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夏至

                                    

  夏至到來了,農曆第十個節氣,湊巧遇上五月初一吉日,又是星期日例假,更特別是陽曆六月第三個週日,即是美國的父親節。啊呀,一個重重疊疊的好日子!

似此夏至佳日,初一吉日,搭配父親節,中西合璧,如果在往年,應該是民間各有不同的慶祝活動,可惜今年大不相同,一場新冠肺炎襲擊全球,各國為了防控傳染病毒,處處封城鎖國,民眾禁足在家。近日美國急於復興經濟,不理疫情還沒防控得好,解禁開放社會運作;但在公共埸合仍然要保持距離,餐館堂食有規定防疫措施,有的中餐館嫌太麻煩,至今不願重啟堂食,只經營外賣

;有的食客害怕傳染,減少了堂食聚集。因此,今年這個父親節,酒家餐館沒有宣傳慶祝聚餐的活動。

  夏至,是夏季的盡頭,一年中白晝最長的一日,隨後日光慢慢縮短,到冬至為止。夏日炎炎,亞利桑那州首府的溫度都在一百一十度上下,我以為這樣的天氣迎來父親節,可以舉行慶祝聚會,怎知在這三天內,確診病例不僅沒有減少,還破紀錄地躍升日增三千多,真個可怕,哪裡還有心情慶祝呢!

根據中國網絡曾傳言,國內瘟疫的歷史常態是:「始於大雪,發於冬至,生於小寒,長於大寒

,盛於立春,弱於雨水,衰於驚蟄,完於春分,滅於清明。」新冠肺炎病毒卻異常厲害,不受這套節氣控制,經過穀雨、立夏、小滿、芒種,已到了夏至,仍然張牙舞爪,令人情緒不安地過活,對未來茫無頭緒,顧慮重重。

  我們居住於美國的華人,比中國兩岸三地和越南更為憂心,由於美國政府防控疫情不夠強勁,加上美國群眾輕視病毒擴散,以致釀成確診病例和死亡數字高居世界第一,最難堪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還發生種族歧視的示威遊行,演變成打砸搶燒的暴動,社會處處動盪不安,未知何時才能恢復平常的生活。

  環境這樣惡劣,在迎接夏至節氣和五月初一,我家清晨循例炷香拜神拜觀世音菩薩,祈求保佑平安,盡人事以聽天命。至於這天巧遇星期日,美國的父親節,我認為慶祝不慶祝都無所謂了,全憑兒女的安排。

兒女們商議結果,出外聚集有風險,在家裡自己親人可保持安全。議定提早一天慶祝,地點是吉爾伯特女兒國欣的家。當天上午,老二國風一家載我兩老前往,讓幾個孩子玩耍,三個內孫子龍

、子洋、美思,兩個外孫慧隉B永健,共同遊戲,兒媳婦瓊瑤送上自製一個芒果蛋糕,並烹調脆皮燒豬肉,賢婿光漢下班購買幾盤越南美食回來,還親自下廚炸蝦、炸番薯、南瓜,他的西人朋友夫婦送來牛肉火腿,傍晚進行聚餐聯歡,我的親家金隆珠寶行東主夫婦,以及其女兒一家四口,得力助手盧美安等均蒞臨,男女老少總共二十人,為五個父親慶祝父親節,倒也高興。

正式父親節那天,即是夏至當日,慶祝反而較平靜,國風一家則陪同瓊瑤返外家,為岳父馬紹文慶祝父親節。我則留在家裡,等待老大國平訂購美味香噴噴炸雞回來,齊齊品嚐,加上一封紅包

,簡單慶祝;國欣也載兩個外孫過來湊熱鬧,嘻嘻哈哈,非常有趣。

  晚上九時多,我準備早點休息,電話鈴聲響起,原來是老三國興遲緩的祝賀,他說因害怕疫病一直不敢出門,沒有親自來祝賀,惟有送上利市補償,錢已入銀行戶口,聊表一點心意。

  啊啊!我以為這個夏至,這個五月初一,碰上這個父親節,在這惡劣的環境,一定沉悶不樂。事實不然,我的兒女們,仍然心存孝道,未忘父母劬勞,雖然因疫情而表現簡單,也足夠讓老懷安慰,滿心歡喜!

 

二○二○年六月廿六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