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雨天

 

  九月廿三星期一的早晨起來,我拉開窗簾,望向前院和街道,濕漉漉一片,看見天空陰暗沉沉,烏雲密佈,原來昨晚下雨,今晨還斷斷續續有絲絲微雨飄灑;行去後門視察廣闊的後院,滿地濕淋淋的。我還沒有妥善拔除的那叢叢雜草,正享受著雨水的恩賜;接近圍牆邊那株番石榴和紅棗樹,就快完成其年度結果的週期,也樂於吸取天降雨水,枝葉欣榮;那幾株玫瑰,數月來忍受炎熱天氣的酷刑,花朵萎縮,這陣子竟然有開朗的姿態,綻放笑臉。這情景倒好,起碼我不用去澆花,滿足我慵懶的心態。

  這樣的天氣,讓人有點厭倦,氣候會影響人的情緒,有其道理,天朗氣清,人也爽朗;天烏地暗,人也沉悶。我見這種天氣,很想靜坐在家中,看看電視,上網閒聊。可是不能,要載太座前往女兒家,協助照顧外孫女;從格欄岱爾開車到吉爾伯特,路途遙遠,大約花一個小時,在陰霾密佈的天氣駕駛,真有點煩悶,沿途還兩度接收到「嗚嗚」的緊急警報笛聲,提醒留意洪水浸入區域,小心駕駛,不多不少令我心慌意亂,強作慎定;幸好一直到女兒家中,沒有再下雨,沿途平靜。

  中午時分,我看見太陽露臉了,決定獨自返回格岱爾家中,可是半途的時候,在日光照耀之下,竟然灑落滴滴雨點,又有一陣緊急警報的鳴笛,不知哪裡降大雨呢!我不理會那麼多,一直謹慎駕駛回家。

  回到家中,眼看恢復陽光,後院炎熱起來,以為天氣晴朗了,準備擺設椅子曬些葡萄乾,誰知轉眼又陰暗起來,繼續下雨了,越下越密,越下越多,正是廣東俗諺所謂「長命雨」,將近傍晚,緊急警報笛聲再度響起,啊啊!整天下雨,數度鳴笛緊急警報,十分罕見。                         

  大家知道,亞利桑那州是全美溫度最高的州,鳳凰城向來降雨量很少,這裡原是沙漠地帶,地方非常乾燥,一年到晚天氣炎熱,六七八九的幾個月,高溫驚人,每年都有大意熱死兒童的不幸事故,真正可怕。反過來則有點優勢,就是四季陽光普照,誰要享受豔陽天氣,鳳凰城是最佳選擇。居住寒冷地區的長者,常患關節炎,風濕骨痛,都喜歡搬遷到此居住,或者冬季過來避寒,因此鳳凰城人口也日漸增多,躍居美國第六大城市。

  我在一九九七年四月底移民美國,由哥哥周永珠按照家庭團聚計劃擔保到加州聖蓋博市,他忙碌著經營餐館,抽不出時間照顧我一家六口新移民,在亞利桑那州的姻親有見及此,提議我家搬遷到鳳凰城,謀生比較容易;當時就有位朋友極力反對,認為鳳凰城天氣酷熱,不適宜居住,他有房屋在那邊也放棄了,只有洛杉磯最好,華人又多,生活舒適,規勸我留在加州。

  說起來,其實我不欲移民,為了順應妻子兒女的心願,才進行辦理手續,一切妥善成功,安抵美國。初抵陌生境地,徬徨忐忑,聽到種種不同意見,真個無所適從。最後,是居住鳳凰城內表弟婦武梅貞,以天主傳道般不厭其煩地講理論,結果說服了我,一家就這樣定居在這個炎熱的鳳凰城,轉瞬廿二年。換句話說,在這裡習慣了迎接豔陽天多,雨天就少見。

  鳳凰城的確炎熱,生長於越南半世紀的我們,居住在南部西貢毗連的堤岸華人城,現在稱為胡志明市,屬於亞熱帶,氣候也很熱,只是降雨過後就涼快,故有「四時皆是夏,一雨便成秋」之語,而我年幼是玻璃工廠童工,曾經開設玻璃工廠,那煮玻璃的熔爐非常熾熱,所謂爐火純青,那種熱力四射,只有玻璃製造工廠的員工才真正體驗得到,若非親身感受,語言難以形容。還有,越戰時期我當兵,第十八步兵師第五十二中團(旅),曾調派往柬埔寨作戰,在烈日猛曬的氣候行軍,異常艱苦,我都經歷過了。所以對鳳凰城的酷熱我不大畏懼,不過,初期心裡感覺不舒服,每天下班鑽入車廂的一剎那,嘩嘩!好像玻璃工廠的焗爐,十分難受,我會脫口漫罵:「如果我仍在越南,怎會這樣活受罪呢!」

  十多廿年前那個炎熱的鳳凰城,降雨量似乎比現在少,有時候年初頭一次降雨,等到下一次降雨,幾乎忘記了上次降雨是什麼時候,簡直沒有所謂雨季,在家中就沒有準備雨褸和雨傘。近年來秋季逐漸比較多雨,冬季也比較寒冷。但是,像今日九月廿三這樣整日連綿下雨,三番四次緊急警報鳴笛,實在前所未有。

稿於鳳凰城2019/9/23

二○一九年十月四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

 

 

大好日子

 

    二○一九年十月四日星期五,農曆己亥年九月初六,原是個普通的日子,但對我來說,這天早上外孫的安全誕生,母子平安,成為一個不平凡的大好日子,值得慶賀!我和親家兩家庭慶幸添丁旺相,世界增加了人口,美國今年總人口達三億二千八百二十五萬多,又添加新血了;海外中華民族的龐大群體中,更補充了生力軍!

  我將新訊息貼上臉書,附加兩幀祖母和外祖母抱住剛出娘胎的嬰兒照片,傳遞到世界每一角落,獲得遠近親朋好友的恭喜,我這個再作外祖父的公公,非常開懷,樂不可支。這是小女國欣第二胎,兩年前誕下外孫女慧隉A如今誕生個男嬰,命名永健,可謂有子有女,成個「好」字,闔家歡喜。

  國欣在懷孕期間,身體不大舒適,挺起圓球般的肚子,還要從吉爾伯特市老遠的到鳳凰城上班,為保安公司處理業務;更兼差地產工作,助客戶買賣房屋,忙得不可開交,看在為父母的眼裡,內心暗地擔憂。因此今年六月間,我夫婦到中國普陀山旅遊的時候,膜拜高高聳立的南海觀音神像,虔誠祈求菩薩保佑國欣女兒身體無恙,胎兒健康。如今在十月四日,誕生嬰兒,母子平安,真要謝天謝地謝神靈!

  十月四日這天成為一個大好日子,早前我完全沒留意。雖然醫生曾通知女兒的預產期,但預計會發生變化,並不固定,可能或遲或早,是以沒有放在心上。我對這個日子發生重視,反而是八月間,收到方慧賢大姐傳來的雙十國慶宴會邀請函,說明今年僑界慶祝雙十國慶,「謹定於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星期五晚上六時半,假座天庇市雙樹大酒店舉行」。我還充滿疑問,嘀嘀咕咕,為什麼不安排週末和週日,星期五似乎不合適;可主辦單位向僑界通告了,自有其落實因素,何必操心,參加與否,盡其在我而已。跟著,接到僑領邱順雄的電郵,邀請越華聯誼會參與雙十國慶宴會,共襄盛舉!僑社交流,盛意拳拳,盛情難卻,身為本屆會長,我樂於接受,毫不猶豫地答允參與十人一席,然後慢慢聯繫各理事和會友,終於湊足圓桌共慶;我為防會友們弄錯日期,一再發出短訊提醒是十月四日星期五晚。

  十月四日星期五,提得多,記得緊。此其時也,我女兒的產期沒有變更,就是這天早上八時多,順利誕生男嬰,體重七磅有餘,樣貌可愛有趣。將近中午,親家黃太和我太座就趕往視察新生孫兒,祖母抱住他的時候,雙目緊閉,不理嫲嫲;輪到外祖母抱他的時候,竟然微微張開眼睛,望向婆婆;兩張照片都清楚顯示,非常有趣。我好興奮,當晚出席僑界慶祝雙十國慶晚宴時,正是拿出照片向親友們介紹的好機會,朋友們都恭賀:「今天這麼高興,你的大好日子,雙喜臨門啦!」

  雙喜臨門?說來也有道理,因為還有一個巧合,就是鳳凰城華人耆英會,每月為會員舉辦該月的生日慶祝,都定在月初的星期五,而這十月份的第一個星期五,剛好是十月四號。我的陽曆生日是在十月,當一週前接獲壽星慶祝會的邀請函,我已報名出席;以往耆英祝壽會,我夫婦一齊參加,這回遇上女兒產期確實不變,她要幫忙打點家中瑣事,協助照顧外孫女等,便沒有到來慶祝。耆英朋友總會詢問為什麼太座沒有來,我都誠實相告,大家都替我高興;將近用餐時間,太座來電報告喜訊,早上八時多,國欣已產下男嬰了,略描述和慧雈X生時一樣貌似爸爸,面目還比較俊俏,高度勝過其姊,小嘴較大些,十足男孩模樣,最重要是母子平安。啊呀!我聽得開心,接續下來耆英朋友問及太座,我都把這佳音傳送。「恭喜你呀!你來耆英會喜生日,又是你的外孫出生日,雙喜臨門的大好日子呀!」

  世事很奇妙,料不到今年陽曆十月四日,農曆九月初六,成為我的大好日子。由慶祝我的生辰想到孫兒出生,覺得近年來,無論內孫和外孫,總是想和我這個祖父、外祖父一起慶生,大概引致特別高興吧!譬如:二○一七年十月廿三日,那是我陰陽合曆巧逢一起的生日,本想大事慶祝,卻顧慮兒媳婦臨盆在即,不宜進行,只祈望孫女和我同一生日最好,誰知遲了一天,美思孫女在十月廿四才降臨人間。今年呢,我農曆九月初四的生日,這第二個外孫還躲在其母親的懷裡,遲了兩天,在九月初六才肯誕生。無論如何,我都很高興,正如有文友恭喜我,有孫萬事足!也有不少親友在這天向我祝福,稱讚這是個大好日子!

二○一九年十月十一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