詞,唯有靈思巧妙、詩藝高超與學識豐富的詩人始能如此出神入化的造句。

再引:《太子山之戀》以下四句:

“並蒂蓮那一點枯萎的心事

  被歲月碾成一朿淡淡的月光

  風掠過荒野,破土而出的夢

  瞬間長成一片森林”

多麼精美的詩句呵,“心事”如何被“歲月”碾成淡淡“月光”?“夢”又為何能在瞬間長成“森林”?所謂詩情畫意,好詩是不能用邏輯去分或說理的。讀者若能隨著詩人想像力起舞,走入其詩中,將如置身畫境,眼中所見都是情是美是回味無窮的詩意。

《讀司馬遷史記》中,以下三句是:

“暮色

  從那遙遠的故事媔^落

  一切倒影都在晃動”

      《讀易經》的三句:

“在金、水、木、火、土的

  風水流轉中,搖曳著

  一節節見證歷史的斷壁殘技……”

還有《讀黃帝內經》的這句詩:

夕陽中,一匹馬駝著蒼茫與落日……

《讀詩經》:

“一不小心,她的一滴

  淚,滑進了我的眼中”

隨手拈來抄下與讀者分享,這句句詩都飽含了無盡的想像力,詩趣盈溢。

展閱《文星璀璨耀金陵》的九行詩體,共廿四首,這輯是歷代文學界著名人物描寫,足證詩人飽讀詩書,涉及內容極廣泛。

再來是《那些民國大先生的風采》也是廿四首詩作,為近代大人物的描繪,篇篇內容皆是擲地聲響。其中有熟悉的梁實秋、林語堂、朱自清、聞一多、錢穆、陳寅恪、傅斯年、劉半農、梁漱溟、錢鍾書等等文學界大師們。

令我驚訝的是如廿四首組詩:《一輪圓月耀天心》,是專為弘一法師而撰作。

《我的紅樓,我的夢》是用十八首組詩撰成。

詩說蘇曼殊的組詩《花和尚的風流與憂鬱》竟然多達卅六篇,單單閱讀這輯組詩,經已對這位尚無緣相見的笛兄佩服到五體投地啦!

這幾天終於在網上拜讀完張曉陽笛兄的這部電子詩集,彷佛他就是天生的詩人,無論人物、動物、花草、魚鳥、歷史、經典、社會眾生,隨手敲鍵都變成了篇篇意象鮮明、盈溢詩情畫意的上佳篇章。

詩人謙虛自喻為“雨花臺下一詩翁”,任何有緣讀者將來捧讀到出版後的這部題材包羅廣泛的專著後,必定會同意我的判斷,張曉陽笛兄實在是如假包換的“雨花臺下大詩翁”喲!

是為序!

 

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初春於墨爾本無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