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把正體作簡體

                                      

      這陣子,停筆暫歇息,只想閱讀時事消息,欣賞文藝作品。打開報紙,總是碰到好幾個錯字,這現象,發生了一段很長的時間,至今仍沒有改善。

  以前報章上的錯字,更正啟事通常承認「手民誤植」,因為那時的印刷術靠活字版,排字工人將一個個鉛字模型揀取與安置,廣東人叫「執字粒」,字型相反,容易出錯。現在不同,一切用電腦操作,鍵盤打字,字型正面,即使出錯,立刻修改,毫無問題。

  然而,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的錯字呢?我留意到不外是兩個原因,少數是同音字,按錯了字鍵;而最多出錯的,卻是打字員都把正體字作簡體字看待,然後把它還原為正體。

  我這裡所說的正體,就是通常說的繁體。其實,向來我覺得,傳統的中國文字屬於正體才對,稱為繁體,並不恰當,其中很多字完全不繁,甲乙丙丁,一二三四,筆劃都很少。相反,中國大陸自從將漢字簡化後,一律叫做簡體字,也不甚貼切,有些字本身原來是簡單,不必簡化。我倒認為,廣東人說的「減筆字」,較為合理,因為筆劃繁多的字才會減省筆劃。

  

就因為有所謂繁體、簡體的分別,才產生了錯把正體作簡體的判斷。

  簡體字是五十年代在大陸推行的,目的是為求書寫簡單快捷。那時中華民國的聲譽興隆,海外華人都一致效忠,而國府以正派、正統行事,堅持使用正體字,所以海外華人的書報都是繁體,不用簡體,甚至排斥;尤其是書法家,總覺得有些字簡單得離譜,書寫不美觀。

  到了電腦可以打出中文的時候,繁、簡已分不出快慢,不成問題了,反正都是敲打鍵盤,多數人仍然樂於閱讀正體字。

  於是,產生了另外問題,有些打字員的中文程度不高,不諳涵義,照字敲打,卻又懂得把稿件中的簡體字都還原為繁體。那麼,原稿中出現一些簡單字體,其實是正體的,竟然照樣變為繁體,字句就出錯了。

 

我將經常看到的場合,列舉出來:

云   一段新聞報導結束喜用云云,是如此這般的說法,卻打出了「雲雲」。

几   是象形字,一張小桌,茶几,窗明几淨,這裡不是「幾」的簡體,

  常變成  茶幾,窗明幾淨。

    原是後的古字,但后土、后冠、皇后,一定這個簡單的后,

  不能用繁體的「後」

叶  舊詩詞中押韻稱叶韻,原意是協調、協和的意思,不是「葉」。

斗  斗是量器,十升為一斗。斗室,泰斗,這場合不是「鬥」的簡體。

余  就是我,也是姓氏,這兩種用法,決不能用「餘」代替,不是繁體。

    鄰里,里程,或用作譯音,如里昂,一般打字員都把它變為「堙v,

  鬧出笑話。

只  只是,不只,竟然也當作「隻」的簡體,還原為隻。

      隻是,不隻,多彆扭。   

征  征戰、長征,和徵聘、徵兵,意義不同,不可混亂。

范  百家姓,絕對不能用「範」。  

宁  佇的古字,宁立之意,也是「寧」的簡體,但上述詞句不能變繁體。

    音括,多用作人名,如孔門弟子南宮适,越南政客潘輝适,是正體,

      以為是「適」的簡體,那就大錯特錯了。

  以上是經常遇到的場合,當然還不止此,如症、沉、于、厂等,在正體字的運用時,往往誤認為簡體,於是出錯。

  我謹奉勸中文打字人員,在這方面小心謹慎,避免時常弄錯,對報社,對讀者,都有好處!有些是電腦繁簡轉換時出錯,操作員也該校正。

         

                       稿於二○○四年四月十七日

      二○○四年四月,發表於美國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