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小的空間

吸一口煙   

 

溜到最小的空間

偷偷吸一口煙

感覺到麻木的身軀

還有點痛

不論黑夜  還是白晝

天花板上的一排燈

都是那麼刺眼

輕輕抹去玻璃上的一粒塵

恢復整齊劃一的乏味

坐在最髒的位置

偷偷吸一口煙

拉水沖走

都市的疲乏

 

             2015.4.19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