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東:寫鄉土詩的先行者   2021.11.16

 

 王耀東是我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詩友,那時我們都是二、三十歲的青年,臨朐一中初中畢業後,我去了沂山東麓一山村當小學教員,王耀東當了兵,但我們都開始寫鄉土詩。我和詩友陳作詩、盧長松、馮樹柱,每到過星期天都到我家研究寫詩,常常集體修改,然後投稿。到了五十年代末,《山東文學》雜誌,在臨朐冶源馮如松處設了一個業餘詩歌編輯部,我們寫出的鄉土詩都交給馮如松,他交給山東文學社,每期出版一個詩頁,記得我每期都發表,如《水、肥、土》《鎬》《豐收謠》等。這個時期,王耀東雖然當兵遠離家鄉幾千里,卻未忘了我們這些老詩友,利用探家的機會,拿出整天的時間,從家鄉東朱封徒步到冶源堯窪我家,詩友會聚,談詩改詩,交流寫作經驗。還利用進城辦事的機會,相見交談。這期間,他早已開始寫作鄉土詩,在他心媔m土詩發出茁壯之苗。

 

紮下鄉土詩的根基

19601965年,他在部隊做宣傳工作,業餘寫了許多戰士之歌。如《戰士的腳步》《大海啊,你真玄》《瞭望臺》等,詩的水準已經很高,他的戰士之歌,寫得很好,能和當時的部隊著名詩人邢書第相比,可他最熱戀的還是鄉土詩,如他在一首中寫道:

                 試 犁

濛濛細雨試新犁

臉上水珠兒掉

不掛綠簾掛山川

不穿蓑衣不戴草帽

 

想過去 黃土地堛w血淚

看公社 前景如畫步步高

彷彿眼前泥浪變金海

雨瀟瀟  熱乎乎的心血撲撲跳

 

使勁揮鞭 鞭花笑

犁兒似箭飛快的跑

犁尖挑起千層浪

浪上響起豐收調

  這是六十年代初,他還未脫離部隊生活寫的鄉土詩,而且寫得相當好,很有深度。當時我在海洋縣參加社教,長期住在農村,對農家生活體會很深,但沒有寫出這麼好的鄉土詩來。就是在省媯o表的,也是些短小的鄉土詩,《老農》《老槐樹》《好陪送》等,故而我認為,我們五六十年代的詩友 ,對鄉土詩的創作 ,走在前列的還是王耀東。他寫鄉土詩,這時已深深下了根。

 

努力拼搏寫好鄉土詩

我覺得寫鄉土詩,如何真正寫好,怎樣創新,整個八十年代是王耀東衝刺的時期,滿腔熱血,充滿激情,精心研究,在提高詩質上下了很大功夫。這個時期,他從部隊轉業到地方,去濰坊藝術館擔任書記,成為市文聯的作協副主席,創辦了《鳶都報》《大風箏》等文藝報刊,自己在寫鄉土時,集中精力,進行探討,經常到農村體驗生活,挖掘生活中的新發現,在具體實踐中,寫出了鄉土詩的精品。這時的王耀東,切實寫出了一大批品質很高的鄉土詩,發表的檔次也相當高,《詩刊》《人民文學》都採用過他的詩。《清晨,河邊的世界》《玉米地》《打麥場上》《暮靄堙A母親的一聲呼喚》《不流淚的土地》《我望慈母手中線》《父親》《鄰居》《夜,很深的夜》《蟈蟈與童趣》等等,這些鄉土詩確實都寫得很好。我寫的一些鄉土詩,有的也有新意,但與耀東的比起來,存在很大差距,明顯的不同是,好比兩人一塊雕桃核,他的筆刀深邃,含意有高度;我的筆刀不深刻,注意了表面之美,探討深刻含意不夠。直到今天,對寫鄉土詩的這件事,我才醒悟,他的鄉土詩在全國影響很大,原因就在這堙C 如他寫的一首:

              暮靄堙A母親的一聲呼喚

暮靄堻戽◥

是母親嘴埵R出的聲音

它把一層層遠山推進夜色

把一層層溫情攬給炊煙

 

一幅慈祥的圖像

被喊聲呼喚出來

清晰地勾畫出來

映上記憶的銀屏

隨之牛叫  羊籲混合成一種

村莊的氣味  把家的氣氛浸染

 

漸次  跳動的畫面

遠方走來一個老女

柴在背上隆起  從額上垂下

走向最亮的記憶

 

一聲過後

又是一聲

被暮色折疊起來

藏進人的年輪  多少年後

偶然一次碰把這種聲釋放出來

那味道

——好香

 

樸素的鄉土語言,寫出了母親與孩子真情。母親呼喚之聲,粗獷、沙啞,或不洪亮,但孩子聽來最動聽,它比最美的歌,還要美。耀東對鄉情、親情、鄰情,觀察的很細,體驗的很深,抓住細節,運用恰如其分。《逮知了的夏天》第一節:

用馬尾結一隻網

舉向藍色的晴空

靠少年的機靈  一下子便把

一個熱烈的夏季沾住了

 

這鄉情語言,運用何等準確。因為在他的童年生活中,在家鄉的河畔無數次的捕捉夏天的知了。他把這美麗的情節,運用在鄉土詩中,寫活了這首詩。

耀東以幾十年寶貴歲月,攻關鄉土詩,把它寫出了高水準,沒少費功夫和心血。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的輝煌目的終於達到了,他的某些鄉土詩真正達到了詩的高峰。

 

在全國引起對鄉土詩的爭議和研究

 王耀東在他的《詩選》後記中,說:“詩同我,我同詩,同命相連;詩激發了我的志向,堅信奮鬥就能成功。”他自己介紹說:“1979年到1989年這段時間,是我的詩重大變化的一段 。詩由內外視到內視,由明朗到含蓄,由淺露到深厚。詩藝有了重大脫變。歌頌鄉土是這一時期的主旋。鄉土是我的命脈,是我的精神天然樂園。我把畢生精血都傾注在這片鄉土上”。耀東的這一實踐,深深打動了我。他的鄉土詩,在全國引起震動,得到爭議而後肯定,這是一個堅實的基礎。

 一些著名評論家認為,王耀東是現代鄉土詩歌群落中有爭議的代表詩人。在全國有上百名詩人評論,對他的鄉土詩產生興趣,引起重視,進行評論和探索研究鄉土詩。全國著名評論家、文學家臧克家、公木、李元洛、謝冕、楊匡漢、浩然、吳開晉等,對他的鄉土詩都發表了真知灼見。還召開了王耀東鄉土詩歌作品研討會。老詩人臧克家對王耀東的詩,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寫得很用功,有生活氣息,很質樸,有真情。不少評論家對他的鄉土詩做了肯定:“他已經創造了自己的鄉土詩,獨特的已經形成藝術個性”這肯定不僅是對王耀東和他的鄉土詩,也是對鄉土詩的肯定和定位。因而所有熱愛鄉土詩的作者,都很受鼓舞。

  王耀東先行寫鄉土詩,引起爭議、評定的行為,為我們整個寫鄉土詩的人,指明了方向,確定了前進的目標,我們感謝王耀東在鄉土詩寫作上,走出了新路,做出了樣子,使我們在黨的文藝路線指引下,更有創作鄉土詩的信心,攀登高峰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