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雜技迎聖誕

 

——參加僑聯總會演雜技迎聖誕活動

 

    籌備了好些時日,鳳凰城僑聯總會主辦,美中文化基金會協辦,迎接2018年聖誕節,邀請成都雜技團演出的活動,已如期於十二月八日星期六中午,在亞利桑那州博覽會場地舉行。

    事前從報紙登載的廣告裡,從僑界人士的互傳訊息中,了解今次的活動比較多采多姿,既可欣賞精彩的雜技表演,還有白吃午餐,炸雞炒麵,更得到鳳凰城觀音堂提供免費素餐飯盒;十二歲以下的兒童,獲得聖誕老人贈送紅包和禮物;與此同時,鄧高密公所、開平同鄉會的理事們,乘機合辦兒童聖誕服裝比賽,由兩歲至十歲的小朋友均可參加,頒發優勝利市獎,讓孩子們喜迎聖誕,他日有個美好的回憶。

    節目這麼豐富,入場券竟象徵性地收取成人十元,耆老和兒童只收六元,包括免費停車場在內,恰如廣州俗諺所謂「相宜夾大稱」,廉價超值到極的意思。各界認為這是僑社的天大喜訊,難得的機會,老少咸宜,闔家同樂,踴躍購票,呼朋喚友來參加活動。

    對於僑社主辦各項慶祝會,我如果沒有瑣事纏身,通常都會參加,而欣賞雜技表演是我的愛好,因而這次演雜技迎聖誕的活動,少不了我夫婦的蒞臨,加上次子國風一家五口,幼女國欣一家三口,祖孫三代老少共十人前往捧場,增添熱鬧;還有親家馬紹文伉儷,內兄陳財順,老襟王楚榮夫婦,所有家人和親戚,可算陣容鼎盛,值得讚賞呀!

    當天將近十二時,我們祖孫三代人抵達州博會停車場,下車之後,遠處彩色繽紛的花燈展覽館映入眼簾,內孫子龍雀躍歡呼,以為可以前往遊覽,那曉得失望了,燈展傍晚才開放。現在,只進入旁邊的露天舞座位,欣賞迎聖誕雜技表演。

    我們來得遲,賓客已爆滿,座無虛席,幸好最末左側的桌子還有幾個位置,可以輪流坐坐;太座和孫兒們坐下,我則四處逛逛,向熟識的朋友打招呼,看見不少僑領名流,看到很多耆英會員。余文勁元老坐在最前排的位置,炯炯有神;鄧洪鉞則東站立西站立,與友人逐一攀談;亞省時報記者阿鳴,敬業樂群,注視全場動態,隨時獵取鏡頭;曾經在麥當勞購買咖啡送給我太座的那位鄧賀錚先生,手持相機,不停地拍攝;又見鳳城才子張肇鴻,亦興致勃勃地拍照,他說每一個鏡頭雖平凡,他日都成為珍品,叫我原地站立即時按下快門留影像,哈哈!真有趣!

    環顧四周形勢,覺得露天場地稍為簡陋,在陽光照射下也不大好受,雖然冬天裡的陽光能給予溫暖,但日正中天時分,便失卻領略滋味。幸好大家招呼問候,寒暄攀談,跟隨進餐用膳,飽嚐美食;開幕講話,聆聽發言;兒童節目,天真可愛;雜技表演,鼓掌讚揚……減低了理會日曬的天氣。

    此際露天舞上,擔當司儀的方慧賢大姐最忙碌,先是呼叫賓客拿出入場券,前往右邊的美食攤位領取餐盒,有葷有素,悉隨尊便。繼而宣佈大會開幕,她邀請燈展負責人宋揚博士上,感謝其大力協助,才有機會搞好這個活動;又邀請僑聯主席余自重上,為這個演雜技迎聖誕的活動致詞,為爭取時間,一切言簡意賅,讓節目儘快登場。

    節目展開,首先安排數十名十二歲以下的兒童魚貫上台,接受聖誕老人贈送禮物和紅包,內孫子龍、子洋兄弟毫不畏懼,隨同其他小朋友們排隊,嘻嘻哈哈領取禮物,外孫女慧頇怯聖誕老人滿臉鬍鬚,無論怎樣哄她都不肯上前,便與禮物無緣。子龍和子洋則非常鎮定,領取完禮物,大合照時還坐在前排,在聖誕老人的旁邊,後來邀請余文勁元老安坐合照,我的兩個小孫變成在余老的膝下,巧妙安排,彌足珍貴。

    終於,主要的精彩雜技表演了,來自中國的成都雜技團,在國際上享有盛名,各種高難度動作,吸引觀眾的目光,今回支持僑團到來鼎力演出,由於場地與時間所限,沒有大型震撼項目,都是幾個年青力壯的演員操作,但功夫扎實,技術精湛,無論單人的、雙人的,或幾個人圍繞的,或一柱擎天的,凡是舉頂撐彎,托拗扭擰,其手足腰頸頭的體力,均須剛柔並用,運轉自如,時柔軟,時剛強,不偏不倚,定力穩固,動作敏捷,獲得熱烈掌聲;還有雙手操縱小白球,由拋擲三球逐一增添至六球,快速巧手,歎為觀止。

    雜技表演是今次活動的主軸,欣賞完畢,觀眾起立有意離場,大概與豔陽普照有關。方大姐急了,抓住機會,宣佈為僑聯義賣鹹肉粽,卅八元一打,觀眾紛紛響應,我購買一打,看見邱順雄、張慧美伉儷竟買下兩打,可算共襄義舉。

    活動的最後節目,是兒童服裝比賽,十幾名參加的小朋友及其家人留下,以及一群支持親友觀賞到完場,結果象徵性給予最美麗服裝的小妹妹一封大利市,其餘陪襯的也有安慰利市,我的內孫子龍也有份參加,所以我要等到結束謝幕,才揮手道別。

 

        二○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美西僑報

 

●天倫共享樂全家

 

    鳳凰城僑聯總會,為了迎接2018年聖誕節,於十二月八日星期六中午,在亞利桑那州博覽會場地,特別主辦慶祝活動,獲得美中文化基金會共同協辦,邀請成都雜技團演出娛賓,到場參觀的十二歲以下兒童,還獲得聖誕老人贈送紅包和禮物,並且組織兒童聖誕服裝比賽,節目豐富,更供應免費午餐,可謂老少咸宜,大眾同歡。因此我夫婦和次子國風一家五口,幼女國欣一家三口,祖孫三代老少共十人前往捧場,親家馬紹文伉儷亦蒞臨觀賞,同時幫忙兼顧四個內外孫的奔走玩耍。

    四個內外孫之中,以內孫子龍年齡最大,屬於長孫,比較懂事,過幾天就是他的生日,這次帶來參與表演雜技迎聖誕活動,可作為慶祝生日的前奏。

    子龍出生於農曆壬辰年十月廿九日,生肖屬龍,以中國傳統計算歲數方式,即是歷經所生存的年份為主,計從壬辰年開始,經過癸巳、甲午、乙未、丙申、丁酉而至今年的戊戌,總共七個年份,應該是七歲兒童。

  然而,西方文化不同,以足夠十二個月才算一歲,法律上又以此作為年齡的標準,所以子龍只算是六歲。他出生的陽曆日期是三個十二,121212,最容易銘記,慶祝生日,每年就依據陽曆十二、十二進行。

    記得數十年前在越南時代,幼童是沒有搞慶祝生日的,小學生時期亦稀少,大部份進入中學之後,家庭比較富裕的子弟,才會組織生日派對,其餘都是靜靜地度過,如果父母重視子女的生日,頂多在家料理一頓美食作為慶祝,甚少張揚。

    現在時代進步了,尤其居住在美國,生活環境畢竟好轉,邀請親友到酒樓餐廳慶祝生日,已經不算什麼高貴聚會,嬰兒自出娘胎後,由慶祝滿月、百日宴、一週歲,直到每年搞搞慶生會,讓孩子們高興一番,體現闔家團聚、天倫共樂,很普遍的了,所以我的幾個乖孫,每年都舉辦慶祝生日,吹蠟燭,切蛋糕,是他們最感歡欣的一刻。

    今年雙十二這個子龍生日,在星期三,打算晚上慶祝也不可能,他的母親還未下班,惟有提前兩晚的星期一舉行。孩童生日,志在讓幼稚的心靈快樂,順便作家庭式暢聚,並沒有邀請嘉賓參與。子龍的父母國風、瓊瑤,弟弟子洋,妹妹美思,一家五口;我兩夫婦位居祖父母,馬紹文伉儷是外祖父母;國平、保燕是大伯爺、伯娘身份;國興三叔;國欣、光漢是姑姐、姑丈,加上慧靰磼f,祖孫三代總共十五人,圍坐圓桌慶祝,共敘天倫。作為大伯爺的國平,特地贈送一個別緻的生日蛋糕,在蛋糕上設計汽車圖案,再放置兩輛玩具小汽車,非常吸引;子龍鍾愛汽車,感到無比興奮,總是張嘴咧齒微笑,尤其對著蛋糕吹燭那時候,表情怪可愛的,引得全家笑聲,滿堂歡樂。  

    今年慶祝子龍生日的地點,國風選擇在楊記中餐館,我十分贊成。這餐館在格蘭岱爾市六十七大道和皮奧利亞道東南角,停車場廣闊,餐館廳堂寬敞,服務招呼週到,頭廚料理頗佳,推出廣東風味菜餚,美味可口。平時遇上節日,我喜歡購買明爐燒鴨和臘味回家拜神,老闆名鄧楊,平易近人,曾贈送禮券給越華聯誼會的春宴,故不少越華人士前往幫襯,品嚐美食,口碑不錯。

    這回子龍生日晚宴,雖然是家庭式慶祝,簡單度過,但點選的菜色很豐富,雞鴨魚肉齊全,老幼十五人享用不完,還可以打包回家。在歡宴的過程中,拍攝了幾張照片留念,我放上飛卜臉書網頁,獲得遠近親友讚揚,我再欣賞照片時,忽然詩興大發,作了一首七言詩,如此素描:

子龍生日笑依牙,車輛蛋糕顯耀華;

聚宴餐廳真愉快,天倫共享樂全家。

 

二○一八年十二月廿一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美西僑報

 

●壽比南山不老松

 

    「聖人心日月,仁者壽山河。」于右任撰寫這對聯,流傳很廣,很得人稱讚,聯語的意義出自《論語》,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不滿而回答:「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逾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又有所謂:「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智者動,仁者靜;智者樂,仁者壽。」形成了這副特色對聯,因為太雄偉,民間很少人敢用來賀壽。我惟一見過的,是當年越南堤岸亞洲日報主筆方中格,為蔣介石總統祝壽的社論,用這對聯作題目,的確非凡。

    現代人們祝壽,多數採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之句,後來,我發覺有人加多三字,成為「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通常寫在鏡屏畫上兩旁,或者張貼慶祝壽辰的門聯。

    壽辰是長者的生日,一般年輕人不能稱壽辰,至少達到五十以上,才可稱壽。往昔國人幼兒出生之後,舉辦彌月之慶,稱做滿月,或者百日宴,然後慶祝週歲,其餘少年、青年都沒有慶生。自從歐風東漸,追隨西方習俗,才有不論年齡,凡到出生月日就慶祝,更仿傚製造圓圓的生日蛋糕,點燃蠟燭,唱那首《祝你生日快樂》歌曲,倒也高興。

    七十、八十、九十,可稱大慶、華誕或高壽。以往慶祝長者生日,不是自己安排,大都由兒女姪甥等低輩替長輩慶祝,叫「做壽」。如果邀請親朋好友飲宴,禮貌上由兒女具名發請帖的,這是傳統的觀念,有例不可減,我常抱持這種態度,所以那幾年去越南,碰上我的生日,很多人都叫我擺壽酒宴客,我都以沒有兒女在旁為由而婉拒,只有今年戊戌生朝在越南時,太座勸我不要老是食古不化,都廿一世紀了,所有習俗皆革新變遷,趁大夥親友在場,何妨自我組織,盡情高興,最後決定在天虹大酒樓,慶祝七八壽辰,筵開九席,邀請蔡榮歌手演唱助興,果然賓主盡歡。

    回到美國,進入二○一九年第一個星期六,輪到我的親家馬紹文慶祝生辰,八十多歲,接近米壽,是大慶,是華誕,是高壽,是上壽,真個是「壽比南山不老松」,老當益壯,值得慶賀。只是沒有大擺筵席,只是簡單的三席,除了家人親戚,邀請十幾個好朋友,共同慶祝,大家送上紅包利市,可算恭祝福壽與天齊,慶賀生辰快樂,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雖然三席壽酒看似簡單,却包括甚有份量的僑界朋友,其中九十多高齡的余文勁元老坐在主人翁旁邊,相得益彰,真正展示壽辰快樂,彰顯「壽比南山不老松」的實證,還有鄧汝楊和黃允文等僑領名流,都屬於壽如松柏的人物,聚會一起,真個福祿壽全。

    美西僑報方慧賢大姐,却是另一姿態,攝影機不離手,注重安排拍照,有她在場,不愁沒有可觀的鏡頭。至於當晚最為活躍的,要算四個小孫了,我的三個內孫:子龍、子洋和美思,到來祝賀他們外祖父壽辰,我的外孫女慧靮h陪她的表哥慶祝。四個孩童天真可愛,活潑淘氣,滿場走動,互相追逐玩耍,吸引賓客的注意力;做父母的國風和瓊瑤,光漢和國欣,要輪流照顧著他們,避免發生意外;我這個做爺爺兼外公的,也感到不放心,間歇性地幫忙看管,不過,最讓我老懷安慰的,美思特別乖乖,肯給我抱四回而沒有哭鬧,使到壽辰宴會在安詳中結束。

散席了,各自回家,我內心不忘細念這副對聯:「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更盼望達到「聖人心日月,仁者壽山河」境界。

 

二○一九年一月十一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美西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