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城‧氣如虹作品

 

 

十一寸之、口

 

 

是一本文字的結構,

躲避著許多隻貪婪的手。

吵鬧、叫嚷!

搶奪、爭鬥,

不是敵人,

都是舞文弄墨的好朋友。

                                    

先睹為快!

誰願落人之後? 

趨前、注視,

俯身、低首,

翻開看看、翻開看看:

是珠璣的懸掛!

是藤蔓的直垂!

是瀑布的奔流!

----------------- 

 

聽說一頁頁展示現代的香港;

聽說一頁頁展示世界各洲;

幾多心血的凝結,

幾多腦汁的匯合,

幾多方塊的拼湊,

六十日

不是好詩不聚頭!

 

冷眼旁觀,

我清楚的瞥見,

幾片紅葉繽紛,然後

組成了--------

十一寸之、口

 

脫稿于一九九二年壬申初春 越南

 

                    

 

 拙作〈詩路漫長〉末尾這樣說:

  在九十年代初,冬夢從香港回越南探親,並為《詩》雙月刊籌組越南特輯,他力邀

我也寫一首;我那時毫無靈感,鑒於盛情難卻,便先行找點資料。我拿起詩刊參閱,原

本那個大大《詩》字,我竟然看成〈十一寸之、口〉,也順勢以此為題,塗抹了幾行,

濫竽充數地在該詩刊 發表了。總算有一首詩,有折扣的詩。

  來美國,我不知怎樣繼續走這條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