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桃花 (組詩)

任性桃花

 

站在春天的最顯眼處

常常成為別人攻擊的標靶

在歲月的浪尖

你把自己開成了無與倫比的美

讓那些議論三緘其口

讓明媚的笑聲托起了藍天

 

你的任性

是這個時代最好看的色彩

 

一朵花開

 

桃花主導了這個春天

陽光與流水都是它的僕人

殷勤的父親侍弄三畝江山

還不忘摸一摸油菜花的頭顱

一朵原野上的花紅

讓父親嘴媥硎﹞F一個芬芳的名字

那是他的小女兒,名叫合香

合香在一個春天出嫁

帶走了父親所有的原野

 

白了頭的父親還在等待

一朵花開

 

月光照耀的故鄉桃花

 

月光是個使性子的女人

你不來,她亮得愈發地白

白的可以照徹兩千里之外的故鄉

白的可以看見草叢中的靜夜

白的可以下酒

 

廢墟之上,留下勝利者的驕傲

還有失敗者的倉惶

兩千年了,還有刀光劍影隨風飄

你這修於鄉間入選深宮的村姑

主子丟下你出逃了

丟下了三千里江山

不想受辱的你,以血染春天

柔柔的骨子堙A全是百折不饒的月光

 

一束漁火,將遠山拉近,再拉近

泡一杯月光,你不來,我不走

冷了,內心的熱

洇開枝尖上那滴未落的白

 

棗陽點彩

 

棗陽的花期特別長

春天的桃紅夏天的玫瑰秋天的丹桂冬天的雪梅

還有數不清的棗花梨花槐花蘆花和蝴蝶花

紛紛給黃土崗加冕

 

一地的油菜黃和遍野的杜鵑紅造成了色彩的戲劇衝突

聽得見無數的蜜蜂殺向春天的吶喊

一株株奏鳴的向日葵,即使沮喪熱的恣意

也能朝著陽光,吹開稻花香,吹開蘋果和柿子紅

 

菊花、鳶尾花和野百合,騰空山野

正在佈置冬天的婚房

迎娶那來自北國的俊俏白雪公主

毛茸茸的枇杷花和溫潤的臘梅成了她的寵愛

 

在我的家鄉棗陽,所有的花草都閑不住

四處紮寨,步步為營,花就是村莊的主人

在田野行走,不和花草打聲招呼是不行的

牽住腳步的,多半是那些伸展快樂的花草

 

即使在村子迎面碰上的一個女人

極可能就叫春花夏花或者別的什麽花兒

有著花的雅艷和可愛,那些豬呀羊呀的小動物

都願意做花的情人

  

桃來瘋

 

春來不覺曉,夢多

野外的桃花,好是約好的

懷揣夢想,齊刷刷,脫去了厚重的綠棉襖

裸露出紅嘟嘟的臉頰和傲人的胸脯

向整個過往,展示她們最紅火的瘋狂

 

她們渴望更大的舞臺,害怕光陰的布袋

一天天收攏生命的霞光

她們策馬奔騰,將嫁妝禮送給了綠水青山

牽著原野風,從一個村落到另一個村落

開始了攻城拔寨的長征

從一個幻想越到另一個幻想

將有些寒冷的夢境一點點踏出傷口和鮮血

將昔日繾綣帶走,將世人惋惜帶走

無限鋪展春意。她們躍動在清晨

清晨因她們的躍動而清晨起來

 

春天開始晃動。短暫的春天

只是桃花們剝開修飾而又無須計較得失的驛站

在這個被眾星掩埋了真相的世界

桃花們只把命運看做

在路口跳上跳下且不斷變換面孔的小醜

她們被洶湧的旗幟帶向了遠方而後成為旗幟

大片大片的光,正在她們身後

催生著,花朵,美妙和夢想

 

落霞的嘆息追不上桃花的飛快

這些妮子燦然綻放的美麗,只在回眸一笑的瞬間

總會不經意地引發我的雀躍和傷感

我會屏住呼吸,聆聽一朵從村子堥咱X的桃妹子

遠離的聲音。在那花瓣

盛放著一顆少年情懷

 

一個夢,無法苛求完美

無數個夢,正被無數纖弱的手指串聯

展示初春的誓言,正被無數的目光度量

當這個春天過後,人們還記著

有那麽一群瘋狂女子

她們不是為了花香才私奔的

也不是為了被欣賞而吐香的

當你的目光捕捉了她的影子

她更願意在你的身影之外

將山水之外的紅,鋪展到詩的門口

                                       2015.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