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譜(組詩)

 

遺 囑  2020.2.20   

 

「我的遺體捐國家」

他用最後的氣力在紙上寫下

歪歪扭扭的七個字

 

這些字像乾瘦的草籽

地潛入春天的雨水

 

刻在墓碑上的 2020.2.23

 

「我的遺體捐國家」

他用最後的氣力還加了四個字

「我老婆呢」

 

他慶老婆沒有被病毒感染

他知道,只要國家安好

老婆就安好

 

他用四十七年的光陰

斷斷續續寫下九十四個筆劃

不包括被刻在

墓碑上的

 

廿一個0  2020.2.23

 

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

一個與眾不同的排列

 

二月廿二日,廿一個省區市

確診病例零增長

 

最顯眼的是那個感嘆號

一柄鋒利的劍?

一桿鋥亮的槍?

……

 

不是。都不是

是一個人

站立在祖國的

 

夏思思    2020.2.23

 

我們只知道

她廿九歲

一名普通的女醫生

參與救治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

染上新冠肺炎病毒殉職

 

其他的我們不必知道

也無需知道

 

我們只知道

有一種九十後叫夏思思

有一種哀思叫夏思思

我們還知道

武漢有一個

也叫夏思思

 

融 化  2020.2.23  

 

「我覺得封城給我的印象

就像一塊冰,把武漢凍住了。不過,

有許多人已經用自己的體溫,

去融化這塊冰。」”

一名五年級的小學生

用自己的初心畫武漢

 

他的名字叫程彥逢

他的初心也是春天的初心

 

春天的雨水不期而至,只是不知

要耗費多少大地的體溫

 

發不出去的請柬2020.2.24

 

「疫情不散,婚禮不辦」

2

也走了

 

躺在他辦公桌抽屜堛熊盛B請柬

成了孤兒

 

它安靜的躺著,像躺在春天的棺木

沒有一絲聲響

沒有一絲灰塵

它是漢語堻怚O人心生悲憫的孤兒

 

它也將成為歷史的孤兒

流著二年春天的血

 

人間的橋  2020.2.24

 

一位三歲的小患者治癒出院

與一位護士阿姨互相鞠躬致敬

 

畫面定格在

年二月廿二日浙江某一病房外

 

一大一小的弧度

結合得多麼完美

 

這人間的橋

專渡塵世落水者

 

 

戰 士   2020.2.24

 

鍾南山

李蘭娟

張伯禮

 

王  辰

 

……

 

他(她)們是中國工程院院士

更是防疫戰士

 

如果將他(她)們的名字

排成一列

絕對是一股

可以用來升共和國的國旗

可以用來測量珠峰的高度

可以用來測算黃河的深度

唯一測不了的是

從武漢到家的

長度

 

李蘭娟院士的臉2020.2.24

 

 

 

不敢寫偉人

不敢寫名人

寫李蘭娟只把她當成一個女人

像母親一樣普通的女人

 

只寫她的臉

寫她像母親一樣皺褶層層的臉

只寫她脫掉防護裝備時的臉

壓痕深深

溝壑深深

 

深深

深深

 

到底有多深

除非長江水乾涸

 

鍾南山院士  2020.2.24

 

有一種危險叫

鍾南山

 

有一種幸福叫

鍾南山

 

終南山

陶淵明寫過

 

鍾南山

錢鍾齡寫過

 

兩座山的脊樑

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