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城‧氣如虹作品

 

《牆花》飛絮

 

 

 

 

在「小說世界」裡,始初我沒有注意到《牆花》。

《牆花》的確比較新奇,普通讀者不知含意所指;天曉得是牆頭草還是出牆紅杏?頭一天,我看見那佔去大量篇幅的方塊字,要花費很多時間閱讀,就不打算探究了。我倒欣賞那幅裸體插圖,很吸引;然後看看作者:師瓊瑜;再看看畫家:閒雲野鶴。應該滿足了,時間無多嘛!

第二天,《牆花》中段又出現,另外陪襯一幅更精彩的裸體畫,真是太吸引了!我平生最喜歡是看報紙,也最喜歡欣賞裸女圖像!這一來,我按捺不住了,難道《牆花》就是裸女?非得看個究竟不可!

「他仍是處男之身,千方百計想一嘗性的滋味。」

哦!一看下去,單單這兩句就夠吸引了,明顯是描繪性愛的韻味。繼續往下看,愈來愈令我震驚,以為自己正翻閱兒童不宜的成人刊物。也許是少見多怪,也許是生活在落後的越南,也許是剛做美國新移民我的確大為震驚,真的萬萬料想不到,在大眾傳播的報紙上,會刊登這樣大膽描繪的文藝小說。

這年頭,「性」開放的風氣吹襲全世界,談論「性經」是平常事,學校推行性教育,灌輸性知識已很普遍,男女間的性行為更加隨便,講禮教,講貞操,實在沒意思,人家不笑話老古董才怪。

不過,我很懷疑,一篇談情說愛的文藝小說,一段充滿文學氣息的文章,是否必須赤裸裸地描述?是否這樣才夠真實感?是否欠缺了這種埸合就不算精彩?

且看這段描繪:

「然後他便開始親吻我,手掌一步步往我的衣服內移動,摩搓我的乳房,試圖解開我胸罩的解釦,他的嘴唇在我的臉頰耳鬢間廝磨,舌尖舔舐我的顏面,濕漉黏膩的口水沾滿每一片他所親吻過的區域,他充血膨脹的陰莖筆直強硬的透過他身上穿的牛仔褲,像一根帶有氣力在背後的棍棒一樣,硬生生,霸氣十足抵在我的腹部間。」

看!這種露骨的描繪,完全是性慾圖像,閱讀時不但令人想入非非,會引致慾火焚身。還有,不止那麼一段,再繼續看,有更深入的刻劃,比當年視為禁書的《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進步多多:

「隨著螢光幕畫面各種情慾鏡頭的流轉,文桂也變化著各種姿勢擁抱愛撫親吻我。他有時站在坐於沙發上的我面前,要我用怯生生的手去扯開他的褲頭拉鏈。他穿著剪裁合身的牛仔褲,這時顯然在鼠蹊部位鼓鼓突起,像是要把褲頭拉鏈給撐開了。他總是抓起我的手,跟著他手部的動作,貼靠在他已拉開拉鏈,但尚著內褲的陽具上,來回撫觸。之後,又將我的手指帶領伸入他的內褲裡,撥開他的褲襠,有時我看到他充血膨脹的陰莖龜頭自褲子裡蹦出來時,彷彿關在籠子裡窒悶難存的野獸瞬間獲得了自由舒展的機會,以及呼吸了新鮮空氣後的興奮。」

以上這一段簡直是性愛姿態指導,做愛前奏曲的演繹。這還不夠味道,尚未進入高潮,尚未達到滿足階段,作者再接再厲,繼續描述下去:

「二十五歲那年,我從一個交往了將近兩年的男朋友身上,學會了口交這回事。一開始我也委婉的表示拒絕,但在他多次對我做出如許的舉動,並讓我擁有比陰莖進入體內更大的高潮後,我期待他每回皆能如此照做,而他的要求則是,我亦必須如此照做,於是,我開始了用嘴唇舌頭去吸吮親吻男人陰莖的經驗」

嘖嘖,多麼的淋漓盡致!

節錄這三段,是全篇小說中最為露骨的性愛描繪,其餘都比較含蓄。我承認這篇作品的描寫技巧相當不錯,詞藻句法優美,而且在第三天的尾段,有意點明命題:

「妳是那樣的女生,就像補習班圍牆邊出牆的花一樣,到處勾引別人。」

然而,我總覺得,在大眾傳閱的暢銷報紙上發表,這般細膩筆法是不合適的,應稍微更改較佳。當然,如果搬到成人雜誌上刊登,那情況又改觀了,或者加插寫真圖片,讀者可能會大呼精彩傑作哩!

一九九八年元月於鳳凰城

 

附言: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二日至十四日,世界日報的「小說世界」版,一連三天發表小說《牆花》,閱讀後寫下感言投去該報,責任編輯專函回覆致意,但將拙作雪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