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滴水  2020.11.11

 

    我是一滴水,住在格陵蘭冰川深處,H2O是我的一個名字。我的體型原本是固體,生長在地球北極的極地裡。哪天因氣候變化、暖流過境,我的體型從此變成了液體,就在那個時候開始,人類稱呼我為『水』;我就這樣走進人類的歌聲裡,走進人類的詩詞裡,走進人類的生命裡。

當我變成一滴水,我開始在格陵蘭、冰島和蘇格蘭的海底山脈上方漂蕩,從那兒出發

,然後進入大西洋盆地。我不斷漂流,經過熔岩堆和沉積物,甚至沉入深淵,我和其他水滴匯合成一道強勁的水流。在紐芬蘭附近,與來自拉布多的海水相遇,我們結伴同行;還有來自直布羅陀海峽的地中海漩渦、也來參加我們的行列。地中海的水很溫暖,帶著濃厚的鹽份,與我們混合成一起;我被染成了一身的鹹味。我帶著這身鹹味、沿著大西洋中洋脊繼續南下,漂洋過海直奔百慕達。

    我在一片又一片浩瀚無際的水域裡到處漂流,在海床上方流動,穿越赤道,經過南大西洋海底盆地,然後到達南美洲的南端。在這裡,水流變得平靜而安穩,我享受著微風日麗藍天白雲;我快樂的緩慢地流動、慢慢地流淌到合恩角。

那天風雲突然變幻,水流洶湧起來,把我拋進一道急流,拋進一個又一個的漩渦裡。我彷彿墮入一個巨大的攪拌器,不停地向上向下地旋轉;直到抵達南極海峽時,我被沖上海面上。南極嚴寒的空氣,使我冰冷得全身發抖。洶湧的浪花托著我,把我拋到高高的浮冰上,讓我看到南極的企鵝。牠們的身影,彷彿一群穿上禮服的紳士、風度翩翩讓我著迷

;我隨著他們的步履,沿著浮冰的縫隙緩緩滑行。這片寧靜的冰原,讓我想起溫暖的家——格陵蘭。

    自從離開格陵蘭,我一直在波濤裡顛簸,在浪尖上奔馳;弱小的我感覺到非常疲倦,我要停留在這片冰原上稍作憩息。南極的夜空,呈現一種奇特的淡綠色的顏色;在星光照耀下,我變得通體透明。我詫異、異常驚喜,渺小的我竟然可以閃閃發光。這是多麼奇妙的感覺!淡綠的晶瑩刺痛著我,我模模糊糊地沉入憩流中,沉入環繞著南極極地的旋轉水流裡。

南極環狀洋流是地球上所有海洋的轉圜點,有些流入大西洋,有些進入印度洋,有些流進太平洋。我被一股極地的冷風,把我吹送到大洋洲的塔斯曼尼亞海域;我緊貼著澳洲大陸的海底礁層,經過墨爾本、經過雪梨、經過布里斯班。我一路北上欣賞美麗的珊瑚礁

,不知不覺闖進了阿拉弗拉海;繼續流到赤道的邊緣,在那裡,熱帶的炙熱溫暖了我。我漸漸升上海面上,向西流入印尼與菲律賓,那些大大小小的島嶼、洋流、漩渦與淺灘。那些大大小小的島嶼彷彿是雜亂無章的迷宮,無論我向東抑或向西,向南抑或向北,都沒有辦法找尋到出路。當時我很徬徨,我很恐懼;我呼喊,我哭泣。這個時刻,我很想回到母親的懷抱裡——格陵蘭。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十天或者半月,一場熱帶氣旋,把我吹送到關島,我在浩瀚無際的太平洋到處流浪。我很喜歡這片藍色的海域,那兒可以看見灰鯨與座頭鯨,看見虎鯊與雙髺鯊,看見金槍魚在燦爛的陽光下跳躍,看見成千上萬的魚群、閃亮著銀色的背鰭在水面下穿梭。這片海域非常熱鬧,甚至聽到鯨魚的歌聲。

    那天我遨遊到夏威夷。夏威夷是火山熱噴泉地帶;埋藏在水底下的火山,相隔一段時間就會噴射出熔岩,溫暖夏威夷群島四周的海域。所以海底礁層的水合物與礦物質異常豐富,聚居了許多海洋生物;各類的魚群,蚌類,海藻,浮游生物等。這裡是逐浪天堂,我每天都與那些逐浪的人們一起嬉戲。

    海洋,讓人類既熟悉而又陌生。雖然他們的科學研究、可以發展到登陸月球,甚至不久的將來可以移民到火星。但對自己居住地球的海洋,知識學術研究、瞭解的程度淺薄得可憐!所以人類時常說:對太空的瞭解多於對深海的瞭解。因為哈伯望遠鏡能夠望到陌生的星系,太空船可以載著人類在太空上遨遊。相反地,光度最強的探照燈,在水下世界裡只能照出幾十公尺的範圍。太空人穿著太空衣可以在太空上漫步,但潛水員穿著最精良的潛水裝備,只能到達指定的深度;潛水艇與深水遙控機械人,它們的功能都是一樣。如果超過壓力深度限制,就會發生意外的危險。對人類來說,深海的海底是一片黑暗,深海的海底是一個謎!

太平洋是地球最深的海洋,它的深度有一萬多公尺。我在這片藍色海洋玩得很開心,當我吸飽了鹽分,就下沉到海底深處。拜訪不同水層的海洋生物與牠們玩耍脈衝的遊戲

。驀然,從南極吹來一股強烈的冷風,與太平洋暖流相遇;在凛冽的冷風下,暖流迅速冷卻。原本含鹽量很高的海水,因冰冷變重而猛速往下沉落,形成了數個巨大的漩渦。我從一個漩渦被拋到另一個漩渦裡,就像踢足球一樣,我被踢到昏迷了。

    當我醒來時,一股東北季候風,把我吹送到東海、靠近臺灣海峽。我以為可以在這裡逗留憩息,讓我遊覽一下寶島臺灣;然後經日本海跨過白令海峽,向西返回格陵蘭。但是那股熱帶氣旋,突然改變了方向,把我送到中國南海。我在海濤上起伏跌宕,霎時一陣滾滾而來的雷霆,把整個海洋搖動起來;海平線上捲起了雲堆,海濤像一座小山在我的前方升起,鋒面正在接近。剛才被海水拍打的沙灘,現在出現了溝壑縱橫的黑色礁層,海水下退了十數公尺。這不是退潮,退潮的潮水不會在轉瞬間迅速下降;不會有呼嘯的狂風、咆哮的浪花。這種情況,我意識到某種災難將會發生。

    我在錯誤的時間,來到錯誤的地方,竟然讓我遇到了海嘯。一堵可能有二十公尺高的波浪、組成垂直的牆壁,正在快速逼近堤岸。我看著大海消失又望著大海返回,咆哮地撞擊著礁石,高高地沖上天空,像一頭洪荒猛獸。它跨越島嶼,捲過沙灘,直接沖向陸地上的建築物。我不知道自己是在上升抑或是下降,只知道海嘯瘋狂地湧向海岸,要把陸地擊碎。一座沿海的城市將會被徹底摧毀,不但只是這座城市,是沿著這條海岸線的每一座城市,都會陷落在強勁的海嘯裡。

迅速變天是南中國海常有的事,我禁不住嘆息,黯然離開了這片海域。我隨著渦流直奔婆羅洲的麻六甲,繞過了汶萊,避開航運繁忙的龍目海峽,走向印度洋無邊寬闊的海域

;順著水流來到波濤洶湧的孟加拉灣與斯里蘭卡,然後到達阿拉伯海。我在氣候非常乾燥的阿拉伯海,補充足夠的鹽分,繼續向非洲漂流。

    我沿著莫三比克緩緩向南而行,欣賞沿途非洲的風景,以及他們獨特的風土人情。但是洋流愈流愈快,把我沖到、奪走許多航海家生命的好望角。這裡是南極寒流與印度洋暖流的交匯點,兩股氣流交接,製造出極端惡劣的天氣;海裡到處佈滿死亡的陷阱。整個海底遍佈迹斑斑的沉船殘骸,葡萄牙的一艘載重量5500噸的盧西塔尼亞號,就在這個水域裡長眠。

    我在海底巨大的渦流裡前進,經過巴西的里約熱內盧,經過委內瑞拉的加勒比海,到達墨西哥灣流。墨西哥灣流是這顆地球上最大的洋流。起源於墨西哥灣,橫跨過佛羅里達海峽;沿著美國東部的海域,與加拿大的紐芬蘭,一路向北通往北極。在北緯四十度西經三十度之處,墨西哥灣流分成南北兩支;南分支經由西非重新返回到赤道,北分支直通歐洲的海域。

我跟隨著北分支洋流,來到了佛羅里達,沿著美國東海岸的陸棚慢慢流淌。我原本是歸心似箭,但我被這片綠色的海洋,迷住了。我沿著連綿起伏數百公里長的大陸礁層緩緩而行,沿途的海床生長許多海洋植物,種類繁多,覆蓋了淺水中全部的陸棚。岩縫與洞穴棲息許多貝類、海葵、螃蟹和小蝦等;不同種類的魚群,在海草、綠藻、紅樹林叢中玩著追逐遊戲。鮪魚、鰹魚、鱈魚及金槍魚在水深之處覓食,對著金黃耀眼的太陽眨著眼睛

。我被這些歡樂的景象,和諧的氣氛感染了。我禁不住喜悅隨著浪花跳躍,高聲歌唱。

    墨西哥灣流給美洲、歐洲的國家輸送溫暖,皆因它的熱能使到在嚴寒的冬季裡,挪威通往北極的航道依然無阻,不會結冰。溫暖的墨西哥灣流,使到海洋生物充滿了蓬勃的生氣;海中蘊藏的石油、甲烷,以及貴重的礦物非常豐富,帶來了國際之間的經濟增長,人們安居樂業。墨西哥灣流是造物者給我們的一份恩賜,盼望人類學會感恩,不要製造太多污染。保護地球,保護我們自己的家園。

當我離開加拿大的聖羅倫斯灣,隨著洋流向北奔流;每經過一段水程,意識到自己愈來愈變冷。北大西洋蒸發了我的熱能,把鹽分留給我。我的身體變得沉重,是前所未有的

、哪種飽受滄桑的沉重。驀然間,發現自己回到了格陵蘭——我的出生地,我的旅程出發處。我從寒冷出發,現在回歸寒冷,沉落到格陵蘭海底的深淵。

 

 

:中洋脊(Mid-ocean ridge)又稱洋脊,大洋中脊,中央海嶺。這個字詞英文與中文皆有狹義與廣義之分,有兩種語境有不同的註解。狹義註解,只是特別指定為大西洋的中洋脊,因為中洋脊是沒有出現在太平洋。出現在大西洋的中洋脊,長達15.000公里。廣義註解則要使用『洋中脊』,是泛指全世界的洋中脊,包括東太平洋海嶺、印度洋西南海嶺、中印度洋海嶺、印度洋東南海嶺等。

:水合物(Hydrate)是含有水的化合物,在一定的溫度與壓力條件下形成的白色晶體。

:水是有重量的,鹽度低的水是最輕,鹽分愈高的水,就比較愈重。另一方面,冰冷的水比溫暖的水重,因為冰冷的水密度很高。冰冷的高鹽度的水是最重的。

海水不但是隨著洋流而動,它們還在不同水層間上下流動。暖流在水面,最冷的則在海床,兩者之間是深水流。當然,暖流能在水面上流淌數千公里,最後才進入冰冷的地帶

,然後開始冷卻。當水溫降下來之後,它就會變重;使到水開始往下沉,表面的水流變成了深水流,甚至海底水流。然後水從下往上,從冷變暖,流動的方向也隨之而變遷,使用一種完全相同的自環方法。地球上的海水,是隨著洋流不停地運動。而且,它們彼此之間是互相牽動的,所以它們不停地進行著交換。

:墨西哥灣流(Gulf stream)起源於墨西哥灣。在北緯四十度西經三十度之處,分成南北兩支。南分支經由西非返回到赤道;北分支橫跨過佛羅里達海峽,沿著美國東部海岸,一路向北,抵達加拿大的紐芬蘭,終止於格陵蘭與挪威北極的海域。

這股洋流含鹽量很高,原本是會下沉到海底裡,皆因它的水溫較高,所以能夠留在上層的水面上。它的溫暖度大約有十億兆瓦,熱功率相當於廿五萬座的核電站。它帶著十億兆瓦的溫暖,直接奔流到加拿大的聖羅倫斯灣、紐芬蘭,之後流淌到格陵蘭。來到格陵蘭,這股洋流的熱能量全部瓦解了,變成冰冷的海水。

:陸棚(Shelf)地球上每個較大的陸塊都被相對較淺的海域環繞著,這就是陸棚,水深不超個兩百公尺。基本上,陸棚就是大陸板塊在海底的延伸。有些地方只有幾公里

,有些地方延綿數百公里,一直延伸直到沒入深海。陸棚的形狀有些是陡峭,有些是平坦,有些像梯田一般。

陸棚的形成是河川把大量泥沙,植物和動物殘骸沖到海岸的盆地裡,隨著時間積累,形成了沉積層。沉積物愈來愈多,層層擠壓,最底層的沉積層形成砂岩或石灰岩。當陸地持續下降,煤礦層因此而產生。同時深海地區的溫度也愈來愈高。岩石中的有機物殘骸受到高溫高壓影響,經歷複雜的化學變化之後,產生石油和天然氣,蘊藏在陸棚下的礦層裡。

:甲烷(Methane)是由一個碳原子,以及四個氫原子形成,可以代替石油的一種燃料。它的儲藏量非常豐富,並且將會成為能源的明日之星。甲烷本身是沒有臭味,但經過硫菌將甲烷「無氧化」反應後的產物——硫化氫,帶有很強烈的臭味。有機物分解時產生了許多化合物,其中不少具有惡臭。這些惡臭的氣味統稱為「沼氣」。硫化氫就是沼氣臭味的來原,並非甲烷。我在這裡詳細的解釋,皆因有部分的人誤解了甲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