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紅塵孤獨的周夢蝶

 

        雨餘的荷葉,十方不可思量的虛空之上。

    水銀一般的滾動,那人輕輕行過的音聲。

                               ◆◆◆周夢蝶

 

     拜讀葉國威先生的「對飲」,文中談起周夢蝶與瘂弦兩位詩人前輩,深宵相聚對飲的趣事。這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與周夢蝶前輩的一面之緣,當時我與友人在台北西門町逛街,行經天橋時,遇見周公,友人快步上前請安,我也躬身問候。當時周公問我是誰?我回答:「我是您的讀者,我讀過前輩兩本詩集,「孤獨國」與「還魂草」。周公聽罷哈哈大笑,說了一句:「原來又是一個傻子。」。

    周夢蝶詩人前輩的話,充滿禪機。

 

      周夢蝶的詩,意象豐繁,對人生對事物的觀察,和領悟都是細膩而慎密。他的詩中時常閃現禪機與哲理,有一種使人難以觸及,但又不能不觸及的感覺。

 

      他的詩,另一種特色是喜歡用典,從詩的結構中,看到他的詩自詩經、楚辭,以及古典詩詞發展過來的。如「逍遙遊」用莊子典,「天問」用楚辭典,「托缽者」用佛家典,「行到水窮處」用王維典。他這種創作手法,是一般現代詩人所遺棄。其實,周夢蝶是一個大澈大悟之人,在詩中言人之所未言,更言人之所不敢言和不便言。

 

      這是近六十年來,中國現代詩人中少見的,甘於「獨處」,而又面對現實諸於現象時,敢於高聲吶喊的一位「勇者」;更是一個混和著王維的「慧根」、李義山的「情思」,杜甫的「江上數峰青」的蒼茫味道的現代中國型的詩人。

 

      周夢蝶!其實您怎能從一片枯葉,看到整個秋天?這是多麼愚,又多麼痴!難怪您只有揹著千斤悲苦,沿著琲e上路。

 

                                                                                           2013.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