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聖誕詩

 

 

    

           又是聖誕來臨。

  這年代,會帶來什麼福音?我移民美利堅,迎接聖誕的心情非常平淡;以為離開了越南,來到這個講求物質充足享受的社會,能夠快快樂樂過日子;可惜現實生活,壓力甚大,精神緊張,加上甚麼恐怖份子消息,令人頭痛;有時想:重返越南,可能更優遊自在。

  越南堤岸我生長的地方,永難忘記,那個魚米之鄉,富有人情味,保留著華人的風俗習慣,好像中國的一個城市,太好了。

        在那堙A曾經舞文弄墨,留下許多感情、詩稿、文章。

  難忘記一九六一年的聖誕,我萬分高興地在報紙上接到一份禮物,是第一次接到的公開發表的聖誕詩卡。

  那年我雙十年華,已涉足文壇幾度春秋,初次獲文友賜贈,心境的喜悅,不足為外人道。那份《聖誕禮物》在建國日報,贈送者筆名叫艾雨,文字是這樣靈活﹕

  「朋友!聖誕節來了。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帶著一份星光,帶著一份祝福,在聖誕的詩卡堙A寫下幾首祝賀的詩篇,尚希你們在此接受我贈予你們的一份聖誕禮物,就算是我一片誠意吧!」

  跟著是給各文友的詩。其中一首是給我﹕

 

                        文友

     

                        從荒漠的原野,

                        從陰鬱的森林,

                        你帶著歌,

                        帶著笑,

                        帶著生命,

                        帶著藝術,

                        帶著愛,

                        要淨潔的藍天,

                        寫下理想、和路。

 

  當時,我不知道艾雨文友是誰,立刻提筆回音,在《亞洲日報》的〈青年文藝〉版發表﹕

 

                        致  意

                        ★★謹以此作,答謝★★★ 

                    艾雨文友所贈之《聖誕禮物》

 

                        荒漠的原野

                        是寂靜淒清;我已經努力馳騁過!

                        陰鬱的森林

                        雖黑暗難堪;我也曾艱苦的去摸索。

                                        ※        ※       

                        人們只知我帶著笑而高歌!

                        誰曉得我曾掛著滴滴淚水而吟哦?

                        生命要有藝術與愛?

                        在愛與藝術的生命中我忘不了肚子餓!

                                        ※        ※        ※ 

                        理想?我之理想像倒映水中的藍天,

                        被一陣陣洶湧波浪衝沖擊破。

                        我啊!憤然自己走自己的路,

                        那料滿途崎嶇,而今徒喚奈何!

 

 

   後來,我才知道艾雨區金鳴的另外筆名,就是劍鳴的弟弟,還有個筆名叫區詩文。越戰離亂,許多文友各散東西,見面的機會甚少,那首聖誕詩,一轉眼,四十年多光景了。

  還有其他一些聖誕詩,都寫在聖誕賀卡中,因戰亂頻頻,又經解放的變動,再加移民的遷居,相繼失掉,那是相當遺憾的事。

  失去的,沒辦法挽回,就讓所有詩意,永留心底吧!

 

                                              二零零六聖誕節寄自鳳凰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