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國 國 慶

 

  朦朦朧朧睜開睡眼,陽光已透過寢室窗簾射進房內,剛剛六時嘛,東方的太陽就充滿朝氣的照耀着,催促人們早起了。懶洋洋地起床,拍拍額頭,清醒一點點,想起這是「人皆苦炎熱,我愛夏日長」的季節,太陽辛勤地東奔西走,每天服務將近十五個小時,正是熱情洋溢,自己好應該戒除懶散的心情了。

    「今日豬拉貨啦,還捨不得走出來?」太座的聲音在廚房裡響起,她早已在烹煮「懵要顧」bún riêu cua 蟹膏粉條湯,一種越南可口美食,準備和兒女分享,作為慶祝今年美國獨立國慶日。

  七月四號,二百四十四年前,美國脫離英國殖民,在新大陸宣佈獨立,成立美利堅合眾國的日子,此後每年傳承慶祝,華人稱為美國國慶。亞利桑那僑界也有組織慶祝大會,今年巧逢週末,本是群眾慶祝和旅遊玩樂的長假期,可恨新冠疫情橫行,日益嚴峻,阻撓了所有活動。太座提議在家中烹飪美食,當作簡單慶祝;我兩老與老大夫婦住在一起,煮好食品分發給老二、老三兩個家庭品嚐,女兒國欣則載同外孫慧隉B永健姊弟到來,一同吃喝玩樂。太座特別高興,因為同時作為紀念取得美國國籍兩週年的日子。

  回憶兩年前,二零一八年六月,太座以七十高齡,拿取綠卡二十年的資格,在華人耆老中心主任吳太的指導下,用廣州母語進行入籍考試,成功通過,安排宣誓入籍儀式,竟然選在美國獨立國慶日舉行,非常難得的榮耀,我的家人和所有親戚從沒有人獲得這榮幸機會。還有,那年國慶的前一天,耆英會也組織慶祝,同時為成功入籍的會員頒發證書,儀式隆重,所有耆老朋友分享了喜悅。 

  美國國慶,以前在越南對這個日子毫無印象,一九九七年來美定居,進入美國工廠打工,初次知道有「豬拉貨」July fourth這個假期享受,那年老襟的家庭還和我一家,陪同岳母前往洛杉磯旅遊,可惜四個月後岳母病逝,沒有再次同遊機會,轉眼間至今已廿三年了。

我對美國國慶比較有深刻印象的,那是一九九九年,當時在中文報紙上,看到僑聯總會籌備慶祝美國國慶的消息,最隆重的節目是組織華裔小姐選美,公佈參選的只有寥寥可數的幾個名額,我感到疑惑,華人家庭很多呀,怎麼那樣少女郎參加呢?難道這裡的華裔人士思想還保守?或者不願支持社團的活動?我剛來兩年,埋頭上班下班工作,不了解社區情況,卻願意擁護社團活動,因而動員女兒報名參加,那年國欣剛滿十八歲,就讀鳳凰城雷鳥中學第十一班,她乖乖的聽從意見,願意報名參加,我要帶她出席好幾次賽前會議

,以及練習才藝,藉此機會認識到此間的僑社名流,與有榮焉。國慶選美當日,我們全家去捧場鼓勵,結果是張肇鴻的千金稱冠封后,國欣沒獲得最高名次,但親身經歷過競賽場面,面對觀眾座無虛席的隆重大會,增強自信心,獲益不淺,對處事決策有所幫助,如今擔當小型保安公司的東主,我兩老頗為安慰。我對那次美國國慶,留下較為深刻的印象。

  此後的美國國慶,我間歇性地參加僑社的慶祝,或觀賞一下政府的煙花表演,或外出遊埠,去年就和女兒一家三口去聖地牙哥旅遊和探訪朋友,循例歡度國慶,其餘就沒有特別活動值得銘記。今年,更加糟糕了,乏善可陳,新冠肺炎病毒令人擔憂,那裡還能夠盡情慶祝,不過,可能留下難以忘懷的瘟疫國慶。

 

      二○二○年七月十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