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天涯,在海角

 

 

三月,墨爾本秋季伊始的第一個月──孟秋。清朝才子王士禎曾問:秋來何處最銷魂?我會毫不猶豫的推薦:黃葉紛紛墨爾本!

 

三月,也是破爛硬體的回收月。各社區住宅的前院草坪上開始堆放著破舊的家具,等待過完周日後,區政府的廢物回收大卡車將會隨時光臨。

堆放在草坪上的除了舊沙發,櫥櫃等雜物之外還夾雜著舊電視、冰箱、洗衣機、割草機等等的破爛。有些住戶會分類整齊擺放,有些住戶也許會堆得亂七八糟,不堪入目的滿地狼藉,一片蒼涼。

有些電器雖陳舊卻仍可使用,或者只是因為小小的功能故障,主人不會修,或者說維修費比買新的價格還要貴,乾脆扔掉算了。

這期間,可以看到一些電器維修技工開著皮卡,在各社區周圍的馬路來回穿梭,尋覓收集遺棄的舊電器帶回去修理,再送到二手市場去銷售,可以賺到一筆可觀的外快。

 

某住戶在其遺棄的舊冰箱上貼著一紙通告:我的舊情人仍可使用,喜歡的可以免費接走哦。

某住戶的一台半新不舊的手推燃油割草機棄置門外草地等待回收期間,翌日清早,門鈴響起,一位陌生的維修技工推著戶主遺棄的割草機說:

「其實你這台割草機還挺新的,沒啥大毛病,我昨天拿回去檢查幫你修好了,扔棄太可惜啦,留著用吧兄弟。

戶主大感意外和驚喜,好窩心啊!緊緊的握住這位好心的陌生技工的手,道謝再道謝。

 

一位技工按響某住戶的門鈴,送回來遺棄的一個舊皮箱。技工對這位八十高齡的戶主說:

「皮箱的夾層埵玲繭菑@千元的現金,我恐怕這是你應急之需的積蓄,所以送回來給你再檢查一遍。

戶主長者感動得熱淚盈眶地透露,他是空巢老人,這筆錢是他目前躺在養老院的失智老伴的棺材本之一。這件大衣袋藏五百,另一個枕頭掖了一千,時間久了人老了,就忘了舊皮箱堛熙o一千……

 

新冠病毒開始肆虐的三月,某社區許多因疫情波及而失業的人士在「社會福利部門」大樓外大排長龍申請生活補助津貼。一位開車經過的咖啡店老闆目睹此景,便到附近的銀行提款一萬元現金,再折返福利部門外緩緩蠕動的人龍,給每條龍分派一百元:

「別介意,我知道一百元不多,只希望對你有點幫助。

龍哥龍嫂,龍子龍女們為這中年漢子的善舉目瞪口呆,雪中送炭不是天方夜譚,而是真實存在人世間!

 

一對匿名的老夫老妻,將政府補助的七百元紓困金額,悉數塞在一家因疫情影響而暫停營業的咖啡店的門檻下並留下字條:

──七百元不多,我們用不著。希望可以幫助你重新開業。

店主人捧著門檻下的藏金為之語塞,一股暖流湧入心頭,感動不已。

 

廁紙被搶購得如火如荼之際,社區裡可以看到一些住戶的大門前院擺放著一籃籃「卷卷有爺名」的廁紙,籃邊黏著告示牌寫著:

──廁紙免費,閣下若需要不妨拿一卷。

許多年邁體弱的長者,還真的搶購不到廁紙。看到路邊溫馨免費的提供,默念「感恩」拿了一卷,也只拿一卷,念及他人也有所需,所以不會多拿。

 

小姪女在專制的國度土生土長,有幸來墨爾本留學,被澳洲文化衝擊得昏頭脹腦不知所措。初來乍到她總覺得澳洲人的許多作為不能理解,在她的認知堙A一根竹竿就可以將陰溝裡的落湯狗貓打撈起來,他們卻出動了整隊的消防隊伍,如大軍壓境般的氣勢來拯救一條微不足道的生命,是不是有點小題大作的在搶鏡頭呢?

 

疫情高峰期,被滯留在澳洲的外國遊客、外籍勞工、留學生等均可申請免費注射疫苗暨生活紓困津貼。

僅半個小時的電話申請,第二天小姪女發現她的銀行帳戶堙A多了一筆進帳──政府的生活紓困金。從此,這筆款項按期的每兩周自動進帳。小姪女感到震撼、感動、感激。她並非澳洲子民,何德何能享此福利?她開始認真的思考人性的善良、關懷、博愛、生命的平等價值……

 

小姪女恢復工作崗位後,立刻致電福利部鄭重道謝過去的半年所給予的資助並要求福利部可以從本周起停止給她匯款,好讓其他比她更需資助的人也獲得幫助。

患難見真情,守望相助是古老的中華文化精神,兩百多歲的澳洲人也可以將這精神演繹得淋漓痛快,難怪小姪女會感到不可思議。不管怎樣,她終於親眼見證澳洲人的真慷慨和海闊天空的真藍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