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灑筆墨書 多彩人生畫

——讀心水先生詩集《三月騷動》有感  

---- 趙建英 ----

 

自從來到澳洲,便與讀書疏遠了關係,日常忙碌只是勉為生計,買書便成為一種太奢侈的行為,想想留在國內家中的滿滿一面牆壁的藏書,偶爾便兀自生出深深的哀怨。書不是行李,這時代太過沉重的東西只能寄存在老家,隨便攜帶的只剩下生存必需品。

應邀參加新州作協的聚會,得到了一本詩人心水先生的詩集《三月騷動》,第一眼看到疊著楓葉的封面,就有一種心動的感傷。似是秋葉飄零的場景,無意間勾起了思鄉病,居然手堭殿菑@本書,在冷風瑟瑟的悉尼市中心,默默地走了好幾個街區,在這陌生的地方,自己與熟悉的漢字一起行走,心媟Q的卻是那個抽象又具體的漢字的祖國——那個遠而又遠的文字的故鄉。

《三月騷動》可以一解我的閱讀之渴,從此每每有點閒暇,便翻開詩集,讀上幾首詩人的心血之作。我的閱讀之憶,便被詩人的詩句慢慢地觸動,直到一步步地追著詩人的腳步,來到了詩人數年間辛苦勞作、勤為耕耘的詩的大地。

這是詩人持續二十多年的創作,其中有對大地山水的深深情意,有對至親至情的細膩刻畫,有對歲月印痕的感歎抒懷,有對花鳥蟲魚的淺淡描摹,有對時事倥惚的深刻解析,有對塵世及江湖的瀟灑諧趣……在詩集的八個專輯中,構成了詩人的立意主體,並且形成了詩人獨特的風格,非常鮮明地體現著詩人的藝術追求與文學品性。

中國文學最講究的是詩情畫意,心水的詩巧妙地構畫了一幅文學的山水畫卷,疏密有致的行文之間,讀者可以隨時體會詩人佈局其中的藝術觀點,在詩的意義上來說,頗有一種四兩撥千斤的功力。

像詩集的開篇之作《CRANBOURNE》,詩人是這樣寫道:

「深冬竟溫暖如初秋

與妻攜手迎陽光尋幽

城鎮熱鬧,是沒有風沙飛揚的關卡

市民微笑頜首,擦身過後

陌路相逢他朝再遇仍不識

我們是徜徉在草地上的羔羊」

 

在筆者看來,這首詩就像一把鑰匙,為讀者開啟了閱讀詩人藝術思想的一扇大門,使讀者能夠在一開始便接觸到詩人的內心,那就是一種對於生活和現實的思考與理解,詩人以一種“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般的悠然心態,把內心的空間拓展到了最大。這種詩作在形式上的寬廣,可以幫助詩人在創作上達到最自由與最曠達的境界。再比如詩人寫著名的愛麗斯岩石:

「百餘年的城市變成北領地大鎮

發現甘泉的探險家用愛妻芳名建城

愛麗斯從此揚名世界

蠻荒大漠堛漱@顆夜明珠

觀光客湧入尋幽探勝

仰賴旅遊業為生的居民面露微笑

街頭漫步多是與世無爭的原住民

他們想不通為何其他族裔為何活得那麼累」

 

在詩人營造的詩意之中,讀者讀到的是風景,同時也是風景之外的詩人的思想。

在這部詩集中收集的近三百首詩作中,時間跨度從1992年到2010年,從第一輯的以物詠志、到第八輯的諧趣江湖,詩人把世間萬相、山川風貌一起有意無意地串聯在一起,教人聯想世界的狹小與空間的廣大。這些詩的地理跨度從歐亞到美洲,情感跨度從詠吟山水到親情綿長……可以說這是一部寄託了詩人人文思考與深刻感情的漚心瀝血之作,是詩人表達感情的一個個支點,借著一首首雋永優美的詩句,詩人把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以及自己的一顆赤子之心,一覽無餘地展示給讀者,這種凝結著真情的詩歌,最能打動人心,這種純粹的文學性上的詩歌,在這個時代已經很難尋找了。

詩人以詩性的筆觸,細膩而深刻地展示了一顆濃濃親情下的熾熱之心,最令人動容的專輯就是《親情》,詩人以親情為此輯命名,充分展示了親情之于詩人的重要,再者也無意無意地引導讀者進入自己的親情世界,自古血緣便是維繫人類延續的最基本的根,在這株人類親情的大樹上,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都是一個不可或缺的環節,只不過有的人因為種種原因疏於打理自己的親情關係,而有的人則把親人家眷放在第一位,顯然詩人屬於後者。

詩人以飽蘸心血之情的筆墨,記錄了對於父母雙親的深刻思念以及孝子不能伺於床前的遺憾,在《母親的墓碑》中,詩人寫道:“ 

「擁抱您,啊!這麼一塊不圓不方

竟然又硬又黑的石頭

怎的溫柔如水,雪花也慈祥的

像您當年摟我抱我的雙手,冷風中

碑石顯現您那似有還無的微笑」

 

這一步三歎,感人至深的詩句中,詩人把對母親的思念之情,濃縮在“石頭”與“微笑”這兩個名詞堙A這是一種怎樣的失去母親的遊子的深情呼喚!還有詩人寫在《母親節飄飛的賀卡》堛甄I晴之句:

「把酒仰視蒼茫空宇

深秋飄飛的落葉都是我寄發的賀卡」

 

詩人把秋天的落葉想像成寄給母親的賀卡,以大自然的饋贈作為禮物寄給九泉之下的母親,這樣獨特的意境,是詩人在思念無寄的時候一種無奈而又悠遠的表述,對於任何一個思念親人的人來說,都會引起強烈的共鳴,為詩人的孝心,為詩人的赤子之情。

假如說母親是每一個兒女的家園,那麼父親就是照耀在家園之上的陽光,詩人對父親的思念不同于母親,詩人這樣寫道:

「大和尚用您難懂的經文

超度我思念的悲苦

黃土蓋鮮花,兩界陰陽

骨肉父子,未知您是否

還有夢依舊,能聽我呼喚麼?」

 

對母親是一種深深的依戀,對父親則是一種父子之間傾心的交流,詩人以詩的方式,表達了對父母雙親的思念,同時也傳達了中國傳統家族文化之間的細微差別,作為家中長子,詩人的責任感就在字埵瘨○z露出來,這是滲透在血液堛漱憭げワ荂A一種無法剔除的良知與美德。

除了令人傷感的對父母雙親的懷念,詩人還以幽默而富有人情味的筆觸,詳細地道出了作了外公後的喜悅之情,從詩人寫給幾個孫子孫女的詩堙A可以窺見詩人“樂得合不攏嘴”的高興勁兒,從孫女如珮:

「皓齒如雪、你是柔柔春風

撒嬌生氣,眉眼盈滿笑意

跳躍奔跑的小精靈」

 

到孫子永良:

「清晰喚著爺爺,爺爺

等了天長地久般的時日

竟然在夜色醉人的港灣

讓你甜蜜稱呼迷倒

再無任何美麗能誘我」

 

童稚嫩音的孫兒一聲呼喚,就是爺爺最大的快樂,這種人之至情至愛,在詩人的筆下,變得無比美麗而可愛。還有詩人寫給外孫女張伊寧、張伊婷的詩,詩人發自內心的快樂,都在筆尖凝聚,傳達給讀者的資訊,也是閱讀中兼得的快樂感受。

在第三輯《親情》中,另一個重要的主人公就是詩人的妻子婉冰先生(婉冰先生亦是澳華文壇一位有著不凡成就的作家),詩人與妻子結婚數載,如今兒孫滿堂,一個大家庭其樂融融,“執子之手,與子諧老”的妻子,則是時刻陪伴丈夫的身邊。即使夫妻終日相伴,依然充滿了新鮮而甜蜜的愛,詩人與妻子的夫妻深情,不僅是華人圈公認的楷模,是兒孫輩效仿的榜樣,更是天下所有平凡夫妻心之所向的目標。詩人對妻子的照顧有加、妻子對丈夫的體貼入微,夫妻兩人的心心相印、舉案齊眉,都在詩中流露得自然而令人羡慕。

「你是春的化身也是秋之神

攜手齊看春花秋月

、、、、、、、、

我愛秋天原是因為

你是秋月嫦娥的化身

是溫婉冰清仙女降世

百鳥圍繞的美麗鴻雁」

 

在《形影相隨——給愛妻婉冰的詩》中,詩人深情地寫道:

「收拾行囊時觸及

你依依的眼色

悄悄把這抹眸光

輕輕摺進手巾裡

旅途中想到你的溫柔

貼藏在我褲袋內

彷彿我們結伴同遊

 

你靦腆地遞來

觀柳還琴,是粵曲唱帶

讓你的歌聲伴我走天涯

在歐洲寒冬飄雪時刻

盈耳將是你纏綿的音韻

溫暖奔流過我寂寞的心房

 

相片就免了吧

只要掏手巾,妳便像精靈

顯現,聽耳機、繞梁妙音

是妳展喉,我過重的行李

收藏了妳的形妳的影妳的聲」

 

作為詩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妻子,在甜蜜的過重的行李中,詩人和妻子永遠是對方收藏的最重的那一部分。這種花甲之年的愛情,就這樣樸素而又浪漫地展示在讀者面前,使處於浮華現世中的人,會有意無意地想到自己是不是也應該成為另一半的人生行李中最重的那一部分?

除了對親情山水的描述,這部詩集中的另一個亮點就是創新,本詩集中收錄的四十幾首漢俳,延續了漢俳自日本進入中華文化體系之後的基本風格,簡約如小令一般,但是詩人同時寫出了市井百態,添加了令人親切的生活氣息,一反“曲高和寡”的俳句風格,讀來令人頓生慨歎。至於詩人獨創的武俠詩,則是澳華文壇上獨樹一幟的嘗試,這是詩人獨特的詩體,不僅澳洲文壇獨一無二,且以大陸及香港臺灣,都幾乎無人涉足。文無定式,貴在創新,且能夠被讀者接受,詩人勇開武俠詩之先,給澳華文壇帶來了可貴的新鮮氣息。

二十年間磨一劍,對於年過花甲的詩人來說,這部詩集是一個巨大的收穫,收穫的文學的成就,更重要的是詩人對於人生以及這個世界的詩話,詩心即童心,詩人始終以純淨的內心,與文學交流,與詩歌對話,這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使每一個讀到詩人作品的人,也都收穫自己所能感悟到的果實。

 

2013710完稿於悉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