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瘦西湖(組詩)

 

何園的月亮  2022.8.15

 

導遊說,它是唯一白天

能觀賞到的月亮

在揚州何園的片石山房

月亮,藏在水中,藏在石縫間

藏在石濤和尚的畫中

它像造園者的疊石孤本

我看它時它正圓

我移動腳步它又變成彎月

我欽佩設計者的匠心

月亮原本不在水中

不在石縫中

不在畫中

但又好像在水中

好像在石縫中

好像在石濤留白的一幅畫中

40攝氏度的高溫中

我沒有放棄追尋

直至晚上,我在新通揚運河河畔散步時

再次發現了那個月亮

 

在瘦西湖  2022.8.16

 

一場暴雨之後正宜遊湖

垂柳和桃樹掛著鬱鬱蔥蔥的詩句

分不出來哪是杜牧的,汪沆的

還是你的?

這些詩句被瘦西湖的水洗過

也被你的筆墨點綴過

此時,你用揚州的筆

重寫二十四橋

已經聽不見誰人在吹簫

但可以寫寫橋下放養的幾隻野鴨子

在水面嘎嘎地寫情書

風將紫薇花一片片

吹落在它蕩漾的情節裡

不遠處的蓮花橋開著五朵蓮花

每一朵都有一個你和揚州的故事

只是,十五孔橋洞藏著的十五尾月亮

何時能看到?

旁邊的荷花一小部分已經凋謝

大部分還開著粉色的太陽

幾朵青春的蓮蓬,像打坐的小和尚

不時地打盹

側邊的白塔,你把它倒握在手中

當一支筆好啦

在瘦西湖,想寫點什麼,主隨客便

或者,你到前面的釣魚臺

看能不能釣走

一首新詩?

 

大運河博物館裡的農具  2022.8.17

 

鐵鍬、鐵耙、鋤頭,石磨、石碾

……這些普普通通的農具

被陳列在潔淨的玻璃展臺內

隨便拿起一件,可能是奶奶用過的

或者是父親修理過的

凹凸不平的紋路,像濃縮的古運河

在中國的版圖裡逶迤恣肆

在乾涸的歲月裡

勞動者的血液讓大運河奔騰不息

這些鐵質的、木質的、石質的農具

是歷史的骨頭,也是原野的骨頭

中國的大地因之鬱鬱蔥蔥

它們幾乎伴隨了父親的一生

哪怕現在住在城市,父親也要用鐵鍬

或者鋤頭在郊區開墾出

一方菜園地,用青椒密封鄉愁

用紫色的茄子,比擬揚州的旗袍

揚州離他居住的城市不算遠

我確信,只要他沒有放下手中的農具

全中國的菜園地都與他有關

大運河的歷史

也有一半是他的

 

在大運河博物館旁賞荷  2022.8.17

 

在參觀大運河博物館之前

這裡的荷花開得熱烈、奔放

出來時,我發現多了幾朵蓮蓬伸出荷葉間

其中幾枝已經枯萎,但並沒有死亡

像博物館裡生蛌澈C銅劍或戈矛

只是,它們無一例外的

都被大運河裡的水滋養或擦洗過

 

漫步宋夾城公園  2022.8.17

 

爬山虎爬滿古城牆,像青色的

象形文字,從中穿越西門

柔軟的地面令人愉悅

鳥鳴、蟲鳴,與荷花綻放的聲音

交相輝映

一對年輕情侶,在路邊餵食野鴨

同伴不相信它們是野鴨

用手作驅趕的姿勢

野鴨騰空而起,輕盈地落入湖面

似乎身子被風吹得有些癢,不停地蹭湖面

其他的鴨子幫忙一起蹭

蹭得荷葉身子也在發癢

癢得荷花簌簌落下

同伴說,何不摘一片荷葉

戴在頭上?

其實,戴不戴,彼此都可以是

一枝荷,或者一隻藕

瘦西湖的水,都能洗清彼此的出身

蘆葦比荷葉更高,更密些

一對黑天鵝在裡抖動羽毛

它們已不屑於飛翔

它們棲息於自己的天空

它們製造出的喧鬧聲

讓我感受到前未有過的寧靜

我在公園裡的七千步是寧靜的

像荷花開得寧靜,像鳥鳴叫得寧靜

像城牆上的爬山虎

爬得寧靜

 

清水潭的白鷺  2022.8.18

 

1

有時飛在杉樹林上面

羽毛留在水面或地上

 

「每一片羽毛

都散發著自由的光輝」

 

木頭棧道上,白色的鳥屎

白漆般地宣誓永恆

 

2

觀光船在荷葉間穿行

荷花開出白鷺的倒影

 

我在荷葉間

尋找李清照的如夢令

托舉的蓮蓬是圓潤的韻腳

 

白鷺

銜來了一闕闕詞牌

我要吟誦的,卻是我為它寫的

關於高郵的一首小詩

 

3

一隻白鷺,在清水潭邊沿

被枯枝藤蔓纏住了身子

我走近它,它沒有過多地掙扎

我抱起它,它張開的翅膀

像白色的帷幔

我把它拋向空中,它撲通落入水中

它顯然受過傷,在水面慢慢滑行

遠遠看去,像出土的白瓷片

閃耀著歷史的光芒

 

4

放鴨奇人陸高忠放飛野鴨時

我拍了一張照片

飛翔的野鴨幾乎佔住了整個空間

突然一隻白鷺從黑影裡穿越

它讓這張照片有了層次感

我把這張照片取名為:

一隻白鷺上青天

 

在揚州看荷  2022.8.19

 

瘦西湖的荷

宋夾城公園的荷

清水潭的荷

北湖濕地公園的荷

……

在揚州看得最多的是荷

荷是水的骨頭

荷讓水有了生命

水是京杭大運河的水

是流在你我血脈裡的水

水是揚州的血液

揚州人不是用水種荷

是用血液種荷

種下一城的荷花和半城的GDP

在荷葉下游走

彷彿你我是荷的一部分

荷花在水面蕩漾

你拾起的幾,正是我

構思的幾行詩句

托舉的蓮蓬

有的已經開裂,為這個城市

奉獻出了所有的蓮心

湖面有多少個蓮子,揚州

就有多少尾月亮

 

在東關街  2022.8.20

 

它是固態的大運河

大運河的水多麼綿長

東關街就有多麼悠久

路面的長板石條,是大運河的琴鍵

踩一踩,歷史的旋律飛揚

 

東關街名人故居眾多

每一個名字,都構成大運河的風骨

東關街商鋪林立,繁華似錦

就像爬上牆頭的淩霄花

舉著長長的喇叭,對著遊人

吟誦東關街火熱的詩句

它的腹腔是花做的

它的聲音細如揚州的煙雨

青磚黛瓦是詩的韻腳

流簷翹角讓詩更具張力

古詩也好,新詩也罷

反正大家都來了,不妨用腳

再推敲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